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玩笑#黏人學弟被揭穿乖巧面目:再試試看,我不相信追不到手,你等著吧

洋栗子 2021/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江北最近被一個小鬼纏上了,很是頭疼。

小鬼叫謝裕,白白瘦瘦的,袖口下的手腕很細,和尖尖的下巴一樣讓江北看著想皺眉。

好瘦。

謝裕是比他低一屆的學弟,很外向,不然也不會在不相識的情況下就湊到他身邊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學長,你去哪呀?」

江北沒理他,他就一直問,問的江北受不了了,屈起食指敲了敲手裡的書。

「我去上課。」

謝裕眯著眼睛笑:「奧,那學長什麼時候下課?我來找你。」

這回江北沒再任著他鬧,快步把他甩開了。

下了課,卻發現謝裕蹲在教室外的花壇上等著他,手臂一甩一甩的,四處張望著,像只倉鼠。

江北扶了扶眼鏡,扭頭想換個方向,沒想到謝裕早就發現了他,從花壇上跳下來,像兔子一樣跑到他身邊,笑著說了句:「學長,你下課啦。」

「你在這幹嘛?」

「我不是說要來找學長嗎?」

江北停下腳步,扭頭看他:「我們很熟嗎?」

謝裕也停下:「沒有很熟。但找著找著就熟了。」

江北又不說話,沒理他,抬腳繼續往前走。

謝裕就繼續跟著,自己說自己的。

謝裕的毅力很強,因為不管江北怎樣無視他,他都會賴在江北身後。

謝裕的臉皮也很厚。

比如現在,下著雨,他不知道從哪鑽出來,鑽到江北的傘下,濕淋淋的,頭髮尖都在滴水,像是落了水的小貓。

「學長,我沒帶傘,你帶著我唄。」

謝裕仰著臉,睫毛被雨水打濕,眼睛還是亮亮的,滿是乞求的看著他。

太可憐。江北沒法拒絕。

「嗯。」

過了一會謝裕卻得寸進尺:「學長,我沒吃飯,我現在好餓啊,你請我吃飯好不好?」

江北皺著眉看他,他雙手合十擱在下巴前,眼尾都耷拉下去,軟著聲撒嬌:「學長,你可憐一下我。」

真是。無賴。

江北扭過頭去,不看他,但還是應了一聲:「嗯。」

等菜都上了桌,謝裕又不吃了,撐著下巴盯著江北。江北放下筷子,也去看他。

「你不是餓嗎?怎麼又不吃?」

謝裕嘻嘻笑:「學長好看。」

江北要發火:「你……」

謝裕總是會在他的臨界點及時低頭:「好,我吃。」

他吃飯時喜歡把嘴塞的滿滿的,臉頰鼓鼓,看起來有了些肉感。

江北看著,過了一會又說:「油掉衣服上了,你是小孩嗎?」

「啊——」

謝裕擦衣服也像小孩。

謝裕實在纏的緊。

江北躲到圖書館,他也跟來。

隨手拿的書估計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一臉高興的坐到江北旁邊。

「學長,我陪你吧。」

江北把書移開一些,他就又湊上來。

「我喜歡一個人待著。」

「為什麼?」

「安靜。」

「那我不說話就好了。」

「……最好是。」

不說話就一直盯著江北,盯得江北不適了還知道乖乖移開一會,過一會再盯過來。

倒是說話算話,說不吵就不吵,盯累了就睡覺了。

輕微又平緩的呼吸聲在太安靜的圖書館也能被聽見,江北扭頭看他,看他細軟的頭髮被陽光映的泛光,下巴擱在書上,偶爾嘀咕幾句話,聽不清是什麼。

被太陽照的久了就皺了眉,江北抬手,放了本書立在他臉側,光便被遮住了。

睡覺比平時可愛多了。

江北不知道會在這條小巷遇到謝裕。

可那好像根本不是謝裕。

蹲在地上,手肘搭在膝上,細細的手腕晃著,嘴裡咬著根煙,火星一閃一閃,燃出一些白煙。

和平時乖巧可愛的樣子全然不符,只剩張揚與輕蔑。

旁邊還站著一個人,嬉笑著說:「讓你信口開河,追了這麼久,還沒追到,你就認輸吧昂,兄弟不會笑你的。」

謝裕一撇下巴:「還有一會,再試試看,我不相信追不到手,你等著吧,到時候記得叫我爸爸。」

江北盯了會謝裕漂亮的側臉。

嗯。原來是和朋友的玩笑。

倒是他自己認真了。

江北抬腳要離開,謝裕扭頭,看見了他。

煙被細長的手指拿下,謝裕站起來,迎著他的目光,笑的意味不明。

「學長,偷聽人講話是不對的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