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孤獨浪漫藝術家X勇敢直球摩托車手: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那麼短暫,卻那麼珍惜

洋栗子 2021/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1.

「每一顆行星都有他自己的軌道,他們中的很多個,一生都在漂流,尋找交匯點,然後分開。但是漸別和安南舟不同,他們是註定經受萬年孤獨的洗禮,邂逅並進的兩個例外」

今年21歲,大三輟學至今又一年。

對於他來說,父母的離去只是一個契機。

他從不隨大流,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雖然他想要的好像沒有確切的描述,似乎只是想要自己。

於是他每天在家裡,有心情就畫畫雕刻,沒有心情就看看書,或者睡覺。餓了就點外賣,家裡有鐘點工會來打掃。平淡的有點枯燥的生活,漸別毫無怨懟之言。他只是在做自己想要做的。

漸別對藝術也稱不上熱愛,每一件作品都是他內心所想,於是就通過這些途徑表達。他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或是讚賞,只是想把那一刻的念頭呈現,聊以紀念。所以這也算是熱愛吧,對每時每刻自己思想的熱愛。

本來這一切都是一個完美平衡的狀態,漸別每時每刻享受著孤獨,每時每刻承受著孤獨,徜徉在自己的世界裡,談不上快樂,但是他覺得很舒服。

可是安南舟的出現,打破了這樣規則繞行的宇宙準則。

那是一個午後吧,漸別在逛著超市。他很少出門,這次也只是出門來買一些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他左手攥著白色塑膠袋,因為疫情他戴著口罩,倒是稱得他一雙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睛更加突出。那樣的一雙漆黑的眼睛,裡面不是絕望,沒有希望,就是純粹的,眼睛。

路上不時有女孩回頭看他,縱然只有眉眼,卻仍舊可以看出他的樣貌不賴。

突然,一陣喧鬧從身邊卷過,漸別嚇了一跳,抬頭看去,就看見極其戲謔的一幕。一個目測有185的男人,被一個嬌小的女生死死擰住耳朵,他一邊哀嚎一邊不敢有大動作

雖是扭曲的臉,倒也可以辨別他五官的卓越。

就在漸別想收回視線的那一刻,那個185的男人一下子掙脫女生的手跑向漸別,漸別被他的速度驚住,一下子被185抱了個滿懷。

嬌小女生也跟著過來,問他丟什麼人。185咧著白花花的牙齒笑著說:「你回去就告訴老爺子和那群一心想要我命的人,我不回去。因為我喜歡男人,就我旁邊這個。除非他們能接受我找個男朋友。」

嬌小的女生人呆了,過了有一分鐘,往後退一步,無可奈何得說:「安南舟,你真他媽的像個慫逼。」

漸別低著頭,也不說話,只有他自己心裡知道他對這些都不感興趣。

他是真的,什麼都沒想。

安南舟鬆開漸別,還拽著漸別的手臂,還是一口大白牙,陽光照在他身上,熠熠生輝。他說:「你好我叫安南舟,你願意收容我嗎」

漸別轉頭就走,他覺得這個人有病。但他不想做任何回復。

2.

到了家門口,安南舟還在繼續跟著漸別,漸別終於無可奈何,他轉頭盯著安南舟:「你想做什麼」

「我說了呀,你能收留我嗎」一邊用帶著笑意的眼眸望向漸別,裡面就像是散落了星辰

「你要是繼續跟著,我要報警了」

「別啊,我一個人跑來這個城市,身上也沒有錢、沒有證件,路上正好碰到你,收留我吧,求你了。就一個月,一個月之後我就走」一個月後,是安南舟摩托車比賽開始的日子。

漸別低著頭想了想。不可否認的,這個叫安南舟的人,即使是初見,也給了他一種難以言喻的舒適感。

「進來」

安南舟也是一呆,好像是沒有料到漸別真的會同意一樣:「你怎麼一點防備心都沒有啊,萬一我要是壞人呢」

「進不進,不進我關門了」漸別覺得這人真的有病。

「我進我進」不進的話,安南舟真的要睡大街了。

門落鎖,安南舟環顧了一下四周,空蕩得讓人心慌:「你家就你一個人?」

漸別放下自己買的東西,進廚房洗了個手。準備開始把買的東西一一安放「嗯」

安南舟很自來熟地坐到了沙發上「你爸媽呢?不跟你住一起?」

「他們去世了」

安南舟笑容一僵,抬頭看漸別還是一副冷淡的樣子。他不知道為什麼漸別似乎對一切都不是很感興趣:「抱歉啊,我沒想到。你別難過啊,我媽也去世了。沒事兒,以後我陪著你。」

漸別不說話了。心裡卻在想:說什麼以後。他早就習慣了不抱有任何其餘期待的生活。從小時候因為性格而被孤立的時候起。

「這麼多藝術品,你是學美術的?」

「不是,興趣愛好」

「這興趣愛好做的可真的好,有專業內味兒了」安南舟從小也見識過不少藝術品,眼前這一份份顯然都可以被歸列為做工精細、富有獨特個性的藝術。

「你這兒有空房間嗎?我晚上睡哪兒?」安南舟見漸別不回復自己,就自然地岔開話題。

「有客房」說著起身準備帶安南舟去樓上。

安南舟跟著漸別上樓。

帶進房間以後,漸別指著衣櫃對安南舟說:「床單被褥都在櫃子裡,自己鋪」

3.

兩個人就這樣不鹹不淡的過日子,倒有一番老夫老妻的滋味了。

這期間漸別帶著安南舟去買了換洗衣物、洗漱用品。偶爾還會給安南舟買他喜歡的零食。真的只是偶爾。

這個家終於有另一個人的生氣了。

就好像一下子把漸別拽入了凡間。也不能說拽,大概是輕輕拉扯,溫柔地牽到了煙火塵世。

可是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相遇再分別是人世間最尋常不過的事情。

「漸別,我走啦,記得等我回來~」還是和初遇一樣,安南舟總是眼底有璀璨,笑的特別陽光。

漸別一直都知道的。怎麼可能會有萍水相逢的人永遠陪伴呢?不會的。此一別,再相見的幾率太小了。他也很清楚,安南舟有很多很多朋友,那些都是安南舟自身發光所以擁有。可是漸別只是一個過於冷血的「怪胎」。

一天兩天,很多天過去了。

漸別發現他根本不能習慣沒有安南舟的日子。

早就成了習慣。

燒飯燒兩個人的,逛超市就光顧安南舟的喜好。牙刷牙杯毛巾都相依偎,就連那個專門給安南舟的次臥裡,他的衣服都還在衣櫃裡。

可是安南舟走的乾脆俐落,除了這些痕跡,漸別甚至會產生從來沒有安南舟這個人的錯覺。

但是長久以來的溫暖和燦爛,漸別開始鮮活的人生,以及會心跳加速的想念,都在告訴漸別,安南舟這個人切切實實存在過你的生命裡。

但是交集過後終會分開。

而你對他有了喜歡。

漸別又脫離了塵世。因為他等了太久。他不敢再有希望了。

他本來就是浩瀚宇宙裡很不起眼的一顆,散發著幾乎看不見光的星星。

直到有一天。

門鎖輕輕撬動,漸別抬眼看向玄關處,走進來的是那個纏繞了他心頭日夜的男孩。

「漸別,我回來啦,是不是很想我!我拿了摩托比賽的冠軍誒!我是不是超酷!你等我洗把手,我給你看我比賽的照片,保證你要被帥到的!」安南舟還是那樣笑著,一切都很自然,就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漸別的黯然神傷。

而安南舟,把這個地方,當作家。

安南舟洗完了手,準備和漸別好好說一說這一次的經歷。出來就看見那個總是波瀾不驚的少年,竟然悄悄紅了眼眶。

安南舟顯得有些局促了,他沒敢上前貿然打擾。

他一直都是懂漸別的那個人。他努力融入漸別的生活,最大的願望是想他快樂,是想他可以不要總是低垂著眼眸。他總是會誇漸別的雕塑、畫作等特別好看,也很出眾,因為他想讓漸別知道,你也是顆很耀眼,很奪目的星星。他靠近著漸別,但除了那一次貿然提出合住,再無僭越。大大咧咧之下,是行有分寸為人坦蕩。

安南舟對漸別,是一見鍾情。

「你參加一個比賽要那麼久嗎」漸別低著頭,安南舟覺得他又瘦了。

「我還處理了一些事情」安南舟準備一筆帶過。

「什麼事情?不可以在微信上講?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漸別的聲音越來越低。這是安南舟第一次見他失態。

「我爸總想讓我回去,被他掌控。他覺得養我就是為了繼續他的宏圖大業。但是我有自己的追求,和他談了很久,才終於解決。」安南舟輕輕坐到了漸別身邊,小心翼翼地對漸別伸了手臂,攬住他的肩膀。

真的好瘦。

這裡面安南舟沒有說過的,是那些時日的周旋。

他對他父親說「我不是在叛逆。很多年了我早就懶得去想,也不想糾結於我媽的事。我只是想做我自己,我自己想要的事情,和我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去過我想過的生活。去成為 安南舟。」

「以後還走嗎」漸別拽著他的手,這是他第一次主動。

「你去哪兒我去哪兒。」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