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先婚後愛#救命,新老公是個小財迷,到底該怎麼攻破~

洋栗子 2021/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同性可婚設定)

祝翩然年紀28,已經到了最佳適婚年齡的他,多次接收到來自母親的催婚,祝翩然能拖且拖,並不打算告訴母親自己是不婚主義。

但意外突至,母親查出癌症,至多不過還有幾年的光景,祝翩然問母親還有何願望想要完成

母親只道:我這一生,要是能在死前看到你找到共伴餘生的人,走進婚姻殿堂,也就無憾了。

祝翩然母親最大的心願就是要他結婚。

於是他經過多方途徑,接觸到了許小願,一個各方面都很合適的「假婚」對象。

在領證的前一晚,許小願和祝翩然簽下婚前協議:

許小願:「阿貝,和我結婚很貴的,你確定?」

祝翩然不知道這個小他不過八歲的男生為什麼這麼執著於要喊他阿貝,心裡不太痛快,但還是回答了他,說:「確定。」

許小願眨巴眨巴眼,杵著下巴說:「阿貝,我這是第一次結婚哎,什麼都是‘第一次’,你看......」

祝翩然:「加錢。還有,我們只是形婚,並不會真的發生什麼,你放心。」

許小願滿意地勾起嘴角,刷刷刷地又在協定上寫下一串數字。

結婚當天,兩人互念誓詞,交換婚戒後,婚禮司儀宣佈下一個流程是‘新人擁吻’。

祝翩然看著人群裡笑得欣慰的母親,沒有猶豫吻上了許小願的唇,許小願沒有拒絕,只是在兩唇分開之際湊在祝翩然耳邊道:「阿貝,這是初吻,記得加錢哦。」

祝翩然:「......」

結婚第二天:

許小願早起做了一份早餐,祝翩然嘗了一口,味道不錯,正欲開口誇讚,許小願率先開了口:「阿貝,這是我第一次下廚,你看......」

祝翩然默默放下筷子,冷靜道:「.....我懂了。」

結婚一個星期:

許小願拿著被他揉搓得皺皺巴巴的一團布料來到書房,說:「阿貝,這是我第一次幫別人洗內褲哎,你看......」

祝翩然緩緩放下面前的電腦翻蓋,強行結束網上會議,忍耐道:「......給你加錢,你先出去。」

結婚一個月:

許小願陪同祝翩然去看望母親,許小願媽咪長媽咪短,小嘴抹了蜜一樣地甜,哄得老人家很是開心,臨出門時母親和他說:「願願,翩然脾氣不太好,他要是欺負你了,你就和我說,我幫你教訓他。」

許小願連連點頭說好,又自然地拉起祝翩然的手十指相扣道:「媽媽,其實阿貝對我可好了。」

出了門,許小願依然拉著祝翩然的手,蹭到他身邊腆著臉皮道:「阿貝,這是我第一次和別人把手超過兩分鐘以上哎,你看......」

祝翩然沒有鬆開許小願的手,只是在過馬路的時候說:「給你加錢。好好走路,不要亂動,還有,放手。」

結婚兩個月:

外面下起了暴雨,天雷滾滾,許小願抱著枕頭打開了祝翩然的房門,探出個腦袋小聲請求:「阿貝,外面打雷,你是不是好怕,要不要我來陪你。」

祝翩然往一邊挪了挪,默許了他近來頻繁地得寸進尺的行為。

許小願如願鑽進祝翩然的被窩,見祝翩然背朝著他側睡,他便自己貼身上前,湊在祝翩然耳邊說:「阿貝,這是我第一次和別人睡一張床哎,你看......」

祝翩然:「......加錢。你不要湊過來了,還有,蓋好你自己的被子。」

結婚三個月:

許小願故意在祝翩然面前放出其他男生給他發來的語音,言語曖昧,祝翩然側目了幾次,最後還是忍不住上前拿走了他的手機,道:「太晚了,早些休息,手機沒收了。」

許小願忍著笑,故意嘟嘴不滿道:「阿貝,這才九點,夜生活剛剛開始哎,這麼早睡也太無聊了吧。」

祝翩然抱臂看他:「那你想怎樣。」

許小願敲著腦袋想了想,最後恍然大悟般,眼前一亮,湊到祝翩然面前建議道:「阿貝,我們來做點好玩的遊戲吧。」

祝翩然嘴角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道:「哦,比如?」

許小願撲上前,雙臂掛在祝翩然脖子上,對著祝翩然的嘴唇啵唧香了一口,原本以為祝翩然會嫌棄,想親完就跑,沒承想祝翩然順勢摟住了他的腰,道:「這個不過癮,我們來玩個更刺激的。」

許小願瞪大了眼睛,回味過來的時候已經說不清楚話來,只能斷斷續續道:「唔,阿貝,這是,我,我第一次和別人...唔唔...」

祝翩然捏了捏許小願的後脖頸,溫柔道:「乖,叫聲老公,以後就什麼都是你的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