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五年的老夫老夫:我們之間沒有轟轟烈烈,但這種細水長流的愛情我很知足

洋栗子 2021/07/02 檢舉 我要評論

攻和受已經談了五年的戀愛了,兩個人的愛情已經不復當初的你儂我儂,日漸進入了疲乏的老夫老夫的狀態。

在外人看來,他們兩個人其實挺般配的。

攻是醫生,受是作家。除了職業,兩人連長相都是那樣如出一轍的優越,兩人站在一起總讓人讚歎這兩人真是天生一對。

兩個人的性格也算契合,一個喜歡哄人,一個需要被哄,這相反的屬性簡直是一拍即合。

攻的性格屬於比較外向健談的那種,偶爾風趣幽默一些,但也很有分寸感,與人相處時總不會讓人局促。

而受是那種能不動口就不動口的人,比較不愛說話,一個人的時候能悶上一整天。

大學的時候,攻追人追得人盡皆知,從一個學校追到了另一個學校,就差沒把「我一定要把老婆追到手」的標語舉在頭頂了。但偏偏受油鹽不進,一直對攻對他表達的好感視若無睹。

後來追到第二年,受摔傷了腿,攻當然第一個跑到他身邊照顧他。

受沒有拒絕他的示好,攻的細心和耐心他最清楚不過了,但苦於每天攻借著行為不方便的名義,天天換著法子占他便宜。

偷牽他的手,摟腰,有時候還會抱他。

後來兩個人就在一起了,受沒有想過自己的決定到底夠不夠嚴謹夠不夠深思熟慮,他只知道自己早就被這個笨蛋打動了。

但五年後的今天兩人正在吵架。

「我好不容易才有時間回家休息,你怎麼也不多看我一眼。」

這個週末攻剛好休假,高高興興地想回家摟著自己老婆好好休息一下,誰知道受好像沒多大熱情去和他折騰,一個人躲在了書房安靜地碼著他的文。

「我要快點寫好這篇文,週末就截稿了。」

受戴著眼鏡,一臉認真地用鍵盤敲著他的字。

「對了,我忘記做飯了,你點外賣吧。」

攻無奈地長歎了一口氣,又是再一次敗興而歸,如果人的心情像天氣預報,那麼攻的世界肯定正處於暴雨天。

因為今天的工作量大,攻很快就累了,洗漱完他就早早地卷著被子睡著了。

受半夜才完成了自己碼字任務,他溜到床上,認真地觀察了一下熟睡中還委屈地皺著眉的攻。

他親了親攻的臉,小小聲地對他說了聲遲到的晚安,然後習慣性地縮到攻的懷裡去。

週末的時候兩個人商量好要做一桌大餐吃,結果想了想還是對自己的廚藝妥協,後來兩個人買了一堆菜,準備吃火鍋。

但吃到一半,攻就接到醫院的通知說要回去幫病人做一台緊急手術。

這頓飯還是沒能吃成功,受一個人孤零零地所有的菜都收拾起來了,他覺得一個人吃火鍋真的是一件很不盡興的事情。

攻一忙又是好幾天,而受最近也在準備自己的新書簽售會。

兩個人各忙各的,作息時間都交錯了,所以兩個人竟然有好幾天怎麼沒好好地跟對方親昵了。

後來攻竟然偷偷跑去受的新書簽售會了,他戴著帽子,自以為滴水不漏地跑去後臺想給受一個驚喜。

來到受的面前時,他還十分幼稚地捂了一下他的眼,沒想到受卻沒有跟他故作驚喜,直接跟他說。

「拜託,你身上的味道我今天早上才聞過耶!」

五年了,兩個人再怎麼鬧,都好像沒有容易再引起波瀾了。

簽售會結束之後,攻載著受一起回家,受坐在副駕駛上閉著眼睛養神。

「寶寶,你是不是覺得我越來越沒意思了…」

攻也不知道受有沒有睡著,他只是想說這句話好久了。

受沒什麼動靜,看來是已經睡著了。

「你一點都不愛我,你都不聽我的話的…」

攻以為受真的睡著了,委委屈屈地對他的側影吐槽了一大堆。

剛說完,受就醒了。其實他剛剛根本沒睡著,結果就聽到這個笨蛋在講他的壞話。

回到家攻特別安分,大氣不敢出,恭恭敬敬地站在一邊觀察受的表情。一米八的大高個像極了一個犯了錯剛好被媽媽逮個正著的熊孩子。

受不知道去房間拿了什麼東西出來。

他對著攻說,「伸手。」

攻戰戰兢兢地伸出手,攤上手心,那架勢好像要等著打手心。

受卻把他的手轉了個方向,把一枚戒指戴進了他的無名指。

「這下子不要再說什麼我不愛你的傻話了。」

「這戒指很貴的,我寫了好久的書才攢好錢買到的,你千萬不要給我弄丟了!」

「還有,如果我不愛你,為什麼要願意天天被你c啊!」

「笨死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