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沙雕文#弟弟的老師是第一爺,怪不得要把自己賠進去

洋栗子 2021/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起床。」趙君祁拿著一卷書筒敲了敲最後一排趴在桌子上睡覺男同學的桌子。

一瞬間教室裡都安靜了,原本吵鬧的後排轉眼成了鴕鳥基地,人人自危。

趙君祁撇了一眼,怎麼還有一個把腦袋塞在桌子裡的…?

沒有一個同學知道這個新來的年輕老師是怎麼敢去招惹這個晉城紈絝,這個校園一霸的。

果不其然,李明勝一腳踹倒桌子站了起來。

李明勝拽著趙君祁的領子,眼珠怒凸:「你搞什麼呢!!」

就在眾人心驚膽戰之際,更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趙君祁毫不猶豫的一拳砸在了李明勝臉上。

沒有人知道趙君祁為什麼之後還能若無其事的在學校裡上班,但是經此一役趙君祁徹底成為了傳說。

當然,被打的半邊臉瘀紫高腫的李明勝沒打算放過他。

那天,趙君祁在下班路上被一個黑色的布袋子套走了。

「哥!就是這小子!給我弄他!」趙君祁睜開眼,看見李明勝一臉耀武揚威的躲在他哥後面。

趙君祁微微抬眸,打量著這個在晉圈新起的李大公子。

一雙驕傲的狐狸眼睫毛很長,忽閃忽閃的,跟他弟粗獷的長相沒有一點相似之處,唯一相同的就是那股子霸道的氣質。

李明杭抬手,一巴掌扇在趙君祁的臉上。

李明杭確實有足夠的底氣這麼做,如今李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一躍成為了晉城中僅居老勢力之下最為活躍的那個新勢力,雖然李家尚未進入頂級的晉城老富人圈子,但是也是指日可待了。

一巴掌落下,雙手被反綁的趙君祁毫不猶豫用腳給李明杭踹到了地上,接著敏捷的站起身,一腳印在了李明杭的懷裡。

「m的。」

李明杭猛的騰起,絲毫不顧李明勝驚恐的眼神,身邊七八個壯漢圍上前去。

李明杭窩囊的坐回椅子裡:「待會給我扛到我房間,我教教他在晉城的規矩。」

「是的,大哥!」

趙君祁差點笑出聲,這什麼精神小夥發言。

那天晚上,趙君祁被七個壯漢扔進了李大少爺的房間,貼心的小弟還根據李明杭的要求從門縫裡塞了一盒日用品。

第二天,在趙君祁走後,李明杭坨在床上一天沒起來,那盒日用品也紋絲未動,那天趙君祁的話久久縈繞在李明杭耳邊:

「李少,這個太小了。」

「tm的!!」李明杭無能狂怒。

李明勝也不知道,為什麼按理說趙君祁被修理了一個晚上總該消停,怎麼對他越加厲害。

「有本事,讓你哥來找我啊。」趙君祁沖他抬抬下巴。

李明勝咬牙切齒的回家,卻被李明杭草草打發走,心裡委屈得不行。

直到,那天李明勝哭著回到家。

「哥!!趙君祁那個老癟犢子要我穿裙子參加校運會開幕式!!」經過無數次的戰鬥,李明勝已經明白,單純靠力量跟物理,自己是根本打不過他的,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什麼!」李明杭拍案而起,「真是太過分了!」他一腳踩上瑪莎,一路疾馳到了趙君祁的辦公室。

兩個小時後,李明杭扶著腰緩緩爬出。

他癱在座椅上掏出手機打電話:「來個人,接我……」一雙大手捏住了他拿手機的手,眼神溫熱:「別回去了,去我家吃飯。」

鬼使神差一般,李明杭跟著趙君祁回到他的單身公寓,吭哧吭哧吞了一盆牛肉湯粉,連湯都沒剩。

「好吃嗎。」趙君祁伸手擦了一下他的嘴角。

「肉少了。」李明杭砸吧砸吧嘴。

趙君祁端起自己的碗,把剩下的肉撥進了李明杭的碗裡還用筷子拌了拌。李明杭眼神詭異的看著他,兩人對視了十幾秒,李明杭猛地低下頭,呼哧呼哧的繼續吃。

「慢慢吃,吃完我送你回去。」「我不回去。」李明杭咽下最後一口肉,放下碗。

「你跟著我吧,」李明杭說,「我會保你,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

「那你要什麼呢?」趙君祁看著他。

「一碗牛肉湯粉。」

那天晚上李明杭沒有回家,第二天趙君祁就抱著行李箱拎包入住了,跟剛剛起床的李明勝大眼瞪小眼。

李明勝:「你誰啊?」

趙君祁:「我是你哥夫。」

本來李明杭以為自己快樂的日子會一直這麼下去,直到自己第三次被男朋友從酒吧抓回來。

「我這是談生意…!」「什麼生意這麼重要?」「…就是城東那塊地皮。」李明杭眼光躲閃隨便亂編。

第二天,那處的房地產商點頭哈腰的送來了合同。

「李少想要這個,就該早說呀 怎麼還叫趙家的頭頭來呢,嚇s人啦。」

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父親還大的男人沖他諂媚,李明杭陷入了沉思。

趙家……姓趙……城東地皮……

完了。

好日子結束了。

那天過後,酒吧裡再也沒有李大公子的身影,校外的摩托車少年裡也沒有那個壯碩的少年。

因為這哥倆一個在家裡任勞任怨的改合同,一個在淚流滿面的寫五三。

偶爾有小弟來到家裡找老大,都被李大公子擋回去了。

「老大,你這是怎麼了!」圍著圍裙拄著拖把的李明杭悲哀望天。

「虎子,今夕不同往日了。」

「老大!」虎子熱淚盈眶。

「虎子!」李明杭心酸湧上心頭。

「你受苦了!」

「你好好照顧兄弟們,」李明杭從口袋裡掏出十塊錢顫顫巍巍塞進壯漢的手裡,「哥,只有這麼多錢了。」虎子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鈔票。

戴著眼鏡的小胖子李明勝抱著五三路過:「第一次見當0這麼卑微的。」

李明杭:「……!」

虎子:「……?」

那天虎子背著手,離開那棟豪宅:「如狼似虎,果然,是碰不得…」

「你跑快點!!他從後門進來了!」

「老大!!」小胖子揮著手臂指著虎子離開的方向,「那個野男人在那裡!!」

隨著一把利刃飛出去落在虎子腳邊,虎子一溜煙不見了蹤跡,他再也沒來過,讓李明杭用來懷念的,只有那一灘邊上散發淡淡臊氣的水漬。

「他是嚇失禁了嗎?」

「……」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