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師》同人文,(忘羨)含光君強搶夷陵老祖為妻啦【4】

小熊 2020/11/10 檢舉 我要評論

魏無羨委委屈屈地蜷縮在床上,盯著趴在他身上、鉗住他雙肩的藍忘機。

忘機一動也不動。

最怕空氣好像突然凝固,這種環境下很容易想東想西,思維胡亂發散。

就這麼一會兒,魏無羨已經從最輕微的藍忘機酒後玩鬧至最嚴重的藍忘機酒後亂性了。

如果是自己和忘機,忘機這麼俊,好像也不錯……

魏無羨一甩頭:「天啊,我在想什麼啊!竟然覺得不錯!這可是斷袖啊!我幹嘛想這麼恐怖的事情!」

一想到這兒,魏無羨不禁一哆嗦,頭上的呆毛都嚇得翹起來兩根。

過了大約一刻鐘,魏無羨的四肢被藍忘機摁得稍微有點麻了,就小心試探道:「藍湛啊,你現在到底要幹嘛?」

藍忘機不答,從魏無羨身上翻下來,坐在床的一邊。

見忘機沒什麼危險動作,魏無羨的膽子大了起來。

魏無羨靠在床頭,晃了晃綁著抹額的雙手,問道:「藍湛,你這條抹額還要不要啦?」

藍忘機聞言,眉心舒展,牽著抹額的另一端,拉起魏無羨的手,舉到眼前,再次自我欣賞自己偉大的傑作。

魏無羨的手被他提著吊起來,心想:我怎麼好像個犯人似的被他抓回牢裡啊……不對啊,我憑什麼一直讓他這麼玩兒自己?

魏無羨道:「給我解開。」

藍忘機欣然伸手,伸向了他的衣領衣帶。

魏無羨驚道:「喂!不是解開這個!解開手上這個,解開你綁著我的這個東西,這條抹額。」

若是被忘機捆著手脫光了衣服,那畫面,真是想想都可怕!

藍忘機聽了他的要求,眉尖蹙起來,半晌也一動不動。

魏無羨舉著手給他看,哄道:「藍湛,好藍湛,你最好了。給我把這個解開。乖。」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平靜地移開了目光,仿佛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需要費心思考一段時間。

魏無羨喝道:「哦,我懂了!讓你綁我你就很來勁兒,讓你解開你就聽不懂了對吧?」

藍家的抹額和他們衣服所用的材料一致,看似輕盈飄逸,實則堅實無比。

藍忘機捆得很緊,又打了一長串的死結,魏無羨左扭右扭也掙不脫,心想:真倒楣!但幸好是抹額而不是什麼捆仙索之類的鬼東西,不然估計藍湛會把我五花大綁。

魏無羨苦苦哀求道:「給我解開好嘛?含光君,你這麼仙的人兒,怎麼能幹這種事呢?你捆著我要幹什麼呢?這多不好啊!嗯?」

藍忘機輕輕啟唇,魏無羨湊得近了一些,要聽他說什麼。

誰知,藍忘機忽然舉手一推,把魏無羨推倒在了床上,又一揮而滅了燭火。

魏無羨被推得眼冒金星,疼得淚花湧出。腰後被藍忘機拍了一下,他感覺渾身酸麻,動彈不得。

藍忘機收回手,在他身側躺下,給兩人蓋好被子,把魏無羨的被角仔仔細細掖好,道:「亥時到。休息。」

原來是藍家人那可怕的作息規律在作祟。

魏無羨望著床頂,再次開口道:「藍湛,你解開我。我去睡靜室外間,一張床太擠了。」

靜止片刻,藍忘機的手伸了過來,在被子裡摸索一陣,慢吞吞地開始解他的衣帶。

魏無羨喝道:「行了!好了!不是這個解!!!嗯!!!好的!我躺著,我睡覺!!!」

黑暗中,一片死寂。

沉默了半晌,魏無羨又道:「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們家禁酒了。一碗倒,還酒品差。要是藍家人喝醉了都像你這樣,該禁。誰喝打誰。」

藍忘機閉著眼睛,舉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道:「噓。」

魏無羨一口氣堵在胸口和唇齒之間,提不上來,壓不下去。

魏無羨這一夜愣是沒睡好,沒怎麼合目,硬撐到第二日卯時前,比藍忘機先起床。

魏無羨忍住一陣目眩神暈,發現陳情不在身上,估計是被藍忘機收繳了。

再打量房間周圍,翻窗而出。

魏無羨以前沒來過靜室這片,所以迷路了,不知不覺拐了幾個彎就走到雲深的古室附近。

魏無羨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抹額,覺得總不能一直綁著,也不是回事,就想要找人幫幫忙。

正巧,古室前走出來一位看起來挺活潑的姑蘇藍氏旁系子弟。

魏無羨急忙迎上前去,向他請求幫助。

那人看了那只有嫡系子弟才能佩戴的卷雲紋抹額大吃一驚,皺眉問道:「這是誰的抹額?你這小子,招惹了哪位姑娘?」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