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大哥攻×弱小受:我找到一個能夠清楚感知我腺體的alpha,除了有點霸道都還好

洋栗子 2021/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我聞不到自己資訊素的氣味。成年之後,當我看到周圍雙雙成對的時候,心裡自卑又難過,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其實並不是真正的Omega。但父母常常安慰我,你的Alpha一定能聞到。大家都長了一樣的鼻子,難不成Alpha的鼻子還自帶警犬的嗅覺嗎。顯然安慰我的話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直到有一天,我嘗試第一次打完手沖後,房間的味道有些不對勁,我嗅了嗅,好香,像是我早餐常吃的燕麥牛奶味道。這是從哪兒冒出的味道。想了想,我把剛扔進垃圾桶的紙巾翻了出來,迎面撲來的奶香味讓我頭暈目眩。難道,我比別的Omega散發資訊素時間來得晚嗎。還有,我的資訊素怎麼是從那裡釋放出味道。我提起褲子,決定以後不再亂來。這樣平靜的日子只過了一陣,有一天我在上體育課的時候,身體突然不適,我隱約感覺這是到了發情期。靠!偏偏在這個時候!我舉手打報告,和老師說想拉肚子,得了准許後,立刻沖向洗手間。找了一間空位,鎖上。「大哥,我們什麼時候教訓一下黃成那個叛徒啊?」「嗯,你定時間。」我抱緊自己,試圖想讓發燙的身體冷靜下來,聽到有人進來後,我突然不敢動了,這個聲音不是稱霸整條街,學校裡的誰都讓他三分的大哥苑塵驁嗎。快走快走,千萬別停留在這兒,我祈禱。大哥走到便池處,松了松褲子,手上動作停了下來,問身邊小弟:「你聞到了嗎。」「啊?什麼?」小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Beta,對於資訊素更不敏感。

「沒事,回去等我。」小弟只知道大哥命令照聽就是,立馬點了點頭就走:「嗯嗯。」對話到此結束,我等了許久,聽見門外沒有聲音了。於是,慢慢擰開門。沒想到,苑塵驁就站在我面前。我嚇得癱軟在地,從來不和這幫人結交,見到他都是遠遠躲著的。突然在我眼前,這樣的氣勢瞬間籠罩我弱小的姿態,我的大腦接受的第一命令是屏住呼吸。在他眼裡,這個小不點發情這麼厲害,楚楚可憐掛著眼淚,動盪著脆弱的美麗,如此可口,還敢一個人躲在這種地方,真是不怕死。他俯身問:「帶抑制劑了嗎。」我搖了搖頭,從沒聽說過。苑塵驁他是強大的Alpha,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腺體在哪兒。他低頭打探我的兩腿之間,我突然聞到了他身上傳來清香的白茶味,跟著我心跳韻律傳播。不過他露出了興奮地笑容,原來我的腺體不像其他Omega在脖頸處,而在這個隱秘的地方。「如果不想繼續難受,就讓我標記你。」不要。我不要!第一時間我捂著胸口便從苑塵驁身邊逃走了,出了洗手間的門,身體支撐不住我邁開腿,於是我似耗盡力氣地蹲了下來,扶著牆壁一點點往前移動。可我全身的力氣極速下降,緊緊蜷縮著身體,把臉埋在膝蓋處。我聽到了苑塵驁跟過來的腳步聲,害怕地眼淚都掉了出來。「喂,跑什麼。」苑塵驁蹲下來拎住我的後衣領問:「你是不是不知道事情的嚴重啊。」不知道,懵懂而無能,我只知道哭,卻沒有一點辦法解決身體的難受,這種感覺讓我非常煎熬苦痛。聞不到自己氣味的時候很擔心,當真的有Alpha能聞到我的氣味時,我又會逃。真是一個又當又立的人。苑塵驁感受到我發抖的身體,也拿我沒辦法,不過很輕易把我拎起來拖到旁邊的一間空教室,脫下他的校服包住我,認真看著我眼睛道:「在這兒等我,很快。」在等待他的過程中,我的眼淚像水龍頭,不斷湧出來,咬破的嘴唇,血腥味充斥在口中,嫌棄眼淚,吞進肚子。後來發生的事情都很模糊,他大口喘氣跑了回來,蹲下來,一系列的動作都顯得很笨拙。「別哭了,喝掉。」不知道他從哪來弄得一罐小藥瓶,耐心挑掉瓶蓋,插上吸管,送到我嘴邊。我咬住吸管一點點喝著,仍閉著眼睛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哽咽聲差點讓我昏過去。他抽出好幾張紙巾,胡亂在我臉上擦著,安慰:「好了,好了,沒事了。」聽苑塵驁說那是抑制劑,等我身體平復後,他蹲的腿都麻了,還是擔心望著我。我看到他就感到害怕,於是趕忙小聲說了一句謝謝,又跑掉了。接下來幾天,我看到他都繞道走,雖然我心存感激,但是我不想和他扯上關係。今天我從圖書館上課回來,沒想到迎面走來苑塵驁和他的兄弟,我趕忙低頭,嘴裡念叨千萬別看到我,別看我,別看我。苑塵驁朝我揮手:「嗨,去上課啊。」完蛋,還是看到我了。我停下腳步,不敢看他,微微點頭。心裡想著快放我走,快放我走。身邊兄弟看不過去,這人沒眼力嗎,怎麼這麼沒禮貌。「喂,我大哥跟你說話呢。」小弟走上前想教訓我一下,被苑塵驁攔住了。他走到我面前,在我耳邊低語:「今晚放學在門口等我。」說完這個他們就走了,我松了口氣,趕忙往班級奔去。小弟見苑塵驁有點不尋常,什麼時候見他心情這麼好了,嘴角笑得都快要抽搐了。「大哥,他誰啊。」苑塵驁很高,走得步伐很快,小弟屁顛跟上去好奇連環哄問。只見苑塵驁攬過小弟的肩膀,笑容像從海上躍跳出來的太陽,照耀整座山川。「你未來的嫂子。」嗯??嫂子??嗯嗯??小弟不敢相信,嫂子竟來得這麼突然。放學後,苑塵驁一眼就見到唯唯諾諾站在校門口的我,人群中顯得安靜沉默。他慢悠悠走來,拍了拍我的頭:「真聽話啊。」我還是低著頭,心跳快要爆炸。「走吧,上車。」眼前出現了一輛摩托車,小弟跳下來,彎腰行禮:「嫂子,請上車。」苑塵驁對小弟豎起大拇指,跨坐上去,我不懂他們在搞些什麼名堂,但是還是乖乖坐了上去。車瞬間飛速行駛起來,我聽到怠速急速升高,想象機油被泵到每一個角落。我坐在他的摩托車後面,眼裡紮著落日的餘暉,吹著冷風,自由自在。苑塵驁最後在一片郊區的小村莊停下,他停好摩托車,過來拉起我的手,說要帶我去見他奶奶。啊?什麼情況。全程我是一個白癡,只知道傻傻跟著苑塵驁。儘管我覺得不是很喜歡這樣,但還是不敢提出來,我怕被他打。「怕我?」沿著油菜花的小徑漫長,苑塵驁扭頭突然與我搭話。我下意識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趕忙又嚇得搖了搖頭。苑塵驁笑了,竟然給我一種他沒有以往那種暴戾的感覺,他只是一個鄰家大哥哥。他的奶奶在院子的草坪上給我們做燒烤吃,晚上的時候,我和他在村外散步,聽著黑夜傳來的各種聲音,心裡格外舒適。突然,我又開始出現之前的情況,身體的熱又開始無限放大,皮膚滲出熱汗。苑塵驁停下來,感覺到了我的異常。我對他吐出真相,也許我的腺體在那裡,但是我不知道我的身體如何被標記。他把我帶到小樹林裡,嚴肅地告訴我:「我知道怎麼做,讓我吃一次就好。」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