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茶緣#富家子弟多紈絝,吃膩了美酒,正是時候來一盞茶(上)

洋栗子 2021/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茶緣》(上)

作者: 景悠然

他是城中首富的獨子,祖上庇佑,三代累積,到他這時便是數不盡的富貴榮華。

富家子弟多紈絝,更何況尚有父親叔伯掌家,輪不到他費心勞力。於是青樓夢縈,小巷飄香,醉眼迷離,逍遙快活。

父親並不阻止,只要他將來恪守本分,娶妻生子,繼承家業,如今的玩樂也就算不得什麼。年少風流,誰還沒有些荒唐事?

他樂得自在,著實享受了一番。但百花盡嘗,美景賞遍,再美的人兒也成了庸脂俗粉。

又一個露水清晨,從溫柔鄉中醒來,他朦朦朧朧撣去一身的脂粉味兒,迷糊著走出那煙花巷。

濛濛細雨從夜裡便下個不停,地面上已是一片濕意,帶著點特有的塵土氣。

大概是起得太早了些,靜悄悄的街上沒什麼路人,就連酒家客棧,也是緊緊閉著大門,一副酣眠的樣子。

毫針般的雨絲雖不致撐起那油紙傘,卻也刺刺癢癢,惹人心煩。

一眼瞧見街邊那座小小的茶肆,似是有勤快的身影在抹桌掃地,他呼一口酒氣,搖搖晃晃走了進去。

融融暖意,縷縷清香,靠在那簡陋卻乾淨的木椅上,竟是說不出的舒服愜意。耳邊仿似有什麼悅耳之音,他抬頭欲看,眼皮卻禁不住緩緩合在了一起。

這一覺睡得綿長而踏實,再次醒來,街上已是人來人往,雨意漸消。身上不知何時披上了一件棉衫,質地雖不精緻,卻也柔軟舒適。

「公子醒了?」

清軟嗓音喚醒了臨睡前的記憶,他看著眼前這個奉茶小侍,微微眯起了眼眸。

「公子方才進來便伏在桌上一動不動,惹得我和爹爹好一陣嚇……」那小侍抿起嘴唇,唇角自然微彎,「我壯著膽子上前探了探,方知公子只是睡著而已……」

他越過那小侍的肩膀望去,果然看到一慈祥老者正立在櫃檯前收拾茶包,見自己正在看他,便憨厚一笑。

回報以一個禮節的笑容,他把目光重新投回到這小侍身上。

「這棉衫……你幫我披上的?」

「早上濕氣重,公子又沐雨而來……」那小侍靦腆地笑笑,「公子莫要嫌棄才好……」

「怎會?」他勾起一個微笑,「睡得這樣久,竟有些渴了,上壺雀舌罷……」

時至晌午,這茶肆的生意仍是清淡得可憐,幾隻木桌木椅,泥瓦石牆,縱是普通人家,卻也不肯跨進一步。

只不過茶卻是出奇地好,湯色金黃清亮,香氣清鮮高長,滋味醇厚,細品之下,又帶著一絲回甘。

見他品完一杯,纖細白皙的手指握住茶壺,輕盈而專注地將茶水再次注入小杯,嫋嫋水氣裡,隱約露出一張清秀卻並不出眾的臉龐。

「好茶。」他凝視著那飄散的香氣,低聲笑道。

雨霧不過幾日便消失不見,天氣依然一片晴好。滿園繁花,草木蔥鬱。斜倚在自家園子的籐椅上,他拿起紫砂小杯吹散熱氣,輕啜一口。

跪在地上的老者瑟瑟發抖,早已老淚縱橫。

他輕歎一聲,示意下人扶他起來。「讓你坐卻偏又不肯,在這裡跪著作什麼呢……」

老者仍舊跪地不起,卻是泣不成聲:「小人老來得子,內子也已不在人世,辛辛苦苦將小兒拉扯成人,如今唯有父子二人相依為命……還請公子大發慈悲,放過小兒罷……」

他眉心微蹙,隨即輕笑道:

「老伯言重了。說到底這也是美事一樁,怎叫你說得如此不堪。你拿了這一百兩銀子回鄉,種田也好做個小買賣也好,總好過在這裡挨窮受凍……至於令郎,本公子自會將他照顧得好好的,你放心便是了……」

他見那老者渾身一顫,像是又要說什麼,便收斂起笑容,冷冷地道:「自古有句話,所謂‘敬酒不吃吃罰酒’,便是形容某些人的……你可要考慮清楚些。」

老者呆了半晌,忽地給他連磕幾個響頭,便默默拿起那包銀子走了出去。

他得意地笑笑,放下茶杯,不等天黑便匆匆走向後院的廂房。

他家裡倒是養著幾名貌美的小倌,只不過都是出身青樓,柔媚有餘而清秀不足。

眼下這個雖談不上豔麗,卻也別有一番青澀滋味。飲膩了美酒佳釀,這杯清茶出現得正是時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