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ABO,未婚夫的白月光找上門,竟然是為了我

洋栗子 2021/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ABO世界觀,有E

陶甯棠和許川僅僅只維持了一個月左右的未婚夫夫關係,現下婚約已經被取消,彼此算得上形同陌路了。

這種情況陶寧棠早已有所預料,儘管他和許川兩個人的資訊素匹配度很高,但許川並不愛他。

陶甯棠知道在許川心中,一直有一位白月光。

許川是那種長得美家世又好的omega,是眾多alpha眼裡的夢中情人。

陶寧棠也不例外地曾陷入過,他對許川有過心動有過喜歡,當初兩人談戀愛時,也是甜蜜過的。只是這種甜蜜在幻想打破後,陶寧棠現在也不願再去回憶了。

陶寧棠是不算很紅的演員,走演技路線,所以流量少,每次出行都很低調。這天,他正要趕往新戲的拍攝地,一下飛機走出來目光就被一邊那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給吸引了。

無他,他們太正式了,整齊站在那接機,看起來架勢就不一般。他心裡莫名咯噔了一下,隨後又釋然,心想可能是為了接哪位大佬吧。

他好奇地和助理聊了幾句,但很快就後悔了……他算是清楚了今天到底是哪一位厲害人物和他乘坐同一班機了。真是冤家路窄,這人恰好是許川的白月光。

說起來這位白月光,曾經也算得上是他陶甯棠的情敵,但陶甯棠其實對其瞭解的並不多,只知道對方是位比較強勢的alpha,事業涉及的圈子很廣,人比較神秘低調但似乎在各方面都挺有手段的。

不知為何,陶寧棠心裡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預感。果然,一到拍攝地,他就見到了許川,而許川會出現在這總不可能是為了他來的。

許川見到陶寧棠的時候並沒有半分局促,淡然地朝陶寧棠笑著打了聲招呼:「好久不見。」陶寧棠只是點了點頭就從他身邊路過,並不想開口說話。

他的心情有一些煩躁,時隔一段時間,再次聞到許川身上的資訊素,他還是有些微反應。

有點糟糕,陶寧棠想也許這次就不該臨時接這個戲的友情出演。算算日子,他的易感期也快到了,最可怕的時,剛才碰見許川,他有點怕自己會提前發作……

許川要見誰很顯而易見,陶寧棠後來幾天也瞭解到了那位白月光似乎是這部戲重要的投資人,這次特意過來跟一下,應該很快就要走了。

很快,陶寧棠也撇開了一切心煩意亂,專心投入拍攝中。

這次他演的是一位劍客,武打戲免不了,一天天下來隻覺得整個人手腳酸麻,每晚洗漱完倒頭就睡,逐漸找回自我的感覺,過得倒是自在了一些,但卻也因此疏忽了自己易感期。

所以當陶寧棠拍完最後一場回到房間裡時,就被忽然爆發的易感期給弄懵了。那一種無由的煩躁和對資訊素的渴望一下子席捲而來,讓他癱軟在床邊,一時有些呼吸不暢。

陶寧棠忍著不適想要去翻包裡的抑制劑,可是怎麼也找不到,他煩躁地錘了一下桌子,有些委屈地縮在角落裡,屋子裡洋溢著他滿滿的資訊素。

在被易感期折騰得痛苦不已之際,陶寧棠忽然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伴隨著一個堅定有力的步伐聲,一步又一步,聲音越來越靠近他。

他有些混亂地抬起頭,看清來人時楞了一下。

隨即感受到了一股濃鬱的資訊素,一下子強勢地包裹住了他。而能這樣壓住一位alpha的,只能是一位……enigma。

「你?」陶寧棠努力想站起來,這會居然有點想問他,你不是alpha嗎,許川的白月光啊。但對方一靠近他,他腿就軟了……enigma原來這麼強的麼。

想問的話沒能問出口,人卻一下子被抱了起來,陶寧棠呆呆地看著對方,只見對方揚了揚嘴角,聲音冷冽地開口道:「柑橘味的信息素。」

「你……放我下來。」陶寧棠掙紮著想脫離懷抱,卻沒有半點作用。

他被輕柔地放到床上,對方身體壓了下來,在彼此濃烈的資訊素交融中,他聽到對方又開口說了一句:「別怕,我找你找好久了。」

enigma:傳說中能夠壓倒alpha的大總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