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第三視角:我觀看了學長和他男友的恩愛現場,雖然狗血,但是真的好甜

洋栗子 2021/06/29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他的室長,也是他的學長。

來大學報導那天他來晚了,寢室被排到跟同專業大二的學長一間,頗受他的照顧。

學長開朗,善良,通達,俊秀,他也不知道是怎麼開始喜歡上學長的。

只知道察覺到的那一刻,他也立馬迎來了人生第一次失戀。

學長已經有別人了,也是個男人。

他居然一時不知道該慶倖學長是彎的,還是難過自己遲了一步,學長成了別人的了。

聽說還是學長追的人家,那個人大了學長三四歲,是學長堂哥的同班同學,學長喜歡了好幾年了,就在他還困惑對學長有時候不可控制的心悸是為了什麼的時候,學長剛剛把人追到手。

心情是輕易藏不住的,尤其是對一個人的喜歡。

學長坦蕩,戀愛之後也沒有藏著掖著。

儘管周圍的人都知道學長已經名草有主,但也不乏站在他這邊的支持者。

「喜歡就去爭取啊」「不試試怎麼知道你不可以」諸如此類的話他也聽過不少,有時候幾乎都讓他產生「我可以」的錯覺。

喜歡是沒有對錯的分別的,他這樣說服自己,幾乎要去試試了,但終究是沒有等來機會。

第一次見到學長那個所謂的男朋友是在一次寢室四人集體大排檔聚餐,他們遇上了麻煩,幾個一臉凶相,滿身橫肉,紋著中二到傻逼的文身的大漢莫名其妙來找茬。

四個大學生年輕氣盛,不肯平白受氣,衝突一觸即發,瞬間跟人打成一團。

鬧到最後,路人報了警,JC來把所有人都抓進了局裡。

他們都是外省到這邊上大學的,可以說是舉目無親了,好在學長的男朋友就在這裡工作,所以來保釋他們的,就是學長的男朋友。

那天晚上那個男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急匆匆地開車來到警局,交了保釋金,跟著JC來接他們出去。

學長心虛地縮在後面,但還是被男人一把撈過去察看傷勢。

對手相對來說很強,他們幾個都傷得不輕,打架的時候有「室長責任感」的學長處處幫著自己的室友,擋在最前面,傷得最重,男人越看臉色越陰沉。

但是一句話也沒說。

學長拿不准男人是不是在生氣,也心虛得不敢說話。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學長口中的男友,高大,英俊,有種不怒自威的強勢的氣場。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那樣的學長,乖巧,全身心地流露著對一個人的依賴。

總之,是從來不會這樣對待任何一個別人的學長。

他那點「想試試看」的勇氣立刻在學長看著男人那樣柔軟的眼神裡,被打擊得潰不成軍。

那時候掃黑除惡力度還沒那麼嚴厲,幾個和他們起衝突的大漢是當地有名的地頭蛇的得力小弟,負責這塊片區的警方也沒有辦法,反倒來教育起他們:「你們啊,別惹這些人。」

學長忍不住道:「是他們先找麻煩的。」

男人沒說什麼,大致檢查完學長外在傷口,領著他們跟JC道別,開車徑直把他們帶到醫院。

托學長的福,男人看起來也很不差錢的樣子,所有人把能做的身體檢查項目都做了,沒什麼大礙,然後上了藥。

出來之後男人又帶他們去吃宵夜。

也許那天真的跟那幾個大漢命裡八字犯煞,居然在那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小餐館裡好死不死的又遇上了也剛剛被人保釋出來的大漢。

他們臉上也掛著不同程度的彩,但是比大學生這邊好一些。

兩幫人一遇上,氣氛頓時劍拔弩張。

餐館面積小,座位不夠,對方帶頭大哥一樣的人惡狠狠地讓他們識趣地滾蛋。

男人平靜地點點頭,吩咐餐館老闆東西做好了直接打包。

帶頭大哥打量了一下男人,嘲諷又不屑地誇了他一句「有眼力見」。

男人沒什麼反應,一抬手示意身後的大學生們不要動,自己走到帶頭大哥面前。

他很高,垂眼看著大漢的時候,眼神漫不經心的,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有種睥睨的高傲感。

帶頭大哥很不爽,罵了一句髒話:「你他媽看什麼看!」

男人不答,抬起手,解開左手腕上的表的錶帶,然後把表遞給他:「這個大概還值個十來萬。」

那帶頭大哥雖然長著一張便宜的臉,卻是個識高檔貨的,但顯然沒有什麼眼力,拿著表高興得嘿嘿笑,以為男人怕了自己,覺得這是個好拿捏的傢夥:「這是賠償金嗎?那可不夠,我們哥幾個,至少還值個……」

男人遞完表後,轉身走到一張椅子旁,一伸手拿過來,回身猛地狠狠一掄,重重一下砸在說個不停的大漢身上。

木制的椅子瞬間散架,好像還夾雜著骨裂的聲響,那個看著一身肌肉,怎麼也得兩百多斤的漢子居然當即被砸飛了一米遠,撞到一張餐桌上,沉木的餐桌也被撞得大幅度移位,桌腳和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最後那個大漢沉重地倒在地上,吃力地掙紮著,又無論如何爬不起來。

所有人都被這突生的變故震住了,一時竟然無法反應。

男人的手背上青筋猙獰地暴起,捏著椅背的手指關節用力到發白,但臉上卻面無表情,連眼神沒有變一下,靜寂到可怕。

他好像沒什麼情緒,但可以知道,如果氣勢這種東西能夠實體化的話,那他周身散發出來的狠厲的戾氣已經把在場的所有混混痞子撕得粉碎。

過了半分鐘,那些人終於反應過來去扶像一攤爛泥癱在地上的大哥了。

這邊學長最先反應過去,沖上去抱住男人的手臂,慌張地小聲叫了一句「哥哥」。

這句話很明顯地瞬間軟化了男人的肌肉和兇猛的戾氣,他頓了一下,丟下椅子殘存的椅背,砸在地上一聲脆響,在場除男人自己之外的人都跟著抖了一下。

「是醫藥費。」最後男人說。

那天晚上他和其他兩個室友被男人安排在了酒店,學長則被男人帶回了家。

三個人都無法從巨大的震撼中徹底回神,坐在一起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室友曾經也是鼓勵他「喜歡去爭取」的人之一,但今天晚上之後,他只會拍著他的肩膀勸慰他:「要不還是算了吧,他那個男朋友,看著還挺……結果,好、好他媽兇殘,我真怕你出事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