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年下#你的愛一點也不小聲,我湊近聽就好(微車)

洋栗子 2021/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花池屹出差回來,給我帶了特產和禮物,我原是要拒絕的,可是他強硬地塞給我:「我們一起出差的同事都在選特產什麼的,我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裡也不知道該買什麼,就想到你了。」

我撓了撓頭,也不再好意思拒絕,他就咧嘴笑了:「那我,就回去了?」

我看著他轉過身子蹦蹦跳跳地到了對門。

果然還是個小朋友啊。

我就想起來第一次見到他的那天。

那時,我在抓薛同晝出軌,他在家裡的床上跟他的小情人翻雲覆雨的時候,我在辦公室裡看著攝像頭記錄下來的畫面,打電話給了他家裡人:「老薛說他洗澡摔了一跤,我現在一時間趕不回去,你們先過去救救他。」

等我趕到的時候,臥室門口站滿了人。

薛同晝把他的小情人裹在被子裡不肯給別人看,自己倒是坦坦蕩蕩的一絲不掛。

他家裡人都是讀過幾年書的人,倒是一臉羞愧地跟我道歉,卻不知廉恥地求我諒解。

我依靠在門框邊,笑:「反正中國的法律不保護我跟你的感情,都走到這一步了,就好聚好散唄。我也不強留。」

薛同晝求我,膝蓋軟得很:「小簡,我不能沒有你啊,你別不要我啊。」

我嫌惡地不願再看他,看著他家裡人擺了擺手:「你們也看到了,他先出的軌,所以他搬出去,車得歸我。」

他們鬧,問憑什麼。

我又沒有婚姻法保護。

憑什麼這麼囂張?

我就點了點自己的額頭:「不憑什麼。我想要,你們就得給,不給,就別怪我不客氣。」

薛同晝知道自己有多少把柄在我手裡,天王老子給他撐腰他也不敢惹我。

他家裡人再鬧,終歸是理虧。

我給了薛同晝一天的時間搬出去,時間到了,他還沒出現,我就雇了搬家工人把他的東西該扔出去的全部扔了出去。

薛同晝趕來,在門口撿起自己的那堆破爛玩意,苦著臉:「你何必這樣呢?咱們好歹也相愛過。」

我抱著西瓜靠在門框邊,聽了這話只覺得犯噁心:「你別忘了,是你求著老子要老子跟你在一起的,不是老子非死乞白賴地要跟你耍朋友的,哪來什麼狗屁的相愛?不過是可憐你罷了,哪個曉得你個不要臉的東西剛把老子追到手兩個月就出軌,睡別個?你真是左半邊臉的皮揭下來,貼到右半邊臉上,一邊不要臉,一邊二皮臉。你再在老子眼前耍這些個噁心人的把戲,老子就送你進去,待十年八年的。」

罵完就看見理著寸頭的花池屹拖著兩個行李箱站在對面的出租屋瞠目結舌地看著我。

我罵上頭了,一時間忘了收斂自己的情緒,當即就瞪著他:「看什麼看?!沒看過別人吵架的嗎?」

紋著花臂的花池屹很識趣地摸出鑰匙打開了自己家的門。

我呆在房裡好幾天都沒出門,媽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要我回家吃飯,我都拒絕了。

有人敲門,我懶得動。

敲得緊了點,我就氣勢洶洶地拉開門:「幹嘛?」

外賣小哥站在花池屹後面把外賣遞給我:「你是簡岸是吧?一位姓黃的女士給你點的。」

花池屹只穿了背心,手臂線條看起來能一拳打扁一個我,於是我很識時務地慫了,接了我媽給我點的外賣。

花池屹很自然地進了我的屋子,我氣勢下來之後就安靜地像一隻鵪鶉一樣,他問我掃把在哪裡,我老老實實把位置指給他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