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高冷富二代VS酷拽私生子:從校園到社會,原來你一直以為我對你的愛是場報復

洋栗子 2021/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從小到大嬌生慣養著長大的小少爺江見唯,沒頭腦,脾氣差,人還壞。

不過這並不妨礙許多的人跟在他周圍的打轉,畢竟雖然人十分的討人嫌,但誰又能架得住他有錢呢?

陸別聲轉校來的,突如其來的插班生。

他們這是私立學習,所謂的上流圈,精英教育不過是把一群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聚在了一起。

他們會衡量其他人的家庭背景對自己帶來的幫助,以此來決定要不要伸出友誼之手。

陸別聲來的第一天,因為那張精緻到驚豔的臉,女生們課上課下總是聚在一起討論他,猜測他的出身,有的說笑間連以後的婚後生活都計畫好了。

可他不愛說話,有人主動找他,他也是不理的,從始至終都冷著一張臉,把目中無人這四個字表現得淋漓盡致。

「江小少爺,隔壁班那個陸別聲,我第一次見比你還拽的。」

這是和狐朋狗友吃喝玩樂的時候,其中一人在聊天開玩笑說出來的,也是江見唯第一次聽到陸別聲這個名字,不過他對這些並不感興趣。也就沒再過多關注了。

畢竟從來都是別人關注的他,上趕著來巴結他。

不過江見唯在心裡那話翻譯了一遍:比你還拽,等於比你還討厭。

江見唯想那還真是稀奇了。

真正見面是一個月後,他本來打算蹺課去天臺吹吹風,結果看到了被一群人圍住,揍趴在地上的陸別聲,這麼多人,一個個臉上都掛著大大小小的傷,可見陸別聲的戰鬥力是十分驚人的。

見他一來,所有人就都讓了道,孤立和霸淩,他們認為江見唯比他們更加擅長。

江見唯本來是沒打算參合進去的,但陸別聲實在是太慘了,在眾人的注視下,他一步步走到陸別聲的面前,蹲下身,接著伸手一把抓住了陸別聲的頭髮,逼迫陸別聲抬起了頭。

終於看清楚了長相,大大小小的淤青,還帶著點血,不過依舊可以看出來都可以稱之為漂亮的臉,與這種精緻感矛盾的是他眉眼間的陰沉和狠戾。

江見唯拽了拽他的頭髮,「跟我走。」

話音剛落,哪知陸別聲忽然扣住了他的手腕,擰在了身後,緊接著把他壓在地上就是一頓錘。

所有人以為江見唯是要單獨好好教訓教訓陸別聲呢,都打算自覺退場了。哪裡想到還有這出,等反應過來拉來的時候,江見唯已經是鼻青臉腫了。

江見唯哪裡受過這個委屈,火大極了。

媽的,真是狗咬呂洞賓。

後面一群人為他出了氣,有人替他點了根煙,讓他站在一旁看,別再髒了手。

江見唯是真的生氣了,沒有阻攔,就在一旁冷眼旁觀,最後越看越心驚,他從不參與到這樣的事件裡來,大家這是為了替他出氣,他再去攔是很不合適的。

等結束的時候陸別聲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但眼睛仍舊是狠狠地瞪著江見唯,江見唯離開的時候路過他時候,就輕輕地踹了他兩腳,「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你能學乖點。」

漸漸得所有人都知道江見唯和陸別聲結下樑子了,就更是孤立陸別聲,有事沒事欺負他。

江見唯也是後來才知道陸別聲的媽媽是小三,他是私生子,原配夫人剛剛死,他媽媽就搬到了家裡,連名分都沒有。

不過這並不是大家最開始排擠他的原因,主要還是陸別聲太不合群了,又幾乎吸引所有女孩子的目光,一開始本來是想教訓教訓,誰知道他下手比誰都狠,把人都給得罪了。

再加上大家對小三恨不得人人得而誅之,陸別聲不好過也就很正常了。

江見唯也沒事沒事就找陸別聲的麻煩,比如在他的書上畫畫滿了豬頭,丟掉他的作業。

不過江見唯在陸別聲的身邊,大家也就不隨便亂來了,以免打擾他欺負人的樂趣。

也不知道怎麼的,變成了江見唯了整天圍著陸別聲轉悠,所有的精力都用到陸別聲的身上了。

江見唯把作業遞給陸別聲的時候還冷嘲熱諷道:「喲,傷好得倒是挺快,只是也沒見你有學乖啊,是不是又欠教訓了?」

然而在陸別聲抬起手的那一刻,江見唯立刻條件反射地退後一步,他又以為陸別聲是要揍他,結果陸別聲只是拿過來他的作業,當著他的面撕了個粉碎,冷冷道:「怕就滾遠點。」

他說滾遠點就滾遠點,那不是很沒面子?

於是江見唯往陸別聲的身邊跑得更勤了。

反正日子就是這麼一天天過去的,哪怕高中畢業了,上了不同的大學,他們的交集依舊很多,除了和父母出席酒會的時候會短暫見一面,江見唯幾乎每天都給陸別聲發消息,不過都是罵罵咧咧的。

比如:背地裡說我傻逼,表面上還不是對我恭恭敬敬的,也不知道是誰傻逼。

江見唯二十歲的生日,給陸別聲發了個邀請函。

他不確定陸別聲會不會來,他知道陸別聲沒把他當朋友,他也知道很多人都不喜歡他,說他一無是處,他不知道周圍該跟誰交心,陸別聲厭惡他厭惡得如此明確,反倒是可以讓他放心傾訴。

江見唯生日宴辦得很大,那晚喝了許多的酒,本來是打算給喜歡的人表白的,結果在生日宴快結束的時候看到了遠遠站在角落裡的陸別聲。

江見唯走過去,從上大小打量了陸別聲一番,一副色眯眯的模樣:「幾個月沒見,怎麼又變漂亮了。」

陸別聲一句話沒說,就這麼淡淡的看著他,江見唯就湊近了些,距離近到像是要吻陸別聲,他嘿嘿笑道:「我爸說以後我家交到我手上肯定會完蛋,你好看又聰明,不知道給我當老婆的話我有沒有救。」

後面的事情江見唯忘記了,不過在他第二天驚恐地把陸別聲摁床上打的時候,陸別聲沒有回手,表示自己才是最無辜的那一個。

江見唯有點兒印象,不過依舊生氣的很,「我他媽要睡你你就給我睡?你不會跑?」

陸別聲看著騎在自己身上的江見唯,淡淡道:「你衣服都沒了,我要是跑了,未免太不給你面子,指不定你以後怎麼欺負我。」

他媽的。

江見唯穿了衣服就要跑,還真有點像提起褲子就不認人的渣男,哪怕昨晚他才是被折磨了大半夜的那個。

大概是急的,江見唯的鞋帶系了幾次都沒有系好。

最後是挨了他一頓打的陸別聲從床上下來,單膝跪在了他面前,十分輕巧地給他系好鞋帶,末了還抬頭輕輕地沖他笑了一下,「你怕什麼,應該是我怕你對我做出什麼才對吧?」

真是沒臉見人了,江見唯的表白大計沒實現得了,還出了這種事情,之後就再沒有聯繫過陸別聲。

倒是陸別聲時不時的出現在他的生活裡,在他的眼前晃。

江見唯感覺陸別聲變了很多,沒之前那麼冷傲了,說話的時候語氣總是很溫柔。

高中同學聚會,很多人江見唯都已經沒聯繫過了,現在除了還在一個同在大學的算得上是朋友,其他人再沒有了印象,不過和陸別聲算得上是最熟的了。

哦還有一個,江見唯一直以來的暗戀對象,這人是他記得最清楚的。

吃飯的時候江見唯一直盯著對方看,陸別聲給他夾菜,夾什麼吃什麼。

席間去了洗手間,朋友跟上來,問道:「你不會和陸別聲在一起了吧?」

忽然聽到朋友這麼說,他心跳快得不像話。

他們這個圈子,男男女女的太亂了,從在乎性別,何況現在這個社會,戀愛早已自由。

他們是睡過,現在的狀態也有點兒像在一起,但他一直喜歡的可是別人。

江見唯張嘴,還來不及說話,朋友又繼續道:「這幾年的時間裡他是做出了不少成績,但他始終是私生子,做事風格又無情,你不知道他做過什麼吧?他從不把感情當感情的,之前兩家談好聯姻的那個,踩著別人家往上走也就罷了,還把人差點弄的家破人亡,就因為人當初看不上他。你之前那麼對他,小心他是在報復你。」

報復。

這兩個字讓江見唯的心裡咯噔了一下,他想了想,近來陸別聲的確是對他好到反常,完全看不出當初的狠勁。

於是江見唯脫口而出就道:「陸別聲,沒錢沒勢,一個私生子,脾氣古怪,玩玩罷了,我怎麼會喜歡他?」

這樣說還不夠,至少不足以迷惑自己,江見唯又補了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喜歡的是誰。」

朋友道:「我就說你喜歡那個那麼多年,怎麼會喜歡他。」

江見唯重新回到席間的時候沒看到陸別聲,說是剛走。

後來江見唯也沒有見過陸別聲,也沒人陸別聲的消息。

因為最近一直是陸別聲再聯繫他,他有了高高在上的姿態,自然不會拉下臉去問陸別聲在幹什麼,更何況朋友還說了那些話。

後來在其他人那裡得知陸別聲去了國外,江見唯松了口氣,想著果然是玩玩打算報復他,還好他發現得夠快,隨之又莫名其妙地失落了好久,接著刪除了和陸別聲有交集的人,連陸別聲這個名字都不想見到和聽到。

又過了幾年,江見唯好不容易奮發圖強了,可沒等江見唯他爸把家產交到江見唯手裡,他家就破產了,欠了一屁股債,不過身為一個富二代,破產這事兒身邊經常發生,見怪不怪的。

只是他家錢的漏洞補不上的話,他爸恐怕後就得去坐牢了。

江見唯求了許多人,沒有一個人願意幫他,不論他如何的低聲下氣,得到的更多是冷嘲熱諷。

有好心的朋友告訴他惹了不該惹的人,江見唯調查了許久,這才發現幕後的黑手是剛回國沒多久的陸別聲。

陸別聲。

這麼久,躲也沒躲過,報復還是來了。

江見唯請人搭了線,見陸別聲一面。

酒店裡,陸別聲坐在沙發上,神情冷漠地看著站在面前憔悴落魄的江見唯,他們已經沉默了許久了。

最後是陸別聲先開口,不耐煩道:「既然是求人,就拿出點求人的姿態來,要說什麼趕緊說,要做什麼趕緊做,我沒那麼多時間在你身上浪費。」

江見唯其實早做出了準備,但真正在見到陸別聲的那刻卻腦子一空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見陸別聲作勢要離開,他膝蓋一彎,還沒來得及跪下,就聽到陸別聲輕嗤了一聲。

江見唯不明白,抬起頭來愣愣地看著陸別聲,他覺得陸別聲應該就想看到他卑躬屈膝,苦苦哀求的樣子才對。

眼前的陸別聲是想象中的模樣,面容冰冷,唇邊帶著淡淡的笑,但眼裡的是毫不掩飾嫌惡,沒有一點溫柔。

「這多沒意思。」陸別聲道:「去床跪,順便把腿張開。」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