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一不小心撿了個黑幫大佬帶回家#大佬最大的愛好就是賺錢回家給愛人買小玩偶~

洋栗子 2021/06/26 檢舉 我要評論

阮源是個在夜市賣小玩偶的小商販。

三個月前,晚上十二多,阮源照常收拾好攤子,提著大包小包回家。

租的房子在一條小巷子後邊,阮源性子膽小,每次過這條黑乎乎的巷子,阮源都會提心吊膽怕會有新聞中說的的壞人。

等再多存些錢就換個房子,換個不用過黑乎乎巷子的大房子。阮源正想著突然聽到巷子前方傳來一陣聲響,他嚇得急忙把手電筒照著前面。

巷子邊上,有一個男人靠在牆上,突如其來的強光讓他不適應的伸手擋在眼前。

阮源鼓起勇氣,緩慢的走過去。男人穿得西裝革履,但領帶松垮的散著,露出來的白襯衫也染了血。

男人因為疼痛而發出粗重的喘吸,往阮源的方向爬了兩步伸手抓住阮源的褲腳。

阮源嚇的一個趔趄,因為男人的動作,阮源看到了他後腦勺的一大片血跡。

還在流血!阮源顧不上害怕,忙掏出手機打120,救護車很快就來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男人脫離了生命危險,轉到普通病房,阮源前前後後交費、拿藥。好不容易存起來的小金庫又所剩無幾了。

男人還處在昏迷狀態,阮源不放心,索性也在病房的另一張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男人醒來,阮源問他叫什麼,家哪裡的,結果男人一問三不知,茫然的看著自己,阮源以為男人在耍花樣。把醫生叫過來,醫生說是因為腦部受到重物撞擊導致暫時性失憶。

失憶?對上病床上男人無辜的眼睛,阮源扶額歎氣。

在醫院住了兩個星期後,阮源把男人帶回家,在廚房簡單的做了幾個菜,招呼著男人過來吃飯。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阮源夾著菜問男人。

「不記得了」男人言簡意賅的回答道。

「好吧,你就暫時住在這裡,等你恢復記憶後記得把藥費還我,對了還要給我房租、房費,還有我給你買的衣服,褲子啥的」

男人聽到這話笑出聲來,點了點頭。

男人很少笑,一笑起來,眉眼彎彎的,配上那張冷峻的帥臉,很難不讓人心動。

阮源紅著臉,快速的扒拉著碗裡的飯。

「你不記得名字了是吧,要不叫小夏吧,現在剛好是夏天」

男人心裡吐槽怎麼會取這麼土的名字,表面卻還是應和著阮源點頭。

阮源租的房小的不行,就一間臥室,床還特小。阮源正擔憂著兩個人要怎麼睡呢。

男人說他打地鋪就好了,阮源及時制止了,男人傷還沒好全,受涼了的話又得花錢去醫院了。

阮源讓男人睡床,自己打地鋪。

男人把他抱上床,一塊躺在床上「你是主人怎麼能打地鋪,一起睡吧」

男人身形高大,腳都伸到了床外邊。

床太小,男人緊緊的摟著他,才沒掉到床下。

兩人靠的太近,阮源甚至能聽到彼此的心跳,他紅著臉「你會不會很擠啊」

「沒事,擠擠就好了」

「哦~」

接下來的日子,阮源每天出去擺夜攤掙錢養家,男人失憶了但人不傻,借了阮源的錢在家投股票,阮源開始還怕自己那點錢會輸光,結果當男人把本錢連帶高額利潤給他的時候,開心立馬跑去商場進了好多小玩偶。

男人也會在家做飯,打掃衛生,等阮源快收攤的時候接他回家,偶爾也會幫他擺攤。

小日子一天天過去,兩人也在生活中對彼此更加瞭解,談起了戀愛。

阮源以為他們會一直過著自己的小日子的時候,某天晚上收攤男人沒來接他,回到家也沒看到男人。

阮源急忙掏出手機地給男人打電話,結果發現他給男人買的手機正孤零零地放在客廳茶几上。

阮源慌了神,他不知道可以通過什麼方式去找男人,他連男人的真名叫什麼都不知道。

失眠了一晚上,第二天男人也沒回來。一個星期後男人還是沒有回來。

他恢復記憶了,發現他不喜歡我了,所以就不要我了。阮源努力想要自己忘記男人,可每當自己空下來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想起他。

男人離開了快半個月,某天下午阮源去商場進貨,在一家門店的轉彎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緊忙跟過去,男人和一個端莊優雅的女人一起進了一家高檔咖啡店。

男人梳著精緻的頭髮,穿著價格不菲的西裝,和他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原來是跟別人在一起來啊,所以才不要我的,眼淚忽的一下湧了出來。

店員看到他一直站在那裡,出聲詢問「先生,你需要些什麼嗎」

店員的聲音才讓他發現,自己不自覺地跟著進了咖啡店。

男人許是聽到聲響,反過頭來,看到是他後一臉震驚。

阮源倉促的跟店員說抱歉,跑出咖啡店。

男人緊跟著他跑了出來,抱住他「源源,你怎麼在這」

渣男!被我抓包了吧,阮源抹掉眼淚生氣道「既然你恢復記憶了,那就把我的錢都還我。」說完後,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男人親他眼角的淚「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我都給你」

男人接著說「源源,我之前恢復記憶後沒聯繫你,是因為那時候還沒查出害我的人是誰,怕會連累你。」

「那你現在也沒主動聯繫我啊,還是我跟著你你才跟我說,我天天那麼想你,你卻什麼都不告訴我」

「源源,處理好那幫人後,我就在想你那麼好,而我幹的都是些見不得人的事,覺得配不上你,所以一直在清理手下的勢力,準備轉行。對不起源源,都怪我」

阮源在他懷裡哭了好一會,擦乾眼淚後打著哭嗝問他「那剛剛那個女人是誰」

「是新談的合作夥伴」男人伸手給他順背。

阮源立馬從他懷裡離開「啊,那你還不快回去」

男人重新把他抱緊懷裡「沒事,我跟她說了我要去追男朋友了,約著下次再談」

阮源心裡泛著一絲甜蜜「你叫什麼名字,我要重新認識一下」

「我叫顧喆,你呢」

阮源咧嘴笑「我叫阮源」

後來,兩人搬進了大房子,顧喆覺得阮源擺夜攤太辛苦了,租了商場裡地段最好的門面讓阮源賣娃娃。

顧喆把自己所有財產都轉到阮源名下,順便把自己也轉給了阮源。阮源這下可真成了大富豪。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