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王爺攻x炸毛將軍受:王爺半夜帶著將軍去遛馬?簡直不要太刺激了(跑車)

洋栗子 2021/06/22 檢舉 我要評論

入夜的營地,劈啪作響的篝火聲襯托得夜晚格外寂靜,唯有赫羿躺在軍帳中輾轉反側。

「嘶,這大熱天的,你放著王府不住,幹嘛非要來軍營睡覺,往外邊去點。」赫羿推了推像八爪魚一樣扒住自己的晟長澤,企圖讓自己涼快一點。

晟長澤就著身邊人的手勁轉了個身,仰在涼塌上,一條腿搭在床邊晃啊晃。

「王府太大了,將軍只留我一個孤家寡人,未免太寂寞。」一邊說著,晟長澤一邊不安分地總手去戳赫羿露在薄被外的一截腰肢。結實又彈滑的觸感,讓人愛不釋手。

「天氣這麼熱,確實是睡不著,不如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快活快活」

「不去,不聽,不想動。」赫羿往裡一翻,將正在作惡的手指壓在身下。他太瞭解某些人在打什麼算盤,十分果斷地拒絕了祁王殿下的建議。

「不用你動。」晟長澤不容拒絕,將只穿了一條褲子的人攔腰扛起,出了大帳向馬上一丟,絕塵而去。

「晟長澤,你把小爺放下來!我的肋骨快被你顛折了!」赫羿掛在在馬背上大聲嚷嚷。

「別亂動,要掉下去了。」晟長澤惡劣地拍了一下赫羿翹挺的臀部,一把將人薅起來,幫赫羿調整成比較舒適的坐姿。

兩人一路縱馬,來到營地不遠處的一片池塘邊,晟長澤放緩了馬兒的步伐。借著月色欣賞眼前上身未著寸縷的誘人身體。常年習武的赫羿擁有健康的膚色,線條分明的肌肉勾勒出漂亮的輪廓,在腰下紮緊的腰帶嚴守崗位,阻隔著自己的視線入侵更加隱秘的部位。晟長澤舔舔自己有些乾燥的唇邊,湊近已經開始鬆懈的身體。

夜色深沉,池邊泛起的微風帶來一些舒爽的清涼,赫羿的心情也漸漸放鬆,困意襲來,迫使自己微微靠向身後的胸膛。才不過一瞬,左肩傳來的刺痛感就讓人瞬間清醒。

「嘶,晟長澤,你是屬狗的嗎?」赫羿忿忿回頭,欲要指責,卻對上一雙情欲氤氳的鳳眼。

「喂喂,不是吧,你不會要在河邊。。。」

話還沒說完,就被賦上帶著些急躁的吻。馬上的親密距離,不容赫羿去躲避,只得在心中叫苦不迭。

這樣的晟長澤,赫羿最熟悉不過。但如此大膽的作為,確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唔。。。哈。。。」幾乎快要背過氣去的一吻,得以喘息的赫羿已經沒有其他的思考能力,揪著韁繩撐住馬背,胸膛劇烈地起伏喘息。

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抹抹嘴就要罵人。

「晟長澤,你要親死我不成?」

「噓,這才剛開始,心尖兒。」

晟長澤附在耳邊的嗓音沙啞低沉,一聲心尖兒叫得赫羿頭皮發麻。不安地咽了一口口水,就隔著布料感覺到一團炙熱堅硬的物體頂住了自己的尾骨。還沒來得及逃脫,腰部就被一雙大手牢牢鉗住。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就從馬背上反轉成面對晟長澤的姿勢。身下開始顛簸,應當是晟長澤讓馬走了起來。赫羿軟下語氣,輕聲懇求道:

「這可是馬上,有些。。。危險吧?要不然我們回營地,王府,哪都行。就別。。。」

感覺到赫羿有些抗拒,晟長澤用拇指輕撫他的嘴唇,以示安撫。

「抱著我,不會掉下去的。」

「可是。。。唔啊!」赫羿還想辯解,身體突然被不知何時溜進去的手指闖入。雖然嚇了一跳,卻沒有預料中的疼痛。反而是一些冰涼滑膩的東西在自己的深處擴散開來,竟然意外地有些舒服。

這個滾蛋,居然在這種時候也隨身帶著藥膏,真是個無賴。赫羿心中暗暗腹誹,手上卻老實地抓著晟長澤的腰肢。

「還說不喜歡,我的腰都快被你掐斷了。」晟長澤感覺到腰上的力量,故意挑逗。

「我呸,小爺是是是怕掉下去。。。啊!你故意的!」赫羿被戳穿了想法惱羞成怒,剛要強詞奪理,就被一陣炙熱貫穿。

「噓,心尖兒,你叫這麼大聲,是要讓將士們出來圍觀他們的將軍馬術卓絕嗎?」晟長澤嘴上制止,身體卻隨著馬蹄顛簸的節奏,壞心地頂弄。

「嗯。。。混,蛋。。。」赫羿覺得自己的頭腦都被身體裡不斷膨脹的東西攪得一塌糊塗,幾乎無法思考。破碎的音調讓任何反抗都變得毫無威力。抬起手臂想去遮擋自己羞恥的神色,卻被晟長澤一把按住。

「別鬆手,我可不想摔壞了我的心尖兒。」

晟長澤一口一個心尖兒,赫羿只覺得羞恥的意味更盛。

「哈~啊!別。。。別叫。。。嗯!」

「別叫什麼?明明是你叫的更大聲,心~尖兒~」晟長澤將身下人的神色看在眼裡,只覺得自己口是心非的小將軍越發可愛,故意拖長了那羞人的昵稱,手上也不安分地揉捏起那兩朵櫻紅。

感覺到緊窄的內裡開始變得滑//膩//濕潤,晟長澤放開在赫羿身上「作惡」的手,提緊韁繩,讓馬兒高高越過一片溪徑。

「啊!」伴隨著馬兒昂起的身姿,赫羿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向晟長澤的方向墜落。炙熱的長箭徑直闖向最敏感的靶心。來沒有這樣深入,是在床笫間或是任何時刻都不能比擬的。赫羿覺得自己幾乎被捅了個對穿,腦子裡只剩下快感衝擊過後的一片空白。

晟長澤伴隨著馬兒賓士的節奏一刻不停地進攻,赫羿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變得輕飄飄得,在馬背上,在晟長澤的懷中,在洶湧澎湃的浪潮裡,不斷地被拋起,墜落,再拋起,再墜落,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道已經在兇猛的攻勢中泄了多少次,赫羿覺得自己連手指都抬不起來的時候,終於迎來了晟長澤最後的衝刺,兩個人再一次同時在歡愉的潮水中同時釋放。

月色西沉,遠處的天空隱隱已有青白色。晟長澤滿意地欣賞了一遍自己在赫羿身上留下的痕跡,將人扶坐起來趴到自己肩頭上。原本已經脫力的人在湊近脖頸的一瞬突有了力氣,洩憤似得拼著勁在上面咬了個牙印,便軟趴趴地窩進自己懷裡。晟長澤感覺到頸間那幾乎和舔沒有差別的癢麻好笑地搖搖頭,脫下外袍將人裹在懷裡,輕鞭快馬奔向漸漸被晨光籠罩的營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