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我懷疑我的舍友暗戀我:系花追了他三年,他不為所動,就瘋狂的只對我一個人好

洋栗子 2021/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受視角——

  我說真的,我很認真的,我覺得我的室友他暗戀我!

  他每天早上給我做早餐,中午給我送便當,晚上還大魚大肉地養我,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要征服一個男人的心,就要先征服一個男人的胃!

  我敢打包票,他一定是這麼想的。

  不要不相信,真的!

  我跟他大學一個寢室的,男生剛升入大學,給人帶飯都不一定記得自己對象不吃什麼,但他記得我不吃什麼……

  有一回,我們一個專業小組的人出去上館子吃飯,別人點菜,人家點一個他說一個,怎麼說呢?

  我給你舉個栗子。

  別人:「來個芹菜炒肉片,行嗎?」

  他:「林期不吃芹菜。」

  別人:「那,來個辣椒炒肉?」

  他:「林期吃不了太辣的。」

  別人:「額……那吃土豆燉牛肉?」

  他:「林期只吃土豆片,切成絲或者塊的他都不吃。」

  ……

  說真的,我尷尬癌都要犯了,我簡直都無語死了,別人吃就讓人家點啊!你社交牛逼症啊!你沒看到那女孩兒菜都不敢報了嗎?

  然後那頓飯,是我點的菜,他買的單。

  從那之後,組裡的另外兩個妹子就再也沒找過我們倆一起吃飯了。

  對不起你們,是我對不起你們。

  所以畢業之後,他提出了一個建議,我們倆合租,一起考研,有不會的題我輔導他,而他給我照顧一日三餐和日常起居。

  這還有思考的餘地嗎?這還用得著想?我果斷同意了。

  ……

  對不起,但是他真的很懂我的胃口,而且做飯超級好吃!我知道我這樣很沒有骨氣,但是當你大半夜寫論文寫到滿眼冒星星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給你端出水煮肉片、涼拌苕皮、紅燒金錢蛋、香辣脆皮雞和小酥肉的時候……

  你就會知道,其實骨氣一文不值。

  而且不論我怎麼自理能力十二級殘障,這個人都有辦法把我和他的各種東西分門別類地擺好,然後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們分別在什麼地方。

  哪怕我的臥室亂得像個豬窩。

  說實話,其實有時候我覺得他真的特別厲害,比如當我腳上叼著半隻襪子到處亂找,急急忙忙地準備出門的時候,他還能一邊在廚房研究菜譜,一邊淡定自若地對我說。

  「林期,你的另一隻襪子應該在沙發墊子下面,不然就是客廳的零食架上。」

  ……

  關鍵在于,他居然真的說對了!

  ???

  很奇怪,那不是我的半隻襪子嗎?正常男性會知道他室友的半隻襪子居然在沙發墊子下麵嗎?

  女生之間的閨蜜情都做不到吧!……除非這倆人橘裡橘氣的。

  但我不一樣啊,我是直男,我喜歡妹子的。

  不要笑啊,真的,我以前還暗戀過我們系的系花呢,膚白貌美大長腿,就是眼瞎,喜歡我那個愛做飯的室友。

  切。

  但我也不是很嫉妒啊,因為,因為……系花吃不到他做的飯?只有我一個能吃到?

  理好像不是這個理,但是我語文不是很好,所以也不管這些了。

  而且,我最近這個室友是越來越過分了,他特別喜歡在大半夜拉我起來吃東西!還關鍵挑一些油葷賊重,我又拒絕不了的東西——比如酸辣粉!

  那天晚上我正趴在電視機前看艾莉和林品如掐架,他突然在廚房喊了我一聲。

  「林期,吃夜宵嗎?」

  大晚上誰吃夜宵啊?正經人誰不到淩晨十二點就吃……

  「酸辣粉行嗎?」

  「行!」

  于是晚上九點半我撐著個下巴看這個辛勤的家庭煮夫在廚房忙來忙去,然後端上兩份酸辣粉……和一份皮蛋豆腐,一份油潑生菜外加一碗小酥肉。

  真香。

  我打了個心滿意足的嗝之後,就攤在沙發上,枕在他的肩上,他總是喜歡把自己弄得很香,身上有股若隱若現的古龍水味,不是很濃,很好聞,起碼我很喜歡聞。

  我在他脖頸間蹭了蹭,可能把他弄得有點癢了,他才伸出手在我下巴上撓了撓,說:「別攤著,起來動動。」

  我繼續蹭,他皮膚軟得很,我有段時間甚至很喜歡摸他——是很GAY,但我確實是直男。我嘟囔著,「不要,吃困了。」

  他可能被我弄得有點無語,好一段時候沒說話,我閉著眼壓根不知道他是拿什麼眼神看得我,要是我睜著眼,我大概就能明白那會兒他並不是無語,他是想吃了我。

  電視裡的艾莉早就和林品如掐完架了,現在輪到艾莉和洪世賢掐架了,我聽著聽著真的有點困了,耳邊才呼出點溫熱的氣來。

  「好了,林期,要睡回房間睡,不然明天早上要落枕了。」

  那時候我昏昏沉沉地幾乎沒聽清對方在說什麼,只能任由對方把我從沙發上抱起來,剛懸空的一瞬間,我下意識地有點慫,順著那人的脖頸就摟了上去。

  很溫暖,也很安穩的一個懷抱。

  一路上我幾乎沒感到什麼顛簸就回到了房間,也因此睡得更加沉,根本聽不清有人在我耳邊說話,只是能面前感覺到好像唇上有什麼一閃而過的溫軟觸感。

  我舔了一下,嗯,酸辣粉味的。

  于是第二天我一睜眼,就看見了我室友那張帥逼臉,是帥啊,不然也不能把系花迷得那麼要死要活。

  可惜這個人眼瞎,系花追了他兩年,他硬是跟個木頭似的不搭理人家……為什麼呢?系花那麼漂亮,性格還好,怎麼就不喜歡人家呢?難道是有喜歡的人了?

  正當我瞎想這那兒的時候,面前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看什麼呢?」

  我被嚇了一跳,我室友的眸色不黑,有點淡淡的琥珀色,在陽光底下一照,有點兒……像狐狸精,男狐狸精。

  我心跳一陣加快,也不知道臉上有沒有爭氣地什麼也沒表現出來,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下了床,然後慌不擇路地逃進了洗手間。

  一進衛生間,我馬上朝鏡子裡看自己,果然,我的臉非常爭氣——從脖子紅到了耳後根,任誰看到了都會說一聲,小夥子羞什麼呀。

  該死,丟人!

  我不願意出去,一個人呆愣愣地所在廁所間的馬桶上,直到屋外傳來了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再怎麼丟人都不能餓到自己不是嗎?

  于是我給自己打了兩秒鐘的氣就開了門,然後在廚房看到了那人的身影,高挺俊朗的,真好看。

  室友似乎感受到我的視線了,他轉身向我微微頷首,示意我過去吃飯。

  他既然不尷尬,那我尷尬什麼,于是我正大光明地做到他面前,然後心安理得地享受這個人給我盛粥、端飯,還順帶附贈了一盤子小鹹菜。

  我很快樂,早飯要吃得好,這是我科學老師教給我們的道理。

  于是當我開開心心吃飯的時候,我室友面對著我,突然說了句話。

  「林期,你剛剛在廁所裡降旗嗎?」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