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甜蜜的小心機:我撮合了我姐和別的男人,轉身她前男友對我窮追不捨

洋栗子 2021/06/13 檢舉 我要評論

郜韶跟白彥舒分手的當天晚上請我喝酒,我手撐著下巴:「好了好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草?我給你介紹個對象。」

她一聽這話立馬抬手抹掉眼淚:「我覺得你們寢室那個賴漢欽不錯,人也好看,學習也不錯。」

「你早看上人家了對不對?」我眯著眼睛,郜韶露出傻乎乎的笑:「對啊,他又溫柔又體貼的,可比白彥舒好多了。」

「那你為什麼要跟人家白彥舒談戀愛啊?」

「他追的我啊。」郜韶嘟起臉來:「誰讓他那麼好看?你們寢室的賴漢欽又對姐姐愛答不理的,姐姐就想著試一試嘛,誰知道白彥舒那麼不懂事,沒有一點談戀愛該有的樣子,所以也不能怪我把他踹了。」

說完了她又抓住我的手:「郜黎,你要是能把賴漢欽跟我撮合在一起,你要什麼姐姐都給你買。」

她喝多了,這種話她以後想起來也會(裝作自己)忘記的。

我費了老大勁才把她搬回她宿舍樓下,她室友過來把她抬上樓去。

我回到宿舍,他們幾個都在,我看著賴漢欽,跟他打商量:「你看你能不能跟郜韶談個戀愛啊?」

賴漢欽看我,一臉「你瘋了?」:「你姐不是跟白彥舒談著呢嗎?你這是讓我做男小三啊?」

「分手了。」我揉了揉自己的頭:「你別看郜韶是個神經病,打扮一下很漂亮的。畢竟跟我共用一張臉。」

江成軼探出一個頭看著我:「我覺得你姐比你好看很多,你要不穿個女裝給我們看看效果?」

???

我看著三個人期待的眼神,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別這樣,你們又不是沒見過我姐,何必這樣呢?」

曠龍龍把耳機扒拉下來:「你穿一次給我哥幾個看看,爸爸我就把賴漢欽許給你姐。」

「我看行。」江成軼抓住我的肩膀:「我同意了,下星期的論文我給你寫,我現在就讓我女朋友把她衣服送過來,你這身材尺寸應該跟我女朋友差不多。」

還沒等我反對,他就出去打電話了。

曠龍龍跟賴漢欽相視一笑之後,帶著壞笑朝我走過來。

費了不少功夫才把郜韶跟賴漢欽撮合起來,學校就那麼大一點,他們兩個再加上白彥舒都是學校比較風雲的人物,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白彥舒到我班上來,坐在我身邊,把賴漢欽的位置占了過去。

曠龍龍指予我看,我心下只覺得發虛,問他怎麼來了,他看我一眼:「來看看你姐的現男友。」

我便給賴漢欽發消息要他偷偷摸摸地找個不容易被人注意的位置坐下,大班課,藏起來還是很容易的。

下了課,白彥舒眼神直勾勾地看著賴漢欽,我抓著他的手臂:「哥,哥,我請你吃冰淇淋去,這天這麼熱,走了走了。」

一路拖著白彥舒去了奶茶店,認認真真地給他點了一個蜜瓜優酪乳刨冰,白彥舒眯眯眼笑:「我怎麼感覺你姐這個新男朋友還沒我好看呢?」

我眼巴巴地等著我的刨冰出來,就應付地回他:「是沒你帥。」

等我拿著刨冰心滿意足地吃起來的時候,白彥舒好整以暇地看著我:「那你為什麼要攛掇你姐跟我分手?」

被他咄咄逼人地盯了好一會兒,我才結結巴巴地開口為自己反駁:「不是,不是我,要分手的人是她。」

「可是郜韶說是你攛掇的要她分手。」白彥舒一字一頓地說,我心下發虛:「還不是因為你們兩個不合適?明明是你追的我姐,到手了沒有一點談戀愛的樣子。」

「就算你說得對好了。」白彥舒擺了擺手:「我現在沒有女朋友了,你看你是不是得賠我一個。」

「賠就賠啦,你看你喜歡什麼樣子的,我給你找一找好了。」

他眯著眼睛,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番,看得我身上雞皮疙瘩直冒。

然後才緩緩地開口:「瘦一點的,白一點,胸小一點,有兩顆虎牙的。」

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好,我會幫你留意一下的,有什麼合適的都會介紹給你的。」

「對了,我男女通吃,葷素不忌。」他笑,兩隻眼睛彎彎的,笑得讓我頗有些心慌,忍不住地在心裡嘀咕:「怪不得會追郜韶那個未完全分化人類。」

「那就留一下你的聯繫方式給我。」他伸手要我的手機。

給了他我的聯繫方式之後,白彥舒也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我的課程表,幾乎下午的一二節課都風雨無阻地到教室來找我一起上課。

郜韶向來是不務正業,她這種藝術專業的人課表上的課比我們專業課老師的毛髮還要稀疏,便每時每刻都跟自己的新男友賴漢欽黏在一起。

我看著朝著我走過來的白彥舒,手下十分迅捷地發消息給郜韶:「你帶著你男朋友坐得離前男友遠一點。」

白彥舒在我身邊坐下之後,眼睛看著郜韶那邊的方向,我在心裡嘀咕這分明就是還對郜韶舊情難忘,每天這麼看著前女友跟她新的男朋友卿卿我我的心裡就不難受嗎?

我轉著筆,眼睛盯著螢幕上的PPT,專業課老師推了推眼鏡:「怎麼?我的課都有人聞名來聽了哦?怎麼會多出兩個人來哦?」

「學委旁邊的漂亮女生是女朋友嗎?」他看著那邊問,郜韶臉皮厚得很:「是哦,早就聽說教授的課講得很好,就纏著男朋友過來了。」

「那另外一位呢?」專業課老師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白彥舒臉皮跟郜韶一樣厚:「我也是跟著男朋友一塊來的。」

班上的同學就開始起哄一般地「籲」,我把臉埋在書裡,屁股往旁邊挪了一個位置,想當做不認識他的樣子,誰知道專業課老師居然認識我,開玩笑一般地開口:「郜黎男朋友挺帥的。」

我捂住臉,微弱地開口說他不是,話說到一半被白彥舒打斷:「謝謝老師。我會好好聽課的。」

下了課大家都收拾課本朝下一節課的教室走過去,幾個室友同情地看了我幾眼,拋下我走了。

我失去了生命活力一樣癱在桌子上,白彥舒把頭探進來我胳膊圍成的圈:「怎麼?生氣了?」

「才沒有,我哪有那麼小氣?」我彈起來,揉了揉自己發燙的臉:「你是沒有課嗎?每天都這麼閑的?」

「這不是等著你賠我一個對象嗎?萬一你跑了呢?」

「幼稚。」我翻了翻手機:「有幾個還不錯的女孩子覺得你不錯的,我把你微信推給她們了,有覺得合適的嗎?」

他聳了聳肩,半歪了歪頭:「她們都太漂亮了,我配不上。」

「那給你找個芙蓉姐姐好了啦。」我背了書包,朝下一個教室走過去,白彥舒跟著過來,笑著說:「你要是能找到也不是不可以。」

「你開什麼玩笑啊?你這個樣子想找什麼樣子的女朋友找不到啊?」

「我覺得你蠻不錯的。」他這麼說。

我回過頭看他:「少開這種玩笑。」

白彥舒再來找我的時候,剛走到宿舍樓門口就有好事者接連著喊:「郜黎你男朋友找你!!!」

一聲接一聲。

想不聽見都難。

我把自己鎖在廁所隔間裡,看著自己的腳尖陷入了短暫的沉思,曠龍龍敲門:「死裡面了啊?你男朋友等你好久了還不出來啊?」

「滾呐!老子單身貴族!」我不客氣地罵他,一邊罵一邊提了褲子走出去,白彥舒坐在我的書桌前,穿著最簡單的白T。

陽光打在他頭上,看著很是漂亮。

我看著看著踉蹌了一下,他手疾眼快地一把把我撈起來。

「搞什麼?臭情侶!」曠龍龍大聲喊了一句之後就鑽進了廁所。

宿舍裡就只剩下我跟白彥舒。

我手忙腳亂把他推開:「你來幹嘛?」

「接你去吃飯啊,午飯時間到了。」

想到曠龍龍還在廁所裡,可能在偷聽,也有可能在跟其他人通風報信,我就一個頭兩個大:「我讓賴漢欽給我帶了飯回來,你自己去吃好了。」

白彥舒也不管我在說什麼,夾著我的脖子就把我往外架出去了。

一路掙紮都沒有用。

到了吃飯的地方,我看著他,他看著我,兩個人像是打賭一樣,誰也不先開口講話。

點了幾個最貴的炒菜,我把功能表放下,給賴漢欽發消息:「不用給我帶飯了。」

白彥舒看了半天才開口:「講認真的,要不要試試跟我在一起?」

郜韶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消息很是激動,隔著電話我都能想象到她舉著做了精緻美甲的手戳到我眼睛跟前的樣子:「怪不得你一直跟我說要我跟白彥舒分手!你很心機誒,郜黎!我要跟媽媽告狀去了。」

「郜韶你是瘋了嗎?跟老媽講這些是嫌我S得不夠快嗎?不許跟爸媽說,你喜歡的那套護膚品我給你買了。」

掛了電話,白彥舒就打電話過來了,語氣黏黏糊糊的:「走了,談戀愛去了。」

「來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