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老夫老夫的甜蜜日常:想要通過體力勞動換錢的小攻,屢試不爽~

洋栗子 2021/04/27 檢舉 我要評論

裴紹謹錢包連著身份證一起丟了,所有的相關帳戶全都凍結了。

竟然恬不知恥的找梁冬冬騙吃騙喝,被我抓個正著。

翌日,他在床上宣佈,「我要自力更生,賺零花錢!」

我深切同意,「下去!老子要換床單!」

他一骨碌從床上下去了,我沒有理會他,忍著腰疼換好了床單後,去給這個罪魁禍首弄早餐。

誰知道剛走到廚房門口,他便突然出現了,還遞給了我一張紙。

「這什麼?」

「菜單。」他腆著個笑容,跟今天早上的陽光一樣明媚,「我的勞動價目表。」

我認真看了看這上面的內容,念道:「掃地三塊,拖地三塊五,出去買早飯五塊……誒?為啥是買早飯不是做早飯?」

他抿了抿嘴,「那你可能還需要額外支付送你去醫院的費用……」

「……打擾了,你做的早飯確實不能吃,我再看看哦,捏肩五塊,揉腰五塊,捶腿五塊五……」

「價格公道,童叟無欺。怎麼樣老闆,體驗一下嗎?」

我想笑得不行,又看他可憐巴巴的,於是摸出了10塊錢,「先來個捏肩揉腰的套餐。」

裴紹謹狗腿得笑了笑,開始給我按壓肩背。

他身高腿長,還經常去健身,力量和溫柔並存,確實挺舒服的,尤其是他在給我揉腰的時候,畢竟是始作俑者,自然知道怎麼按最舒坦。

我看著他的價目表,十分滿意。他人雖然看起來傻乎乎的,但字體優雅俊逸,自有一派風流瀟灑的味道。

按了一會兒,他便停了,笑嘻嘻的問我,「舒服不?」

「嗯,挺舒服,來吧,吃飯,吃飽了把梁冬冬接過來。」

裴紹謹不高興了,「他怎麼還來?」

「我姐出差啊,再說,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裴紹謹撇撇嘴,「吃他幾片薯片還告狀,不是朋友了。」

我笑得前仰後合,捏了捏他的臉,「你好好在家工作,我去店裡了。」

裴紹謹溫柔的靠在椅背上,沖我點點頭。

他只在我面前冒傻氣,我知道也喜歡的不得了,何德何能遇到這麼一個人間大可愛呢?

我喟歎著出了門。

再回來時,屋裡在放柯南,裴紹謹正捂著梁冬冬的嘴,見我回來便笑眯眯的放開了手,大步上前抱住了我。

「你回來啦?」他接過我的圍巾和大衣,「今天忙不忙?」

「還好,」我對剛和我打了招呼的梁冬冬道,「你沒欺負裴叔叔吧?」

梁冬冬不講兄弟情直接告狀,「他捂著我嘴,不讓我說話!」

「因為你劇透。」裴紹謹幼稚的控訴。

我笑得快裂開了,不再理會他們倆吵架,進廚房去做飯了。

裴紹謹瞬間對動畫片沒了興趣,纏著我問這問那。

我和他正說著話,梁冬冬激動的喊聲從客廳傳來,「舅舅,舅舅,我也想要零花錢。我比裴叔叔便宜!你看我已經掃過地了,我只要一塊錢!」

裴紹謹難以置信的轉頭去看他的好兄弟,我隔著空氣都能感覺到他眼裡的殺氣。

啼笑皆非之間,兩個人開始了價格戰,我笑而不語,坐收漁利。

等飯做好再出來看時,說是窗明幾淨也不為過。

我掏出兩張紅票票,一人給一張,終止了這場無聊的價格戰,讓他倆吃飯。

飯後,我們把梁冬冬送回了他家,和姐夫打了個招呼就回來了。

剛一進屋,裴紹謹就遞給了我一個粉紅色的小紙條。

「這又是啥?」

「服務功能表。」

我皺皺眉,順手把大衣遞給了裴紹謹,念道:「更衣,五塊,親臉一塊,親額頭一塊,親嘴兒,五毛?啊這……唔。」

裴紹謹在唇齒相依之間,露出了狐狸一樣的笑容,「老闆,親親套餐體驗一下吧?深度按摩也特價優惠!」

「唔……放開我……嗯……不行……」

「你勞務費都支付了,我可是正經生意人!」

半夢半醒之間,我看著搖晃的房頂,欲哭無淚,想起晚飯時那紅票票,暗罵自己——我真是錢多燒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