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將軍&戲子。聽聞愛情,十有九悲,可惜我們不是那十分之一

洋栗子 2021/04/27 檢舉 我要評論

《跟我回家,做江夫人》

1

  「今兒晚了,您明日請早。」

  江予嚴一身軍裝的被堵在後臺門口,身形挺拔,吸引了不少目光。

  有路人好奇的看過來,被他周身的戾氣嚇得轉開了頭。

  白清從裡面出來,身後跟了一眾的追求者,江予嚴一拳打在離他最近的那坨肥肉臉上,把人打得往後退了幾步,鼻血簌簌的流。

  「江司令今兒又鬧哪出?」

  白清理了理衣衫,臉上還帶著妝,指尖從他胸前劃過,笑的輕浮。

  江予嚴手按在他肩頭,眉眼間的戾氣褪了去,「白清,榮華富貴我也能給你,為什麼不能跟我回家?」

2

  白清後來是和他回了江家的,老式的府邸,院子裡皆是南方的風光,潺潺的流水,滿池的荷花,那是白清幼時記憶裡白家未落魄前的樣子。

  身側的人眼裡一閃而過的詫異,讓江予嚴覺得,小白起碼是有點喜歡他的。

  街頭混混出身的江司令,有著一身軍裝都擋不住的鋒芒,可在白清面前,也不過是個笨拙著想討心上人歡喜的傻小子。

  幾個月前被幾個戰友拉著去聽了一場戲之後,就對戲臺上明眸善睞的那個人一見鍾情,巴巴的追了人半年,又去尋了白家之前的老人,複造了這座和白家相差無幾的府邸。

  白清在江府住了近兩月,每天車接車送的往返于江府和榮華院。

  別人都以為白清爬上了青鶴城125師總司令的床,還偏就裝了一副清高的樣子,S的很。

  可江予嚴是真真把他捧在手心裡疼。

  大概真心真的能打動美人,白清晚上去他房裡的時候穿了一件極薄的長衫,一張小臉凍得發紅。

  白清笑著往他被子裡鑽,冷的發紅的手指攥著被子看他,一聲「上來呀。」又軟又媚,反倒把江予嚴弄得手足無措。

  戰場上戰無不勝的司令站在床邊紅了臉。

3

  美人做什麼都是美的,紅著眼尾嬌軟著聲音喊他江司令,他便捨不得再來一次了。

  「榮華院裡有江家好嗎?」

  江予嚴撩起懷裡人的一縷頭髮把玩,右手不安分的順著那雙盛滿誘惑的蝴蝶骨蜿蜒而下,白玉一樣的皮膚被他摩擦的通紅。

  白清懶懶的坐起身,一身紅痕毫不遮掩的落在江予嚴眼底。

  那是一朵盛開在他心裡的花。

  遙不可及,又甘之如飴。

  「江司令說笑了,戲子安生之地如何比得上江府。」

  這個人淺淺的笑著,他知道自己的魅力,也知道江予嚴不想聽什麼。

  可他偏偏就當著江予嚴的面說出來了。

4

  上一個說戲子低賤的那位怎麼S的呢?

  白清眯著眼,像個恃寵而驕的小狐狸,白嫩的腳順著江予嚴的腿往上蹭,被夾在兩腿之間動彈不得。

  那是他第一次見江司令動怒。

  那個人把白清堵在後臺動手動腳,扯著嗓子喊白清不過是個便宜貨,把江司令都勾上了手,還在他們面前立什麼牌坊。

  江予嚴沒用槍,短刀從腰間拔出,另一隻手捂上了白清的眼。白清睫毛眨啊眨的,像一片羽毛輕輕的刮在江予嚴的手心。

白清聲音不同於在戲臺上的清麗,尾音慵懶,「江司令,這有什麼不能看的?」

  是啊,有什麼不能看的?還真以為他白清是個金枝玉葉的少爺了?

  白清拉下江予嚴的手放到唇邊,呼出來的氣息打在他手裡癢癢的,溫熱的舌尖舔過手心流下一片濕痕。

  「可不就是他們說的那樣嘛,不過江司令喜歡就好啦。」

5

  江予嚴氣的一周沒理他,白清也樂的清閒,每天唱唱戲,逗逗貓,再喝杯茶。

  還是江予嚴先服了軟,眼巴巴的來找他,也學著別人的樣子捧了花來,豔麗的玫瑰花,寫了酸掉牙的情話。

  花都送到白清眼前了,還偏著頭不看他,傲嬌的不得了。

  「看著好看就買了,不喜歡就扔了吧。」

  白清看著情話「噗」的一下笑出來,江予嚴伸手去搶,白清把花抱在懷裡,挑眉看著江司令惱羞成怒的樣子,老男人還真是可愛。

  江予嚴單方面的就認為小白原諒了他,把人抱住懷裡親的喘不過氣來,才把一雙白玉一樣的手指握在手裡把玩。

  「小白,我要上戰場了,你等我。」

  白清一怔,指尖微顫,仰起頭看他:「喜歡我的人那麼多,憑什麼等你?」

  江予嚴也不惱,強硬的和他十指相扣又舉到他眼前:「我看這青鶴城誰敢娶江夫人。」

  老年人不止可愛,還霸道。

  那之後白清就沒有江予嚴消息了,果然是榆木疙瘩,都不知道寄封家書回來。

  江予嚴是寫了信的,他沒什麼文化,搜腸刮肚才找了那麼幾個字擺在信紙上,讓別人代寫他又覺得不真誠,自己寫了也沒有讓人送出去。

  戰火紛飛的地方,戰場總帶點晦氣,小白身子不好,這份晦氣,就不給他帶過去了。

  等日後和平了,他一定平安回家,娶小白做夫人,大喜的日子,總能去去晦氣的。

6

  後來怎麼樣了呢?

  榮華院那位大紅大紫的角兒,在戰爭平息之後,八抬大轎的入了江家的門,紅妝鋪了十裡之長,可惜長亭盡頭無人迎親。

  曾經有一個人說過,小白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他想把小白娶回家,做夫人。

  那個人還說,他的小白,千金為聘都少,還要拜過祖宗,寫進族譜,執手一生。

  可那個人,食言了。

  江予嚴終究是沒回來,厚厚的一遝家書兜兜轉轉被送到了江家,那個識字不多的男人,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句話。

  想娶小白,想回家。

  他是英雄,把命留在了戰場上,可他又是狗熊,說話不算話。

  還用一腔深情換了他拿餘生思念。

  沒人娶,那他就自己嫁吧,嫁進江家,做江夫人,替他守著青鶴城,日後,去尋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