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倒貼的Alpha:沒想到走錯房間這種橋段也能讓我碰上,我會對你負責的

洋栗子 2021/07/24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秦珩從劇組回來的那天,撞了一隻碰瓷的omega。

omega捂著肚子,眼淚汪汪地看著他,聲音軟糯糯地,「秦珩,我懷了你的孩子。」

秦珩:「……」

秦珩看著omega流血的小腿,還有他捂肚子的動作,笑了,「又是這鐘把戲。」

他拽著omega的胳膊把他扶起來,「我知道你們這些omega都特別喜歡我,尤其是有些私生,嘖,不過我秦珩潔身自好,雖流連花叢但從不沾染葷腥,我都沒碰過omega,哪來的孩子?」

omega聽他說這些話,愣在了原地,幾秒後,他瞪圓了眼睛,「你、你不承認?!」

秦珩皺眉,「無中生有!老子沒碰過omega!」

「你如果是想要錢,直說就好了,作為公眾人物,我並不想去警局把事情鬧大。」

omega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擦了擦眼淚:「那天晚上——」

秦珩笑他無中生有,又有急事回家,沒什麼耐心地敷衍道:「你撞的這腿,我賠給你醫藥費,但是孩子什麼的別亂說,下次再讓我看見你碰瓷……」

秦珩冷笑一聲,垂眼瞥了下omega的平坦的小腹。

話落,omega也不哭了,反手甩了他一巴掌。

秦珩被甩傻了,他從小到大還沒被打過臉!

omega怒極冷笑,「行,拔屌不認人,我就當被狗-日了,狗男人!」

……

時慎下午給左曦請了假,要回家一趟,每隔一個月他都要回大院去跟父母一起吃個飯,這次回去,時慎心裡不安。

剛出道,混了沒兩個月,就把孩子給混出來了,都怪秦珩那個癟犢子,要不是那晚上酒宴秦珩走錯了房間,他怎麼能懷孕!

秦珩從劇組回家後,他母親就一直要張羅著給他介紹omega。

「我相中了一隻omega,小巧玲-瓏的,人家也特別喜歡你,我給你說啊,一會兒omega來了,你可別給我甩臉子!」

秦珩面露不耐,他最煩母親給他介紹omega,自-由自在浪跡花叢多好,也不需要受誰的管束,想做什麼做什麼。

秦珩叼了根煙,「媽我先出去吹吹風。」

本意是吹風,秦珩是想跑的,實在不想見那什麼omega,但秦珩沒想到,他剛一出門,就看到之前那個騙他說懷孕的omega在他家外面鬼鬼祟祟地徘徊。

秦珩略一深思,頓時悟了!

原來他就是母親說的那個omega!

秦珩氣死了,他大步走過去,站在omega面前。

時慎聽見有人來,松了口氣,忙抬頭道:「你好,可不可以幫幫忙,我的——」

他抬頭,看到了叼著煙,一臉怒氣的Alpha。

秦珩心情實在煩躁沒想到這個omega還不死心,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現在好,竟然還上他家裡來,讓他母親幫著相親!

秦珩:「又是你,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呐?」

時慎慌了一下,Alpha身上的資訊素太過濃鬱,壓得他喘不上氣來。

時慎掙紮了下,他的衣領被秦珩扯起來,只聽秦珩低聲道:「小omega,想讓我娶你啊?」

時慎:「你放開我!我只是來找貓的!一隻小花貓,黑白花紋的!」

秦珩笑了,他簡直對omega撒謊騙人的技倆感到臉紅,「撒謊也找個好聽點的,在這編什麼。」

說罷,他把時慎扔進自己的車裡,轉身關上車門,把時慎壓-在身下,「你不是想跟我扯上關係麼,好啊,那先讓我檢查檢查你所謂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真是假。」

那天在酒店裡,喝醉的Alpha並沒有標記他,因此時慎沒有屬於Alpha標記的資訊素,秦珩也完全不記得那天發生的事。

秦珩扯下omega的褲子時,omega雙手死死揪著褲腰,咬著牙沒哭出聲,「秦珩!我真的有孩子,你別……」

「到現在了你還在跟我裝。」

秦珩不聽,諷刺道:「寶貝兒,真沒見過你這樣倒貼的omega。」

……

秦珩把時慎送到醫院的時候,人還是傻的。

他沒想到時慎的滋味兒這麼銷-魂,更沒想到他差點做瘋了,直到omega下面開始流血,他才後知後覺,可能是真的懷孕了。

打開車門的時候,一隻黑白相間的小土貓正在用爪子撓他的車門。

見到他懷裡昏迷的omega,小貓鼻尖動了動,大概是聞到時慎的信息素氣味了,喵喵地叫了兩聲。

醫生從手術室出來,責怪秦珩道:「你這個Alpha怎麼回事,明知自己的omega懷孕還做的這麼激烈?」

秦珩抓了抓頭髮,滿臉愧疚地對醫生道:「對不起,我……那,那我的omega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事啊?!」

醫生道:「還好,孩子保住了,omega也沒什麼大問題,你啊!趕緊進去看看吧!」

秦珩忙不迭跑進病房,omega面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病號服下麵裸露出來的鎖骨、脖子上滿是紅痕。

秦珩低低地罵了一聲,「媽的。」

然後走到omega面前,給了自己一巴掌。

時慎被那一聲響亮的耳光吵醒了,抬眼就見Alpha站在他面前,聲線又沉又啞,「時慎,對不起,我、我想起來那天晚上了,是我走錯了房間,才、那什麼。」

時慎平靜地問他:「怎麼突然想起來了。」

秦珩沒敢說話。

怎麼想起來的?在車上,他讓omega坐在自己身上弄的時候,似曾相識的場景讓他腦子靈光一閃!

就他-媽-的想起來了。

所幸,當時時慎哭的太厲害,又一手捂著肚子,他下意識沒進的太深。

時慎見他不答,也不生氣,被秦珩折騰了一通,最後只是問:「孩子還在嗎?」

秦珩一愣,忙道:「在的,在的!」

「那就麻煩你了,給我預約人流手術,這個孩子,我不要了。」

秦珩聽到時慎這樣說。

……

剛被時慎趕出病房,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秦珩的母親又打來電話,「秦珩,你怎麼回事啊!我都說了讓你等著人家omega來咱家,你倒好,一聲不吭的跑了,現在人家來了你讓我怎麼說?!」

秦珩啞口無言,張了張嘴,最後下了決心,說:「媽,我有omega了。」

孩子也有了,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留住。

打完電話回去,秦珩聽到omega正在跟趕來的經紀人說話。

「時慎,接下來的行程我給你推了,你先好好——」

「曦哥,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想好好工作。」

左曦正要勸說,時慎的媽媽又來電話了。

時慎很虛弱,說話也很小聲,但在門口的左曦勉強能聽清。

「喂,媽媽……嗯,家裡沒貓糧了,我帶貓貓出來買,沒事兒……我暫時回不去,突然有點急事兒,過兩天再把貓送去……」

秦珩聽著omega聲音小小地哽咽了一下,心裡跟著抽痛。

怎麼辦……

時慎摸了摸小腹,咬著牙沒哭,他遇事總是喜歡哭,陳宜白前輩欺負他逗他玩的時候就容易哭,現在遇到這樣的事,他反而不想在秦珩面前哭。

然而秦珩卻不顧反對地坐在他床邊,輕聲問:「出院後來我家住吧?」

時慎扭頭不理他。

秦珩就去摸人家omega的小手,攥在手心裡,「我錯了,這孩子是我的,我一定會負責,你相信我,跟我回家,好嗎?」

時慎的手掙脫不開,急了,罵他:「你怎麼還不滾啊!我這種小把戲,你不是很容易看穿嗎?公眾人物,有個屁的孩子!滾蛋!」

秦珩:「……」

秦珩:「對不起,我是狗男人,都是我不好,跟我回家好不好?」

時慎:「……」

時慎沒忍住,被他不要臉的話氣哭了,哭的一抽一抽的。

秦珩慌忙去哄,給人家擦眼淚的時候,被omega狠心咬了一口,手上的牙印子可深。

秦珩買完飯和水果回到病房時,發現時慎不見了。他急忙去找護士,調了監控才發現,omega在他走時候就抱著貓咪走了。

當然,時慎給他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也是公眾人物,你這樣賴著我讓我很困擾,如果你不想鬧到警局的話,就請你離我遠點。警告:老子沒碰過Alpha,什麼孩子不孩子,你不要無中生有,我是一隻潔身自好的omega。像你這種倒貼的Alpha我見多了,別讓我看見你第二次倒貼,否則對你不客氣!」

秦珩:「???」

……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