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腹黑鄰居x單純小畫家#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畫家,想要我就直說嘛~

洋栗子 2021/04/29 檢舉 我要評論

小畫家有點社恐,放假回家也從來都不出門,平時就喜歡一個人悶在房間裡畫稿子,家裡還養了兩隻性格歡脫的貓,所以他偶爾也會雨露均沾地去擼擼貓。

但是他最近有點煩惱。

最近樓上的房客的衛生間一直在滲水漏水,直接禍及到了樓下。每次他去衛生間看的時候,都會發現那裡莫名多了很多積水。

終於有一次受在浴室裡滑倒之後,他終於下定決心要去興師問罪了。

他氣勢洶洶地跑到樓上,極其有禮貌地敲了幾下門。

沒想到開門的是一個大帥哥,而且還是個心情不太好的帥哥。他穿著黑T恤黑褲子,表情陰鬱,面色不虞,濃重的烏雲仿佛化為實體般盤旋在頭頂。

小畫家一下子就慫了。

「你家這幾天一直……在漏水,希望你可以想辦法解決一下。」

攻敷衍地哦了一聲。

「明天我找人去看看。」

小畫家回到家之後越想越氣,明明是對方做錯事了,怎麼現在搞得好像是他的錯一樣!

小畫家躺在床上對著空氣一頓猛揍,他呆滯地看著那白白的天花板,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壞念頭。

而後他興致勃勃地拿起了自己的畫板,構思了一個小可憐被霸道鄰居欺負的故事。

他把自己的作品發到在自己常用的社交平臺上,他的粉絲瞬間都湧了過來,紛紛對著霸道鄰居這個角色真情實感地一頓討伐。

小畫家看到這之後,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頁面。

殊不知第二天,霸道鄰居本人主動找上了門。

他依舊黑著那張帥臉,只是囂張氣焰弱了不少,整個人看上去和煦了一些。

「好久不見啊,小鄰居。」

小畫家一陣心虛,「你……有事嗎?」

鄰居攻姿勢懶散地倚在門邊,表情帶著一絲玩味。

「我是來賠罪的。」

小畫家警覺地看著他,「你又沒把我怎樣,幹嘛要賠罪?」

說完之後,小畫家才後知後覺自己的話有點歧義。

雖然事實上的確是攻並沒有把他怎麼樣,但他總覺得自己把話題引向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這樣嗎?」

「可是我覺得,我昨天態度有點差。」

小畫家想都沒想,立刻搖頭,「沒事沒事……我不介意。」

把自己的霸道鄰居送走之後,小畫家覺得自己身心俱疲,他突然有種在背後說人壞話然後被當事者現場抓包的羞愧感。

他急忙回到自己的社交平臺上,把那篇畫稿給刪掉了,並附文——其實鄰居先生也沒有那麼凶啦,都是我的錯!

因為要解決衛生間的問題,兩個人後來也見了幾次面。

好在這幾次交流,鄰居先生的心情好像都很不錯的樣子,並沒有第一次見面是那樣不耐煩。

衛生間漏水的問題解決完之後,鄰居先生後來還多找了幾次他,似乎是在賠罪,還是有其他目的,反正他的態度好了許多。偶爾轉轉性子,變成一個體貼親切的鄰居,不僅給他帶吃的,還會約他出去玩。

後來小畫家發現這位鄰居先生其實還挺好相處的,並沒有第一次見到他時他所預想的那麼惡劣。

相反,他算是一個蠻體貼蠻有反差感的人。

有一天小畫家在很認真地畫自己的稿子,然後他發現自己構思新角色的時候莫名地把那位霸道鄰居的臉給代入進去了。

不行不行不行!

小畫家覺得最近的自己很不對勁!

有一天兩個人從遊樂園玩樂完回家,鄰居攻把小畫家送到了家門口。

然後他們竟然發現小畫家的門鎖有被人撬過的痕跡。

小畫家一瞬間被嚇得躲到了鄰居的身後,鄰居把他護在身後,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後來他們進去的時候發現小偷已經走了,小畫家的家被翻得亂七八糟的,看來是被小偷大肆掠奪過一遍。

小畫家第一時間是跑去了臥室,當看到他的手繪圖還完好無損地放在原位時,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攻站在他身後,「你畫的是我嗎?」

小畫家被嚇得一激靈,趕緊把那現成的證據藏在了身後。

沒錯,那一堆手繪畫的內容都是關於鄰居的。

「覺得好看……就畫了。」

鄰居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要畫畫的話,可以不用偷偷的。」

「我可以當你的模特。」

「你要什麼姿勢都可以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