#微小說#一顧終年(年上):其實在你挖空心思想著如何娶他時,他也在籌謀著娶你~

洋栗子 2021/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你別老盯著我看。」牧澤東左手拿雕刻工具右手拿著砂紙瞪著眼前的少年。

「我就看看,你一30多歲的阿貝還怕我看啊。」

「才28歲!」

「四捨五入。」

牧澤東是給人做木窗的,這正拿著木料磨呢,男主人那頭在屋裡喊:「那做工的別磨磨唧唧想偷工減料,搞快些,我派人盯著呢。」

牧澤東沒再抬眼看簡年,簡年看著他的動作出了神。

「王太太,吃午飯了。」屋裡的傭人對著迎面走來極其豔麗的女人輕聲叫道。女人瞥了一眼簡年,然後徑直走近只擺了兩副碗筷的飯桌。

兩個傭人竊竊私語:「聽說那王太太嫁進來之前有個兒子,還不知道是誰的呢,王先生居然還下了兩千萬聘禮娶她入門,那女人知道後連兒子都不要。」

講著講著問起了牧澤東:「你們男人都喜歡這樣不要臉的女人?」

牧澤東打著趣:「主人家的事兒還是少議論,不過誰要是給我那麼多錢,我也嫁。」

「那倒是。」傭人點點頭一邊忙去了。

「庸俗!」簡年翻了牧澤東個白眼。

牧澤東放下工具站起身來:「你這一看就是小少爺,不懂沒錢的苦。」

「我懂的!」簡年有些惱怒。

「好好好,你懂。」

牧澤東就住在附近,進了一旁破舊的小屋裡煮了面,簡年也跟著進去,像早上那樣看著牧澤東。

「小東西,你跟著我幹嘛?」

「我就看看。」

「走一邊去,離我遠點。」牧澤東覺得簡年簡直莫名其妙,凶完便不再理他。

「你在幹嘛?」

「你眼睛有病不?吃面吃的不明顯嗎?」

「我也要吃。」簡年講得有些扭捏。

「我是不可能分給你吃的,你趕緊回家去。」

「我沒有吃的也沒有家。」簡年眼睛有些紅又像是斂了一泊湖在裡頭,水汪汪的。

「你你你,裝可愛沒用的,我是有原則的。」

......

簡年捧著碗嚼著面,腮幫子鼓鼓的:「吧唧吧唧,面是好吃的。」

牧澤東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說出口來:「你,是不是把家裡吃窮了,所以被趕出來了?」

嘴裡東西還沒來得及吞,簡年還是那句:「我沒有吃的,也沒有家。」

簡年跟了牧澤東一天,晚上也跟著回家。掙著大眼睛扯著人衣袖:「你要收留我,我可以做學徒,給你幫工,管我吃住就行。」

牧澤東把門關上:「你睡我家門口我也不管你。」

簡年還真在牧澤東家門口鋪了張涼席。

牧澤東洗漱完被子一蓋就睡了,夜裡刮了點風,牧澤東走出門看,發現簡年啥也沒蓋就這樣睡著。

唉,終究還是心軟了。

簡年被牧澤東抱起依舊沒有醒來,開始發熱昏迷。

牧澤東心裡咯噔一下。

糟糕,多管閒事了。

簡年頭腦有意識但怎麼也醒不過來,牧澤東把人送醫院裡不住念叨:「要是個女的還能以身相許,這下花了我老婆本,煩人。」

簡年能感覺到整晚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睜開眼時第一眼看到的是牧澤東緊緊皺起的眉頭,簡年身體裡的那只兔子砰砰地跳。

牧澤東開口:「我沒錢了,娶不到老婆了,完蛋了。」

簡年無話可說。

但是從那天起,簡年真的做起了牧澤東的學徒。事兒做的一件比一件殷勤,遞木料遞工具一樣不落,眼神一刻不離牧澤東做工。

牧澤東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內心複雜。

話說,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他該不會是想偷走我的手藝,然後丟下我,搶我飯碗叭。

有時牧澤東賺的多了會分點兒給簡年,簡年數著自己小布包裡的錢嘀咕:「別說兩千萬,兩千塊都湊不齊,唉要怎麼娶牧澤東啊?」

牧澤東走進聽清簡年的嘀咕,先是松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想搶我飯碗。回過神後震驚地看著簡年,小東西居然想娶我。

牧澤東拎起簡年:「你是娶不了我的!」

簡年呆呆地看著他:「你質疑我不能賺錢?!」

「不不,反正你就是不能娶我。」牧澤東一向心軟拒絕人都不會把話說絕。

簡年幹活更賣力了,直到有一天他被木工刀劃傷了手。牧澤東丟下所有東西把他背到診所,交完費才想起簡年傷的是手,他可以自己走路啊啊!

更糟糕了,他好像喜歡簡年。

這件事後,牧澤東好像對簡年更加冷漠了,牧澤東很忙,發了瘋似的接活兒。

簡年想著牧澤東可能真的不喜歡自己的時候,睡覺時聽見牧澤東喃喃:「要賺老婆本,要娶小東西。」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