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兩情相悅#你答應我和你考上同一個城市,就送我一個禮物的~

洋栗子 2021/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盛夏炎熱,等到傍晚才捕捉到幾縷沁人心脾的涼風,殷書鶴買了兩瓶汽水,一扭蓋,氣泡「咕嚕」爭著往上湧,他趕緊遞給身邊的人,催促道:「快喝!」

季冉剛打完球,這會兒臉曬得紅紅的,一陣兒一陣兒地燒著,他喝了一口汽水,把瓶子貼在臉上,冰涼涼的,朝著殷書鶴笑,夕陽巧鍍,笑意燦燦。

「殷書鶴,你大學想去哪個城市?」

「不清楚,考上哪就哪吧。」

殷書鶴答得隨意,但整個實中的人都清楚,像殷書鶴這種學神,目標只能是國內數一數二的金牌學校。

季冉也不在意,他緊緊跟在殷書鶴身邊,小聲回道:「到時候你考哪個地方我也去。」

「你也去?那麼黏我啊?」殷書鶴打趣道。

季冉支支吾吾說不清話,抱著球想跑,沒跑幾步就被人從後背摟住,兩個人嬉嬉鬧鬧,笑聲朗朗,身影在寂靜空曠的操場上拉長。

這一刻,少年還未戳破心事,你不言我不語,但彼此之間的曖昧與心動,卻滲入在忙碌繁重的學習生涯裡,點點滴滴,綿長又難忘。

盛夏說長也不過一季,熬過炎熱,迎來的便是爽利的夏末。

當季冉興致衝衝地拿著錄取通知書跑來找殷書鶴時,人正在書店打工。

「我考上了!考上了!」季冉高興得活像得了某市狀元,跑得氣喘吁吁的,眼睛卻快笑成一條縫兒了。

儘管他考上的並不是殷書鶴那一所,但他們如願同在一個城市了。

「知道了,你能不能先下來再說?」殷書鶴無奈地朝他指了指。

季冉才意識到自己還在樓梯上,他繼續噔噔噔地往下跑,殷書鶴放下書庫的活,回首一看,差點嚇出心臟病,立刻跑上去握住差點踩空的人。「悠著點!」他的心還在砰砰跳。

「這不有你嘛!」季冉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仿佛在撒嬌,「你看吧,我說過了,你去哪兒我肯定也能去!」殷書鶴是提前被錄取的那一批,季冉知道後心一直提著,盼著自己這消息盼得茶飯不思。

「恭喜啊!」殷書鶴這一刻不禁笑了,他被眼前這一雙亮晶晶的眼閃得心情也明媚了好幾許。

「獎勵呢!你說過我考上了就給我獎勵的!」

「什麼獎勵?」殷書鶴努力壓了壓上揚的嘴角。

「明知故問呢你……」季冉不服氣地把人衣領一扯,一拉,兩人額頭相抵,呼吸重合,昏暗的地下書庫裡彼此的神色不明不楚,卻有一股濃濃的思欲愈燒愈旺。

季冉向前輕輕碰了一下殷書鶴的唇,輕聲說道:「給我的禮物蓋個章,不過分吧?」

殷書鶴無言,只好把人帶過來將方才淺淺的吻加深,沒有章法可言,唯有一腔愛意滿滿。

這一天,是少年們確定心意,捅破窗紙的一天。

好幾個仲夏的熱烈終究得到了心滿意足的回應。

上大學後,季冉和殷書鶴都挺忙的,見面較少,大部分時候只能靠語音或視訊聊天解解悶。

季冉還好,性格本來就是那種活潑開朗型的,很快就和宿友們,和部門裡的人玩成一片,大家也因此都知道了季冉有位學霸男友,時常揪著這個話題打趣。

而殷書鶴不一樣,性子較冷,和同室宿友相處了一學期了,大家也就才知道人家有位經常夜聊的好朋友,其他的情感私密,一概成迷。

這次五一放假的時候,殷書鶴忽然問了宿友們一句:「你們都回家嗎?」

「回啊,你不回嗎?」宿友甲回道。

「不回。」

「這樣啊,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家那玩?」宿友乙提議道。

「下次吧,朋友過來找。」

「哦哦!是不是你經常聊天那位?」宿友丙一下子好奇起來。

「嗯。」

「住我們宿舍嗎?沒事,我們不在,床管夠。」宿友甲附和道。

「他睡我床。」殷書鶴一口回絕。

「嗨,客氣啥,兩個大男人一塊兒多擠。」

「我記得他叫季冉是吧?沒事,大家也都挺熟的。」雖然壓根沒見過面,但宿友們還在熱情似火地爭著奉獻自己的床位,他們高興啊,難得今天殷書鶴話挺多的。

誰知殷書鶴一聽有點生氣了,語氣不善地回道:「不了,他只睡男朋友的床。」

宿友甲:「……」

宿友乙:「……」

宿友丙:「……」

原來,是好朋友也是男朋友!

這一下好了,寢室終於安靜下來了,而某臨時拉的群,明明只有三個人,資訊卻瘋狂轟炸起來……

季冉如願來到殷書鶴宿舍的那晚,頗有興致地打量著他們宿舍的床位,殷書鶴一看不滿了,摟著人不讓看,賭氣道:「我的床只有一張,別看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