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沒頭腦x不高興 兩個搞笑帥哥的日常:長得帥的煩惱啊,可能就是容易找到男朋友吧

洋栗子 2021/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一)

「採訪一下兩位,請問你們覺得,帥有什麼煩惱嗎?」

「不是,毛病吧,帥能有啥煩惱啊?」宴遲漫不經心地翹著二郎腿,仰著頭,強行俯視著面前的學生記者。

「那……另一位呢?」學生記者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把筆當做話筒,轉向了另一位安安靜靜在桌子前奮筆疾書的少年。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片刻後,終于有聲音傳來。

「我覺得有。」

江子涯的筆片刻不停,頭也不抬,冷漠到了極致。

旁邊的宴遲還把椅子往後仰著,一搖一搖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江子涯只覺得這聲音很令他煩躁,便伸出手,拉住對方的椅背往後一壓。

宴遲只感覺全身失重倒了下去,然後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痛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他想痛呼,又不想失了面子,只好生生忍住。

(二)

在這所藝術高中裡,每個人花在學藝術上的時間多于學習,所以文化課都相對落在了後頭。

不過江子涯是個例外,不搞藝術就搞學習,沒怎麼見他像個普通男孩子一樣看動漫打遊戲,是個莫得感情的搞事業機器,因此他也就成了班裡少有的學霸。

至于宴遲小少爺,是他的同桌,他們的關係非常非常親密(當然是宴遲單方面認為),親密到上廁所也得手把手,能抄對方作業就絕不自己寫!能穿一條褲子就絕不買第二條!

上述兩位少年在這所藝術高中都是絕對的風雲人物。

雖然藝術高中不缺帥哥,但是這麼帥的,還是稀有的。這麼帥還每天勾肩搭背一起走的!更是絕無僅有!

用廣大少女們的話來說就是:「好帥!好喜歡!真好嗑!」

一般群眾加大部分男生都只能聽懂前兩句,並對此類少女嗤之以鼻。

(三)

宴遲覺得江子涯最近對他怪怪的。

以前雖然也嫌棄他,但是也還會在他苦手的時候給他講一兩道題,附贈一句簡潔明瞭的「sb」。可是現在,江子涯寧可把複雜的解題過程抄一遍給他看,也不願意和他說話!

為啥?咋回事?他幹啥了?!

一向大條的宴遲竟沒有好意思直接開口問,而是默默觀察。

他發現,當他靠近江子涯的時候,對方會不著痕跡的避開他。當他們上體育課,江子涯忘帶水的時候,對方也不會像以前一樣拿起他的水就喝。更有甚者,打完籃球要去換掉汗濕的衣服時,江子涯會背過身子去,不讓他看!

不是,大家同學都快三年了,啥玩意兒沒見過啊?

胸肌腹肌長啥樣,哪兒不清楚啊?

宴遲太太太疑惑了。

根據他十八年的人性觀察經驗來看,江子涯的態度很像是……害羞了???

宴遲對他得出的這個結論感到震驚。

(四)

江子涯其實也會玩兒電腦,但是只是在家裡,也僅僅是在週末。

某天,他逛校園貼吧的時候發現了一則帖子,標題是「痞帥校霸宴遲x禁欲學霸江子涯,這對cp我能嗑一萬年!!!」,他有點疑惑,于是點進了這個帖子。

在流覽完諸如

「誰攻誰受啊?」

「肯定是互攻!」

「我覺得定位應該是偽禁欲jzy x 小純潔yc(害羞)!」

……之類的回復後,江子涯不淡定了。

他握著滑鼠的手甚至有點顫抖,他不傻,這些他都看得懂,只是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

江子涯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些都是喜歡嗑cp的女孩子們想象出來的東西罷了,不要亂想。但是他也開始懷疑自己,難道這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嗎?

于是他開始關注宴遲的日常行為。

他偶爾早上忘記吃早飯,宴遲就會主動跑去小賣部替他買來,或者把自己那份讓給他。

他在班裡是英語課代表,如果有同學遲遲不交作業,不用他催,宴遲就已經先去替他催了。

還有平日裡,宴遲喜歡在他的課本上畫可愛的塗鴉,在他自己都沒注意到的時候幫他系鞋帶、整理衣領,還喜歡搭著他的肩走路……

諸如此類種種詭異的跡象,讓江子涯有了一種不好的猜測。

(五)

他不會……喜歡我吧……

難道是因為我太帥了???

同桌兩人相距不到二十公分,雖然都故意表現得不在意對方,但內心的想法卻是出奇的一致。

講桌上的老師正拿著粉筆奮筆疾書,口中也不停地道:「這題很明顯先要求導,不會做的同學,你好歹也要寫個求導公式,那也有兩分啊……」

宴遲偷偷地在書桌下看漫畫,卻又頻頻向江子涯瞟去,腦子裡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奇怪廢料。

他看著江子涯的字跡,如本人一般清秀、乾淨,再抬頭去看那認真聽講的側臉,窗外的陽光鍍了一層溫暖在他的皮膚上,讓他看起來不再那麼不食人間煙火般冰冷。

他想不出太多的形容詞去形容他的同桌,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同桌還是挺帥的,雖然比他差那麼一點點。

果然還是老子太帥了,害,難怪他最近不對勁!

宴遲雖然這麼想著,但沒真覺得江子涯喜歡他,只是不自覺的,他對「江子涯可能喜歡我」這件事的接受度提高了。

他不知道的是,江子涯此刻的心情並不如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平靜。

……

他幹嘛看我……沒病吧……

江子涯幾乎要被宴遲看得起一層雞皮疙瘩了。

我以前怎麼沒注意到他一直在看我?!臥槽……我感覺不太好。

江子涯不動聲色地往旁邊移動了一點,面上依舊是一脈平靜。

風雨不動安如山。不要怕,沒錯,堅持,他可以!

江子涯在心裡猶如壯士斷腕般地想道。

(六)

「那請問一下兩位,為什麼覺得帥有或者沒有煩惱呢?」學生記者依舊沒有被眼前的場面嚇到,十分淡定地繼續提問,手裡還是拿著話筒筆。

宴遲一骨碌從地上跳了起來,再努力用盡可能帥氣的模樣把椅子也扶了起來,他很想直接對江子涯發火,但是看著正對著他們二人的攝像頭,還是忍住了。

他坐回了座位上,乖乖地調整好坐姿,仔細地想了想。

「長得帥,所以容易被喜歡啊,這不好嗎。」他回答。

因為宴遲回答的太過真誠,記者也覺得沒什麼好問的,又轉向了江子涯。

江子涯瞟了他的同桌一眼,默默道:「長得帥,所以容易被喜歡了,包括一些……奇怪的笨蛋,會給我帶來麻煩,所以不好。」

記者點了點頭,還想繼續深究,但是被江子涯一個眼刀殺了回去。

「我還要學習,今天就到這兒吧。」江子涯開口。

「對,我也還要打遊戲,今天就到這兒吧。」宴遲雙手抱胸,贊同地點了點頭,還對著攝像頭露出一個一個自認為絕佳帥氣的笑容。

等學生記者走後,宴遲才把手搭在了江子涯的肩膀上,笑得一臉猙獰:「男人,你剛剛摔我,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江子涯依舊十分平靜,翻開了作業本,瞥了一眼宴遲道:「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宴遲被對方目光裡的輕蔑和不懈打擊到了,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回敬什麼。

不是,誰說學霸都很乖的?這明明是個畜生!是壞人!

他頗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覺得自己幹不過他又奈何不了他,關鍵是,他居然有點捨不得幹他,不是……好像不是這麼理解的……

他看著他帥氣而冷漠的同桌,忽然看到江子涯的嘴角有一抹不一察覺的微笑,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

我kao。

糟了。

宴遲在心裡痛駡。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