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Alpha混混X富二代beta:沒想到,有一天我小A也會被壓制,還挺開心~

洋栗子 2021/07/26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老大,老大!高一那個小兔崽子又來找茬!你可得給我們做主啊!!」

一個劃破空際的男高音讓原本如同鬧市的六班瞬間安靜了下來,班裡三三兩兩的學生停下交談,全都望向了門口那個鼻青臉腫的胖子。

胖子被揍得左眼高高隆起,讓本就狹窄的眼睛徹底變成了一條縫。他的嘴角磕出了血,腫得像是剛出爐的烤腸,滑稽的讓人目瞪口呆。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一個人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後大家跟著笑了起來,甚至好幾個人笑得站不住蹲下了身子,笑得淚花都飆了出來。

門口的胖子也從來沒這麼狼狽過,他可是從高一起就跟在陳柏川身邊的人,這個學校裡誰不給他三分薄面?這麼一想,他就對高一那個小兔崽子更加憤恨,於是快步走到了教室後排靠窗的座位旁。

座位上坐著的陳柏川絕對算得上是叛逆少年,他頂著一頭橘紅色的短毛,下唇上掛著唇環,手上則戴著一堆稀奇古怪的飾品,看起來像是哥特風的狂熱愛好者。

不過好在陳柏川長相出眾,又是非常少見得Alpha,平日裡除了被紀委扣個分,但也沒人說他什麼。

能和陳柏川審美相提並論的是他的中二,自從他被檢測出第二性別是Alpha後,他便臭屁的認為自己是人群裡的中心,甚至在上高中後當起了小混混。

其實陳柏川的中二也是有實踐支撐的,作為Alpha的他身體體能非常好,沒多久就當上了自己級部混混的頭兒。

一呼百應的成就感讓陳柏川從中二變成了中二病,只見他聽到胖子的告狀後,先是狠狠拍了下桌子,然後起身踹翻自己的椅子說道:「我本是見他年齡小,不想欺負他,沒想到他竟然蹬鼻子上臉!欺負我的兄弟!胖子,這事我給你們做主!」

「好!老大威武!」一旁的胖子像是個海獅,瘋狂的鼓掌,不過他小聲湊到陳柏川身旁說道:「老大,老師說你下次再破壞公物,就,就叫家長。」

「哎呦我艸!」陳柏川嚇得一哆嗦,連忙把椅子扶了起來,上次被叫家長,他回去被兩個爹揍得三天下不了床。

要是再被叫家長,他還能活?

陳柏川氣勢不高的跟著胖子去了學校後操場的小樹林,這裡是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也是打架的聚集地。

「老大,就是這個小兔崽子!!」

胖子突然指著一處隱蔽的角落,陳柏川順著望了過去。

那個人的碎發在陽光的沐浴下微微偏黃,他的眼睛狹長上揚,眼尾還有一顆痣,是個難得的美人兒。

陳柏川看的眼睛發直,臉的兩頰還帶上了可疑的紅暈。

陳柏川小聲詢問身邊的胖子,「你確定是他?」

胖子氣憤的嗯了聲,像是被搶了錢似的,雙拳緊緊攥著。

陳柏川也不是貪圖美色之人,在得知眼前美人兒是那個欺負他兄弟的人後,那些旖旎的想法就煙消雲散了。

「喂,你一會兒跟著走,和我兄弟們道個歉,這事兒就算過去了,行麼?」

對面的莫貅還沒說話,胖子就先開了口。

「誒?!老大,這事兒怎麼能道個歉就算完呢?上次有人只是說了兄弟們兩句壞話,就被你揍得好幾天沒能來學校,這……」

陳柏川不耐煩打斷道:「你是老大還是我是老大?胖子,你今天是被氣糊塗了麼,拿我當槍使?」

陳柏川因為煩躁,身上的資訊素沒能收住,雖然他的資訊素對beta沒什麼用,但還是會有壓迫感的。

「沒有沒有!」

胖子嚇得連忙搖頭,陳柏川沒打算為難他,於是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行了,看你傷的不輕,我也心疼,你先去醫務室吧,我一會兒帶他和你們道歉。」

陳柏川這打一拳給一顆甜棗的套路忽悠住了胖子,胖子走掉後,他也沒把當回事,剛想說讓莫墨跟他走,一個非常快速有力的拳頭就對著他就臉沖了過來。

陳柏川反應速度很快,但因為他的輕敵,臉上硬是挨了一拳。

「嘶!」

陳柏川被這一拳打的有些發懵,他吃痛的吸了口氣,「我艸,你不講武德,竟然搞偷襲,我……」

陳柏川話音未落,莫墨就黑著臉又舉起了拳頭,陳柏川也不是吃素的,立馬和莫墨打了起來。

陳柏川可悲的發現,當了三年混混頭兒,從來沒有打過敗架的他,竟然不是眼前這個美人兒的對手。

就在陳柏川手指快被掰斷的時候,他被莫墨這副不怕死的模樣嚇到了,連忙求饒道:「啊啊,疼!兄弟,我認輸我認輸!」

「認輸?」

莫墨戲謔的聲音讓陳柏川疑惑的抬起頭和莫墨對視起來,近距離下莫墨的俊美變成了狡猾,他笑得像個狐狸,這讓陳柏川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你,你,你想幹什麼?」

莫墨沒說話,只是握著陳柏川手指的手突然用力,讓陳柏川發出了豬被殺時的嚎叫聲。

「艸!哥,哥!我錯了!你想幹什麼都行!!!」

「嗯,這才對」

莫墨得到滿意的回答後,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鬆開了陳柏川的手,他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狼狽的陳柏川,半響才悠悠開口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是個beta,感受不到資訊素,按理你們Alpha對我來說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可是不知為何,我只能對Alpha勃↑。前段時間我幹了些壞事,被家裡老爺子扔到這兒偏僻的鄉下上學,而這兒方圓十公里只有你一個Alpha,所以……」

莫墨突然蹲下身子,他唇貼在陳柏川的耳垂上,手隔著褲子擠進陳柏川的臀縫間,十分下流的說道:「你要給當我pao友,當下面那個,知道了嘛?蠢貨。」

此時的莫墨壓根看不起這種小地方的陳柏川,甚至還提前準備了一份合同,生怕陳柏川以後會黏著他不放。誰成想,最後把合同當成救命稻草,哭著求著陳柏川不要離開的人,也是他。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