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師》同人文,(忘羨)魏無羨被誰搞大了肚子【6】

小熊 2020/11/10 檢舉 我要評論

江澄狠狠拉住魏無羨的衣領,道:「不要你的金丹!魏無羨你聽到沒有,我不要你的金丹!」

魏無羨低頭沉默,看得藍忘機、聶懷桑等有些擔心。

魏無羨一揚臉,使勁捶開江澄,走到藍忘機身旁,道:「若我知道你會這樣幹,才不會給你,我不痛的嗎?」

藍忘機緊緊握拳,任他胡亂靠著。

聶懷桑歎了口氣,搖搖頭。

江楓眠知曉未來雲夢江氏會被岐山溫氏血洗,便道:「還請溫宗主給我江氏一個交待。」

溫若寒漫不經心道:「這不還沒發生嗎?再說了,你家被血洗還不是因為虞紫鳶欲斬來使。人人都知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偏她虞紫鳶不知道。笑話!」

溫晁嚷嚷道:「江宗主,你還不如管管你自己的兒子吧!忘恩負義的小人!竟敢如此對我溫氏旁支!」

江楓眠沒話講了,他想到遠在蓮花塢的江厭離,兒子風骨已斷,女兒雖靈力低微,可做宗主並不一定要多好的修為。

藍啟仁很失望,看平時江澄努力上進的,沒想到竟如此不記恩只記仇。

「感謝江少主的演講。那第二位與魏無羨有情愛糾葛的是他的最佳損友聶懷桑,請清河聶氏少宗主聶晟上臺。」

「大家好,我是清河聶氏少宗主聶晟。聶懷桑是清河聶氏的異類,聶氏崇武,他卻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樣子,最愛摺扇、話本。可他不是眾人眼中的無用紈絝「一問三不知」,實際上是算無遺策,天下為棋的高智商人才。」

眾人紛紛看向聶懷桑:∑(〟〇О〇)真…真的嗎!?

聶懷桑躲在藍曦臣身後,用摺扇遮住臉,掩蓋眼裡晦暗不明,因為他知道,唯有大哥出事,他才會不再藏鋒。

聶明玦:看來宗務什麼的我終於能歇口氣了!不過這小子真是皮癢癢。

藍啟仁揉揉眼睛,仔細瞅了瞅聶懷桑,瞅得聶懷桑發毛了才收回視線,怎麼一個兩個的都不是認知裡的那樣呢???

溫若寒頗感興趣,這聶家的二公子竟如此厲害,修為不行智商來湊,算計整個天下,也是個人物了。

「魏無羨與聶懷桑是最佳損友,這表現在他們一起姑蘇聽學的時候。魏無羨喜歡玩兒,又出奇會玩兒,聶懷桑喜好風雅之事,兩人一拍即合。那三月裡,魏無羨帶著聶懷桑逗鳥、抓魚、喝酒、看春宮,還替他打小抄。聶懷桑對魏無羨頗為感激,又興趣相同,慢慢地就喜歡上了他。」

藍啟仁:(#`皿´)<怒怒怒怒怒怒!!!

「魏無羨!!!聶懷桑!!!你們兩個,家規五百遍!!!」

聶懷桑、魏無羨:心塞(´-ωก`)

聶明玦大吼:「聶懷桑!!!你再這樣我鐵定打斷你的腿,然後一把火把你的藏品都給燒了!!!」

聶懷桑腿軟,哭唧唧地求饒。

藍忘機則冷冷地盯著聶懷桑,這人居然覬覦我的心上人!

聶懷桑片刻後,便感覺自己被一股冷氣從頭到腳包圍,急忙系緊披風。

「聶懷桑從求學結束後到血洗不夜天,只見過他三四次。岐山教化司時,因為聶明玦為保他狠心打斷了他的腿,故而沒有去。射日之征時,聶明玦怕聶懷桑出事,強行留他在雲深不知處。」

聶懷桑顫巍巍地摸摸自己大腿,原來大哥是真的會打斷腿啊。

「這裡要插進一個人,金光瑤。金光瑤,原名孟瑤,其父為蘭陵金氏宗主金光善,其母為思詩軒清倌孟詩。長大後母病逝,上金陵台認父,不被金光善承認,且一腳踹下臺階。不久,在做帳房先生時,于危難時收留藍曦臣。再輾轉,當了聶明玦的副使。」

金夫人揪住金光善的耳朵,道:「你這個老東西!居然把私生子給認回來了!你讓子軒如何自處!他可是金家唯一的嫡子!」

金光善畏懼金夫人,擦擦汗,討饒道:「是是是,夫人啊,子軒是金陵台的少主,那孟瑤我是不會承認的!」

金子軒頓感手足無措。

青蘅君、藍啟仁則不約而同皺眉。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