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暗戀成真:傻蛋!不許叫我大名!從今以後,叫我哥哥

洋栗子 2021/08/26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謝涼川喜歡沈期年好多年了。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沈期年,小孩笑得天真爛漫,不摻一絲雜質,那笑容一下子就擊中了他的心。

彼時他還是少年。

他大了沈期年十歲,不多不少,一個鴻溝,但這並不影響沈期年在他面前無法無天。

沈期年這個人啊,仿佛從來不知何為害怕。每次犯了錯出了事,都嘻嘻哈哈的,他篤定一句涼川哥就能讓謝涼川為他付出所有,解決一切。

他也確實是對的,從小到大,秉承著一人惹事二人擔,國法在上不責眾的觀念,謝涼川明裡暗裡為沈期年不知道背了多少的鍋。

他不在乎,既然沈期年愛玩愛造,那為了守護他的笑容,自己多包涵些也是應該。大不了以後,他來負擔他的一切。

這樣的疼寵一直持續到沈期年把女朋友領到他面前的那一天。

沈期年早戀了,謝涼川本以為十七年來沈期年沒有表示出任何想早戀的意向,便是可以安穩的了,但是他失策了。

謝涼川沒想到,他放在心上疼了這麼多年的小孩,還是忍不住偷嘗了早戀的禁果。

沈期年從來拿謝涼川當朋友。謝涼川明白自己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但這並不妨礙他寧願一無所知。

他看到少年人高興恣意的眉眼,突然不忍心訓斥他什麼了,啊不,是謝涼川從來不會訓斥沈期年,從來不會。

然後沈期年的父母不知道怎麼知道了這件事,兩個人年輕的時候就是因為早戀毀了未來,自然把孩子早戀和自己的做了類比,繼而推斷天下所有的早戀都是惡果。

如果只是這些,倒不至於什麼,沈期年不是能被父母三言兩語說服的人。

但沈父在去堵截他們的時候出了交通事故,當場昏迷,後經醫院檢查,說是八成一輩子植物人了。沈母哭暈了過去。

醒來醫生說建議將病人轉移到條件比較好的米國。兩人也奮鬥了幾十年,再加上只有一個孩子,不說大富大貴,也小有餘資,當即沈母便決定辦理護照,動身去米國。

沈期年跪在病床前跪了三個小時,膝蓋跪得青紫,和女朋友分了手,但拒絕了沈母讓他去米國的要求。

沈母也沒精力管他了,托謝涼川照顧他然後就出了國。

謝涼川也不含糊,但是想到自己對小孩那些不該有的心思,還是沒把人接回家。

小孩兒興許是大了,也不黏他了,平日裡老老實實的,高三下半學期甚至主動提出了住校。

謝涼川徵求了一下沈母的意見,給他交了住校費,每天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偶爾沈期年回家跑過去送點吃的,日子也是無趣得緊。

小孩兒長大了是長大了,但這並不能讓他的成績突飛猛進。

沈期年參加大學聯考那一天拒絕了謝涼川送考的請求,一個人進考場,一個人出考場。

謝涼川偷偷去看了小孩,沒敢跟他打招呼,急匆匆又走了。

沈期年基礎一般,努力了一年也僅僅掙紮上一個普通本一,成績出來之後,依著沈母的要求,報考了一個本市院校。謝涼川依舊是埋頭工作,三點一線。

許是因為沒什麼值得牽掛的,沈期年沒再回來過。

這期間謝涼川偷偷去看過他幾次,每次都是在校園外,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那樣小心翼翼,偷偷摸摸。

年末的時候沈期年回了家,給謝涼川帶了禮物,謝涼川沒拆,摸出一個紅包就要往他手裡送。

沈期年目光很淡,幾乎是冷峻了,他將紅包往外推,道:「我能收你的紅包嗎?謝涼川。」

謝涼川被他說懵了,這麼多年來,沈期年哪怕再生氣,也沒連名帶姓地叫過他。

這一聲謝涼川仿佛裹了冰,冰得他五臟六腑都麻了起來:「怎麼了期年?」

他的指尖微微壓緊了紅包邊緣,笑得有些難看。

沈期年卻不管他,轉身離開了謝涼川的家。

謝涼川愣愣地盯著沈期年的背影,連門都忘了關。

翌日,謝涼川覺得自己應該找清楚沈期年態度惡劣的原因。於是他敲開了沈期年的門 。

他第一次看到小孩眼眶發紅。

沈期年紅著的眼在看到他的時候猛然睜大了,謝涼川一下子不知所措起來,相處了十餘年,他從來沒看過沈期年哭。

他偏開了頭,等著沈期年平復心情,接著看著他,很認真:「期年,所以到底怎麼了。」

他對沈期年的壓迫力從來都聊勝於無,沈期年渾身戾氣好重:「關你p事。」

確實好像不關他的事,謝涼川是個性情溫和的人,沒有因此生氣。正打算追問,門卻一下子關上了,他的鼻樑骨被狠狠撞了一下,疼得謝涼川撕了一聲。

他並沒有因此灰心,歎了口氣,覺得需要換個時間找沈期年談談。

沈期年倒不知道謝涼川內心的想法,只覺得自己要煩躁至極,他一年多前戀愛的事情只和謝涼川一個人說過。雖然知道哪怕告訴父母他早戀的是謝涼川他也沒什麼理由生他的氣,但他就是隔應。

就好像多年的好友有一天背叛了自己,明明沒做什麼過分的事,但就是心底幼稚地來回糾結好久,不知如何收場。

這與年齡無關,與閱歷無關,只與感情深淺有關。

謝涼川是沈期年年少的遙不可及,一直都是。所以有一天沈期年發現謝涼川也會做出普通人的選擇,也會告知早戀少年的父母孩子早戀的時候,他便突然無所適從了。

他開始茫然無措,覺得有些信仰崩塌,仿佛天使墮落,神明蒙塵。

更別提他的父親因此成了植物人。沈期年深深地明白這一切都不是謝涼川的錯,但這並不妨礙他埋怨,以及憎恨。

他無數次說服自己不要去褻瀆的神明,終究還是在他的記憶裡陷落了。

謝涼川沒能和小孩好好談談,但是他不能餓著小孩。沈期年從來不會做飯,點外賣也是少之又少,偏生身體不錯,便理所當然地糟踐自己了。

年輕人就是不把身體當本錢,謝涼川歎了口氣,提著食盒,敲了沈期年的門。

沈期年不至於發完一頓火就能面帶微笑地看著剛罵過的人,瞪了眼謝涼川,覺著人家辛辛苦苦做的飯不提不好,便好生勉強,接過了食盒。

既然接過了飯,就有商量的餘地,謝涼川握住沈期年的手腕,很用力很用力。

沈期年不耐煩地甩開了謝涼川的手,卻被人一把抵到門框上,用力吻了起來。

沈期年懵了,謝涼川一直在他的記憶力就是一個鄰家大哥哥,首先原因就是因為謝涼川永遠比他高的個頭。

其實他是沒怎麼在意自己什麼時候超過謝涼川的身高的,但是,面前這個堵著他的唇眼尾泛紅的男人,無疑是將兩人都沒意識到的這個微不足道的事實展現了。

——謝涼川要墊腳才能吻上他了。

他那麼努力去追逐的人,終於有一點,是他能追上的了。

他用力咬了一口謝涼川的唇,疼得謝涼川連連抽氣。剛要別開嘴,卻被一把拽了回去。

幾公分的身高差,足夠謝涼川窩在他懷裡被親了。反正神明自甘墮落,他這個惡鬼,又有何理由不接受呢?

謝涼川被他吻得一嘴血腥味,體驗感極差,還磕到了牙。

他忿忿,用力掙開沈期年的懷抱,眼瞪著他:「你瘋了?」

「是你先親的我,謝涼川。」謝涼川謝涼川又他媽謝涼川!謝屁啊,操。就不能叫點別的嗎?

謝涼川心裡再剛,面上還是慫:「我錯了行吧祖宗,你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沈期年許是壓抑的太久,一言不發又啃上了謝涼川的嘴巴。

謝涼川脾氣再好也惱了,媽的疼死了,他推開沈期年,瞪著他:「你他媽覺得血腥味很好吃?疼死我了。你回答我,你到底怎麼了?」

沈期年哈巴狗似的,一言不發地看著謝涼川。謝涼川被他看得心底有些發毛,淺棕色的眼裡是疑問和忐忑。

「是我太幼稚了。」沈期年弱弱道,「一直把你告密當成了造成爸昏迷的原因。」

謝涼川一下子愣住了:「我告什麼密?我有什麼好告的?」

半晌他仿佛意識到了什麼,眼裡笑意加深:「沈期年,你是蠢貨麼?我這麼多年享有你這麼多秘密,哪個不比早戀嚴重的多,我有必要和沈叔叔說這一件嗎?」

沈期年早已無意糾結當年的事,但高興還是好高興,他仗著身高優勢吻住謝涼川。

這個吻又重又急,給謝涼川本就支離破碎的唇火上澆了把油,燙的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烏雞鮁魚。

謝涼川被吻得通紅的眼尾更紅了,像是要泛淚,生理性的淚水被他狠狠憋了回去,他一巴掌拍到沈期年頭上,惡狠狠道:「疼死了!」

沈期年委委屈屈,終於不再親了,可憐巴巴地抱著謝涼川:「涼川,你喜歡我嗎?」

謝涼川怒了:「不許叫涼川,我是你哥!」

「不要,就要叫涼川……」沈期年糯糯道,端得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

謝涼川卒。

謝涼川沒想到,涼川哥這個稱呼,兜兜轉轉,還是用在了床/上……

面色潮紅的男孩一邊努力耕/耘,一邊眯著眼,又欲又撩地說:「涼川哥,抬腿,乖。」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