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久別重逢#有些話應該勇敢告訴你,其實很早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洋栗子 2021/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攝影師VS大明星

受沒想到自己的高中同桌真的成為了一個明星。

大學畢業第一年,受在一家雜誌攝影公司實習。

剛好有一天他的團隊接到一個幫藝人拍攝雜誌的任務,聽說對像是被某娛樂公司力捧的新人。

受在工作日的時候步履匆匆地趕去了拍攝點,因為聽說對方的排場很大,所以他絲毫不敢懈怠。

但沒想到,那個新人明星是個熟面孔。

還是一個讓他偷偷意難平了近五年的暗戀對象。

距離他們高中時的那段同學時光,其實才過去四年,但他們見面的時候卻不復當初的熟絡了。

攻幾乎沒怎麼改變,個子和長相都是百裡挑一,眉宇間的冷淡生疏也還是沒變,看上去總讓人覺得難以接近。

攻跟在他的經紀人後面,經紀人是個女生,看上去很溫柔。

攻偶爾會跟她交談,謙恭地低著頭聽她說話。

後來他也看到了站在角落裡的受,只是他的眼睛像是裝不下受一樣,只匆匆看了一眼就移開了。

果然還是以前的配方。

那份冷漠真是一點都沒變。

記得兩個人曾經做同桌的時候,攻也是這樣沉默寡言,加上他那時候又是個學霸,一整天都悶著個頭在學習,幾乎跟受是零交流。

但受是個不安分的性子,天天在那裡想逗攻講話。但無奈攻實在是太高冷了,銅牆鐵壁似的,對他也愛搭不理的。

兩個人磕磕跘跘地相處了一個學期,才開始慢慢熟絡起來,但這樣的熟絡也僅限於兩個人偶爾聊聊天,一起上下課,其他的更親密更深入的是從來都沒有過。

當天的拍攝拍到晚上兩點多才收工。

本來受打算拍完就直接回去休息,但是攻的經紀人卻提議說要帶攝影團隊去吃飯。

有免費的晚餐誰會不願意吃,受最終還是屁顛屁顛地跟著去了。

去到一家飯館,攻直接坐到了他對面。但受完全不跟他裝矜持,一心只埋頭苦吃。

--好久不見,小朋友。

受突然收到了一條資訊,他打開了已經四年都沒動靜的聊天框,那條資訊正是來自攻。

受狐疑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對面的攻,明明兩人只隔了一張桌子的距離,為什麼還要用這種這麼隱晦的方式來跟他打招呼呢?

對了,攻是明星,是不可以那麼招搖的。

當晚一桌人散場之後,受在車上又收到了攻的資訊。

--有點想你了,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還會再見面。

受覺得自己的眼睛都要掉出來了,簡直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什麼時候攻變得那麼膩歪了?!

過了幾天,攻竟然又發資訊過來約受出來吃飯。

受半信半疑地去了,但是去到約定的咖啡店時,只看到了攻的經紀人。

攻的經紀人是個年輕的女人,大方優雅,相處是也並不讓人局促。

「聽說你跟小濰是高中同學。」

他的經紀人這樣說。

「是啊。」

受有點摸不著頭腦。

女人湊近他面前多看了幾眼,那種眼神就像是在欣賞一件好看的藝術品。

她溫柔地笑起來,「果然跟他說的一樣,越看越可愛。」

後來受在別人那裡打聽到,攻的經紀人是他的親姐姐。

他還打聽到,因為對攻要求嚴格,她在很早之前就開始管理攻的手機了。

這也意味著,那些資訊很有可能是攻的姐姐發給他的。

受覺得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了。

之後受抱著好奇心態主動去約了攻出來,前前後後約了幾次,最後才千辛萬苦約到他。

他們在一家環境隱秘的小吃店裡見面,攻穿著黑色風衣,表情冷酷。

兩個人面面相覷,場面一度有點尷尬。

沉默了好幾秒以後,攻有點尷尬地摸了摸脖子,說:「那些資訊都是我姐姐發給你的,她可能只是想開個玩笑,希望你不要當真。」

受連忙擺手,「沒當真沒當真……」

他當然知道攻不可能會說出那麼膩歪的話,但親口聽到他的否認,還是會覺得有點傷心。

如果攻真的能跟他說一些軟話就好了。

「不過,這麼久沒有見面……」攻頓了頓,「我真的有點想你了。」

受覺得自己一定是幻聽了。

「我姐叫我勇敢一點。」攻安靜地看著他,眼裡冰冷的光軟化了一些,「希望以後我想說的話不要再讓她幫我說了。」

「其實在高中的時候我就對你很有好感了,只是我太蠢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喜歡。」

「直到那時候再重新遇見你,我幾乎每天腦海裡全都是你。」

「我才確定,原來這就是喜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