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親吻饑渴症#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我知道這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

洋栗子 2021/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嚴銘是被蕭郢在他唇上毫無章法的啃咬擾醒的,一雙眼都沒有睜開就已經習慣性地伸手準確地揉到了蕭郢後腦,穩住他的動作取得了主動權,舌尖探了過去。

末了仍未睜眼,只是攬緊了人,未醒透的沙啞嗓音帶著無奈笑道:「教了你很多次了,接吻不是那樣的。」

蕭郢在他胸口拱了拱,找了個更加舒適的姿勢消停了下來,半晌才悶悶著回應道:「那你就再多教幾次。」

嚴銘的胸口起伏著,帶著輕笑時的震顫,蕭郢能夠聽到裡邊穩重而有力的心跳,那簡簡單單的心跳聲輕易地讓他從方才夢裡的驚疑不定中安定了下來。

「你還教嗎?」半天沒有得到嚴銘的回應,蕭郢又有點不安了起來,「我吵到你睡覺了?」

腰側的手沿著腰線摸進了睡衣裡,蕭郢怕癢地笑出了聲,就聽到嚴銘愈發無奈地說道:「吵沒吵到我睡覺不重要,主要是你讓我心疼了,你說怎麼辦吧?」

掙紮著把嚴銘亂動的手按住了,蕭郢才乖乖地自己坦白:「我……我做噩夢了。」

嚴銘當然知道蕭郢是做噩夢了,而且知道他夢的是什麼,只是他方才在想,自己是哪裡做得還不夠,讓蕭郢至此還沒從那個年幼的夢裡解脫出來。

「你怎麼能真的喜歡男人呢,你有病吧,你真噁心!」

蕭郢的夢,反反復複不過是這樣一句話,和一個轉身而去的都不配有正臉的人罷了。

蕭郢是真的記不得那個人長什麼樣了,名字他也已經記不得,但他就是記得那人說的那句話,和當初那個懵懂著就被掰彎了的自己。

你能想象一句話的傷害有多大嗎?明明不是自己主動的,明明他才是被誤導了那個人,卻被因為好奇而特意誤導了他的那個人說「噁心」。

年少無知那會兒,蕭郢是真的以為自己有病,卻善良地從來沒有想過,他不過是成為了他人好奇心的一個犧牲品。

這條路踏進來了就很難走出去,蕭郢曾經以為自己就要被困死在那個年幼的夢裡了,直到嚴銘撕裂了夢的一端,帶著陽光朝他走了過來。

「寶寶,就算真的是病,我也跟你病在一起,不怕的,我陪著你。」尋不著蕭郢不安穩起來的原因,嚴銘只得把人抱得更緊些,用自己的體溫驅散蕭郢身上看不見的寒意。

可惜他找不到當初傷害了他的寶貝的那個人,不然他絕對會讓那人體會一下什麼是真的有病。

「我不想做夢的,」在嚴銘以為蕭郢不打算再說什麼的時候,悶悶的聲音又從埋在胸口的那張嘴裡逸了出來,「你昨天……回來的時候,沒有親我。」

嚴銘摸著人腰側的手驀地頓了頓,他昨晚加班回的晚,到家的時候蕭郢已經睡了。不想擾了蕭郢本來就輕淺的睡眠,嚴銘就簡單地洗漱了之後輕手輕腳地攬著人躺下了,想來躺下的時候,還是弄醒了蕭郢的,是他大意了。

這麼一理,嚴銘又無奈了,真是辛苦這傻瓜忍了一整晚了:「笨蛋,醒了就自己親過來啊,你那技術本來就該抓住機會多練練的,總要我主動,你還怎麼長進呢。」

嚴銘一度以為蕭郢有親吻饑渴症,在接吻這一方面吧,人菜癮大。直到知道那句「你真噁心」,就出自蕭郢第一次試圖跟那個不配有正臉的人渣親密接觸一下的時候,嚴銘便從心底裡疼惜起了這個人。

蕭郢只是,把一個人愛不愛他的評判標準,定位成了願不願意親他而已。

嚴銘不想知道別人願不願意,反正他樂意得很。

「想要親親啊,自己來。」

假如給一個人安全感可以這麼容易,嚴銘不在乎憋死在蕭郢的吻裡。

「嚴銘,」蕭郢傻傻地舔了舔被反向教學了許久的唇,眼裡都是對這個男人的愛意,「我覺得,我沒有病,我只是,真的喜歡了而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