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心懷復仇受×神醫和尚攻:你這一生殺戮無數,那就和我在一起,保你餘生無恙

洋栗子 2021/08/16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近來,江湖傳聞曰,堂堂修仙宗門雲鶴宗競被仇家一夜滅門,全宗門上上下下上千號人,無一活口。

  眾人一時間吹噓不已,紛紛猜測這仇家是何許人也。

  哪成想,這可不是仇家滅門,而是魔域之主親自上雲鶴宗滅門。

  魔域惡名在外,可謂是無惡不作,被魔域的人盯上,這雲鶴宗也是怪慘的。

  人群外正站著一個灰衣少年,臉上還沾了點泥土。若仔細看,衣衫上甚至還沾了發黑的鮮血。

  雲術緊緊握著身側垂著的手掌,連掌心流了血也不沒有察覺。

  宗門在時接濟眾多苦命百姓,做了許多善事,只要有魔域中人前來騷擾附近百姓,宗門都會派人前來解決。

  憑什麼……這次宗門被滅門,他們還能……事不關己。

  當被人拍肩時,雲術還沒有收斂眼中的恨意,又看到來人是個白衣和尚。哪怕對方長的絕美,也只是驚豔了一會兒,便破口說道:「禿驢,拍我做甚!」

  「……」來人可能沒想到此人有些無禮,但也不在意,只是低聲道:「雲鶴宗小弟子,雲術?」

  對方聲音冷淡動聽,哪怕周圍嘈雜,他的聲音也進了雲術的耳朵。

  雲術聽的身體一僵,雲鶴宗現在只剩他一個人了,他不敢冒險回答陌生人的話,只能用聲音壯大些氣勢:「誰tm是雲術,老子又不是!你這禿驢怎得隨便認人。」

  和尚聽得眉頭直皺,冷冷說道:「說話乾淨些。」

  「吾法號法玄,你師父應當同你說過。」

  這下雲術一下子臉變得通紅,就算他師父沒有同他提起過這位法玄,他也聽說過,神醫法玄,唐泉寺大師,救人無數,在咽氣一盞茶之內的死者,他有九成把握能從閻王爺那裡搶會來。

  況且這位還是師父的好友。

  「……對不起啊,大師。」雲術的氣勢一下子變低了,「我……我不認得大師,剛才的事不是有心的……」

  「無礙。」法玄等他低聲慌亂解釋完說道,歎了口氣,柔聲道,「你若不介意,今後可以同我一起,這是你師父臨終前傳書與我的遺願,他想讓你好好成人。」

  雲術抬頭,見法玄說得不像假話,眼眶暫態紅了一圈,點頭說好。

  自此,雲術就跟在了法玄身邊。

  法玄知曉雲術對醫術沒有興趣,就教授他修行之法,但他從不要求雲術叫他師父。按他的話說就是,你這一生,有一個師父就夠了。

  雲術這些年拼了命的修練,到最後竟可以同法玄打個平手。

  雲術的內心早就被復仇蒙蔽了雙眼,但外表看起來還是同個未長大的孩童一般。 或許法玄在看他沒日沒夜的修行就知道了,他猶豫著還是對雲術說了句:「修行之事,不可急成。」

  雲術知道法玄是為了他好,有時他修練太累了,法玄還會為他準備好熱水,讓他趕緊把這身濕衣換了。

  法玄的溫柔是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很少笑,說話也冷淡得要命,但雲術就是忍不住被他吸引,久而久之這感情就不單單是對恩人的了。

  法玄早些年就不再接觸唐泉寺的事了,便搬到了靈力深厚的山底居住。

  偶爾法玄上山采藥時,總是會先注意四周的地面,忘了注意腳下的路,時不時被尖銳的東西劃破靴子已是常態。這些年和法玄一起待著,雲術膽子倒還大了起來,但說了好幾遍讓法玄好好注意腳下他都沒聽,後面乾脆一同上山采藥。

  他會走在法玄前面探路,有時有些難過的坎他就會伸出手想拉法玄一把,法玄也不想浪費小孩兒的一片好心,猶豫著還是把手放在了雲術手心。

  觸碰的感覺是一片溫熱,卻把法玄幾十年如同寒冰的心給燙化了。

  等被雲術拉上去,就慌忙的把手縮回去。

  雲術楞了下,後又轉身,嘴角明顯彎了,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委屈極了的:「對不起大師,是我唐突了。」

  法玄不知道自己此時的慌亂是哪來的,只能張口,聲音也不再像往常一樣冷淡,「不是的,小術……」

  「那是為何?」雲術不等法玄說完,聲音帶了些傷心。「雲術原以為和大師一起生活了那麼久,不會再生疏了,原來還是雲術自以為是了。」

  「小術,你誤會了。」法玄後退了幾步,「我們並未生疏……」

  雲術看到法玄後退的那幾步,眸光暗了暗。

  「大師,我知道了。」

  雲術沒過幾天就失蹤了,法玄去集市上找了幾個時辰也未見得他的蹤影,一種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等回到同雲術居住了幾年的屋子他步伐已然不穩。

  法玄目光掃過屋前曬著的草藥,那是前些日子同 雲術一起采的。

  他為何會不辭而別,法玄想不通他離開原因,也想不通他的心為什麼那麼痛。

  時過幾載,唐泉寺的主持不止一次同他說心亂必不可成大業。

  心亂必不可成大業……

  可他的心早就亂了,在雲術偶爾的玩笑下,他的笑聲迷了他的耳朵,他的笑迷了他整個人。

  他問主持,大業是什麼?

  那時主持回答他:「大業是在這盛世下,造福萬千百姓,行大佛之光,走太平大道。」

  他忽得笑了:「可我心亂了,也能造福百姓,我能以醫術救人,但這醫術救不了我,行不了佛說的大業。」

  主持看了他許久,終究搖了搖頭,「罷了罷了,既已無留意,你且走吧,從此唐泉寺再無法玄大師。」

  他離開了唐泉寺,卻不知去處。

  兜兜轉轉許久,下意識來到了他們第一次見的地方, 在這裡尋了間茶樓,坐了下來。

  四周閒聊聲也進了他的耳朵。

  「聽說魔域之主被人宰了?」

  「我咋聽說是被他屬下分屍?」

  「哎呀,差不多差不多,反正就是他這個人啊,沒了!」

  「真的是惡有惡報,這下可是普天同慶的事哈哈哈哈哈哈。」

  「卻不知是哪位英雄做的?」 法玄聽著心一緊,問道。

  「這……」那人答不出,「這確實也沒人知道,這事還是從魔域裡傳出來的,這魔域如此群魔無守,亂著呢。」

  「……多謝。」法玄在桌上留了些銀子,起身離開。

  那人撓撓頭,這小師父可真是奇怪。

  法玄不知為何,總感覺這事是雲術幹的,雲術有多恨魔域,沒人此法玄更清楚了。

  等到了魔域,法玄才知道魔域如今有多亂,因為那裡是真的亂。

  都說魔域是不夜城,但如今他的上方的天是亮的,下方的地界血肉遍地。

  一股股血腥味撲鼻而來,法玄眉頭緊鎖。如今倒是不希望造成這個劇面的人是雲術了。

  越往深處走,不安感越強。

  到現在,法玄還沒有遇到一個活人。

  不知多久,走進了魔域宮殿。

  法玄目光一凝,看到了躺坐在上方的人。

  那人渾身鮮血,氣息不穩,正是他找了許久的雲術。

  「咳咳,」雲術察覺到有人來,微微起身,措不及防就看到了法玄,沾有鮮血的臉上有了笑意。「大師,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那麼肯定?」法玄走上前,聲音冷得不行。

  「是啊……」猝不及防的,雲術被法玄用兩手撲倒。

  眼前一暗,唇上的觸覺使雲術瞪大了雙眼,可下一秒,唇上的刺痛和鮮血的鐵銹味刺激了他的神經,他不甘示弱的回吻。

  鮮血在兩人的唇齒間流淌,分不清是誰的。

  不知過了多久,法玄聲音嘶啞的開口:「你這次殺了不少人,身上背負了不值多少殺戮。」

  「所以呢?」雲術眼眶有點紅,瞪著他。

  「我功德無量,和我在一起,保你余世平安。」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