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民宿老闆×絕症富豪:你所愛的那個人,一定會跨越山海奔你而來

洋栗子 2021/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光臨@五月天语录~咳咳,這裏是小編洋栗子,每天帶給你最新鮮有趣的動漫資訊!一個人看動漫很好玩,但一群人看動漫更好玩!

「你要知道,世間可遇不可求的事如此之多,你永遠地獨佔兩樣,愛可以隔山跨海,我也會為你而來」

溫辰南還清楚地記得,那個人是在後門對出去那條小巷往外數第二棵銀杏的葉子落完的前一天來到這裡的

彼時天已幾近透涼,路邊的樹也盡數蕭索著,北風在街口呼嘯瘋跑,院子裡的落葉堆了好幾層,冷寒的空氣中隱秘地漫出幾分樹葉化腐與陰濕泥土胡亂廝混的味道,但時常會被屋裡的煙火味給掩蓋了去,不著半縷痕跡

冬日的陽光總是會比往常更迫不及待地撒到另一個半球,陸煬來的時候已是夜幕漸沉,街上的老式路燈在冷夜裡漾漾著蕩出一層暖黃的光

溫辰南在廚房搞鼓飯菜的時候聽到民宿門口那只他懶得換的破鈴鐺嘶啞著嗓子瞎叫喚了幾聲,喜歡窩在沙發上的胖橘貓也發出細細的叫聲

隨意扯過抹布擦了一下沾著水的手,溫辰南走到客廳,才想開口說冬天民宿不營業,在看到陸煬的第一秒又極快速地把這個念頭壓了下去,甚至很難看出它曾存在過

陸煬面對著大門口抽煙,側顏是一種格外冷然的精緻,臉色有些蒼白,鼻尖卻微微發紅,低垂著的眼瞼將眼底的情緒盡數遮蓋了去

夾著煙的那只手纖細修長,病態的白和和被輕度凍傷的慘紅泛泛著附在上頭,透過氤氳的煙,讓人瞧得也並不那麼真切

對於這樣不善意的寒冷天氣,他身上穿的過於單薄,不太厚的長款風衣襯得他身形越發銷瘦,周身甚至自然而然地多出一種寂寥感

「先生,住店嗎?」

溫辰南走到陸煬身後,手搭上陸煬帶來的那個黑色拉杆箱,他站得近,能很清楚地看到男人白皙的後頸和風衣領口未能遮掩的青紫淤痕的一角

陸煬似乎不太在乎他突然靠得那麼近,也並不急著回答他的問題,抬手抽了一口煙,細細吐盡了煙氣這才轉身

陸煬生得一對漂亮的丹鳳眼,墨色的瞳仁附著冷然的淺淡,但想來在染上情緒時也會是一幅溫柔多情的模樣

「住店,一個人」,陸煬微啞著聲音開口,語調平緩淡然,言簡意賅地說明自己的需求,「住半年」

「住半年?」,溫辰南拉過他的行李箱放到一邊,轉身去找登記本,壓下眼底的歡喜,開口問道,「是來這邊旅行的嗎?」

「或許吧」,陸煬接過登記本填寫,扯了扯嘴角,牽出一個自嘲的笑,「也可能住不到半年」

溫辰南沒問他為什麼,接回登記本隨手放在桌上,拎起行李箱要帶他上樓

「你不看我的證件?」,陸煬看他逕自幹這種事,微微蹙眉,「我的住宿費也還沒付」

「我看人可准,陸先生不像是壞人」,溫辰南笑道,「再說來,我這的房間並不算太好,要是陸先生不滿意,這些東西也不急」

陸煬掃了他一眼,沉默著跟著他上樓

「這個房間是最靠外面路口的,春天能看到一條路開滿了櫻花,這裡車輛禁行,基本上沒有什麼聲響」

溫辰南推開一間房間的門,很寬敞,裝飾樸素大方,一張鬆軟的床,配了書桌和衣櫃,窗臺上放著幾顆仙人球

這很明顯不是民宿的房間,是民宿老闆的房間

「這間房不便宜吧?」

陸煬撇了一眼放在書桌上那本攤開的書和旁邊放著的筆,一下子就明白了溫辰南的意思,現如今也不想去在乎那些有的沒的,轉過身對這個「圖謀不軌」的老闆說了他可能最想聽的那句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