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關於被追求物件反撩:你的資訊素味道已經溢出來了,你還不抓緊標記我嘛

洋栗子 2021/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江晚喜歡自己的前桌,已經追了對方一個月。

前桌是個學霸,名叫許樂桃,成績長期穩居年級第一。因為性格溫良不像是Alpha,長得也過於漂亮不像是Beta,常常被人誤認為是Omega——就在五分鐘以前,江晚也是這麼認為的。

「你不是Omega?」眼睜睜看著許樂桃打.趴又一個混混後,江晚不可思議地問。

「我從來就沒說過我是Omega啊。」許樂桃目送著幾個手下敗將倉皇逃竄,語氣無辜地回。

「所以你是……A?」江晚又問。

「我如果是A——」許樂桃頓了頓,語氣突然變得有些輕佻,「你就不喜歡我了嗎?」

「也不是……」江晚靠著牆蹲了下來,顯然是有些崩潰,「但我也是A啊?」

「那好吧。」許樂桃歎口氣,理好因為打架變皺的校服,又變回了平時學校裡的那個乖巧學霸,「好可惜,我本來還想問問你,明天願不願意陪我一起過生日。現在看來,你應該不願意了?那我只好一個人過咯?」

江晚蹲在牆邊,仍然一臉懵逼。

他不過是走開幾分鐘去買了兩杯奶茶,回來就看見許樂桃跟幾個黃毛小混混在打架,一打四還不算,關鍵是還打贏了。

他追了許樂桃一個月,一直就把人當成Omega,再不濟也是個Beta,從來就沒想過對方可能也是個Alpha。

許樂桃跟自己一樣,也是Alpha。

這驚雷一樣的認知都還沒消化完,江晚又聽到許樂桃邀請他單獨過生日,根本就無法思考,整個人都處在極度震驚的狀態。

「……你為什麼會跟他們打起來?」一頭亂麻攪得江晚腦仁都在發疼,下意識地胡亂發問。

「他們想非.禮.我啊,上來就.摸.我,惡.心死了。」許樂桃在江晚面前蹲下,吸著奶茶伸出了一隻手,「我手疼。」

江晚對著許樂桃的手看了片刻,不自覺就伸手幫人揉了揉,然後在反應過來的一瞬間,腦仁更疼了。

許樂桃倒是淡定,還有空拿指尖撓撓江晚的手心,笑容無害地追問:「我問你話呢,你明天要不要陪我過生日啊?就我們兩個人。」

對上視線的那一秒,江晚陡然發現許樂桃就算是個A,自己也還是喜歡他。所以他沉默良久,認命地講:「好啊,去哪兒過?」

.

.

江晚做夢也沒想到,許樂桃會把他帶到家裡過生日。

許父許母常年駐紮在國外,逢年過節才會回來,許樂桃幾乎等同於是獨居。家裡除了一個定期來打掃的阿姨,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生活。

江晚家裡一向熱鬧,不太理解地問:「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住宿?」

許樂桃正在低頭吃蛋糕,聞言頭也不抬:「我發熱期不穩定,住宿舍太麻煩了。」

「你不是Alpha嗎?!」江晚被蛋糕嗆了一口。

許樂桃給人把水倒滿,雙手交疊支著下巴,哎呀一聲笑眯眯地講:「怎麼辦?說漏嘴了。」

江晚傻了:「所以你是——」

「Omega啊。如果昨天那群混混再能打一點、再多拖一會兒,我可能就要被.迫發熱了。」許樂桃打斷他,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那幾位元的信息素難聞死了,居然也好意思往外放。」

許樂桃仍然低著頭在吃蛋糕,一口、兩口、三口,到第四口,江晚回過神來了。

擔心和後怕湧.上來,讓他不由自主地紅著眼睛朝許樂桃罵:「你不要命了?!明知道自己是Omega還跟幾個Alpha打?喊我一下你會死嗎?會嗎?!」

「可是——」許樂桃眨眨眼,仍然是滿臉平靜,「你沒我能打啊,我自己就能解決,為什麼要喊你。」

許樂桃說得是實話,但江晚依然在生氣。

就這樣過了好久,是許樂桃看不下去,噗嗤一聲笑出來,突然湊到了江晚的面前。

「別生氣嘛,我答應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我是Omega你應該高興啊,你就可以標記我了。」

「你資訊素是什麼味道啊?讓我聞聞看好不好?」

有少許屬於Alpha的資訊素被勾了出來,許樂桃哎呀一聲湊得更近了:「江晚,你信息素的味道都.溢.出來了,你確定不理理我嗎?」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