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茶緣#一開始我是那般念你、愛你,日日繾綣(中)

洋栗子 2021/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茶緣》(中)

作者: 景悠然

推開房門,裡面的人受驚一般抬起頭,看清是他,慢慢又把頭低下去。

他關上門,笑著走近床邊,輕輕捏住那小巧的下巴讓他仰起臉來。

當日茶肆的靈動羞澀卻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驚惶與怯意。

輕柔地在那柔軟的唇上吻了一記,他低笑:「我會好好待你……」

層層幔帳飄然散下,如同少年那烏瀑般的青絲,重重漫漫,纏纏繞繞。

一覺醒來已是暮色四合,屋中不知何時點起了琉璃盞,盈盈跳躍的火苗,映得懷中之人面上光彩明滅。

少年的身子蜷縮在一起,微顫的睫毛卻洩漏了不曾入睡的秘密。

他笑著伸手,撫摸那滑膩細緻的後背,手心下微涼的肌膚果然漾起一陣顫慄。

「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卻仍是不敢睜開眼睛,被吮得紅潤的唇緊緊抿在一起,仿佛蚌殼般難以撬開。

「罷了,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好聽的名字,只怕是‘小五’‘小六’之類的罷……」手指掠過小扇似的睫毛,他玩味地看著那雙眼眸無助地顫抖,「跟著我,以後你就叫‘茗兒’好了……知道怎麼寫麼?」

他笑著用手指在少年的背上輕劃,最後,竟又滑到了那私密處。少年緊閉著眼睛,兩頰卻緋紅起來。於是趁勢將他摟進懷裡,又是一番顛鸞倒鳳,春光旖旎。

他原道自己只圖新鮮,不出幾日便會膩了。卻不料一月過去,夜夜竟只想著這少年。

想來是這杯茶還要喝得久一點,方能去掉之前的膩味罷。

只是這肌膚相親之事做得多了,少年卻仍舊沒能脫了那一身稚氣。換個姿勢便羞得不行,反應更是生澀到了極點。

他卻不知怎的越發愛上了這等欲拒還迎,定要纏著他做個盡興方肯甘休。

少年對他初始尚有些怯意,時間一長,又是日日親密,終於還是安定了下來。閑來會在後院走走,侍花弄草,只不過不知是安心多些,還是死心多些。

他看少年這等心性,只怕要讓其他小倌欺負了去,便單獨給他辟出一座小院,下指令道唯獨自己和心腹小廝方能進去。

如此這般,才總算放下心來。

這樣過了幾月,父親便開始教他插手家中生意。那堆積如山的帳本,遍佈城中的綢緞莊,錢莊,樣樣弄得他焦頭爛額。

忙過一陣總算舒口氣,頭一件事便是到那獨院中去。

前一日剛落過一場瑞雪,此時積了厚厚的一層雪白,踏上去咯吱作響。看著那一片潔白只有自己的足印,他微笑著跨過那道石拱門。

一縷久違的香氣伴隨著臘梅的清幽飄渺而至,少年靜靜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竟只穿了一件厚棉衫,面前小杯嫋嫋飄香。

「天這麼冷,怎麼不多添件衣裳……」輕輕握住少年冰冷的手,他笑著湊到他耳邊,「想我了沒有?」

少年面上一紅,卻也不敢瞧他似的,只是垂著眼睛,望著那兩雙交握在一起的手。

他心知少年面皮薄,也不忍取笑,便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飲而盡,笑道:「貢熙?」

少年這才抬起頭,眼睛倏然一亮,露出點驚喜的表情。

「看不出一個茶肆小侍,竟也精通茶道,看起來……還喜歡得緊。」他笑著將那少年抱進懷中,讓他坐在自己腿上,「你倒是說說,喜歡我多,還是茶多?」

少年抿住嘴唇,猶疑地緊緊盯著他,像是生怕說錯一個字。

他故意皺了皺眉頭,裝作就要發怒的樣子,聲音也沉下去,「還用得著考慮這麼久?」

少年的眼圈登時變紅,兩片薄唇張了又張,這才怯生生說出「公子」二字。

「什麼公子?」

「……喜歡……公子。」被逼迫的少年眼眸中水光蕩漾,連帶著嘴唇也紅潤了幾分。

他情不自禁吻下去,邊吻邊抱起那纖瘦的身子進入房中。幾下便將少年的衣物除去,他滿含笑意抹去他眼角的淚珠。「那就讓公子來好好獎勵你……」

身軀交纏,溫情無限。明明已進入最深,結合得最緊,卻仍覺怎麼都不夠。

一場歡好,少年早已倦得昏昏欲睡,他又硬教他念了幾十句「喜歡」,方才不舍地收手。

第二日一早,他便縱有再多不願,卻也不得不去學著打理家中的生意。人在綢緞莊清點著貨品,心卻不知飄到了那兒去。

想了又想,還是差人買了件水貂裘衣送回去。原本就那樣單薄的人,可是要多穿些才不會著涼呢。

再踏進小院,少年卻還是如從前般打扮,他不禁有些不悅,「怎麼不穿我給你的那件裘衣?」

少年搖搖頭,輕聲道:「太貴重了,我配不起……」

他氣惱頓消,歎口氣把他拉進懷裡,「既是公子賞你的,你收著便好,若是不要,反倒要教我生氣了……」想想又笑道:「有什麼配不起的,只不過一張皮子而已,我的茗兒連公子我都配得起呢……」

一直沉默的少年此時卻突然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他,柔潤眼波直看到他心裡去。他心裡一暖,湊上前去輕輕磨蹭他的唇瓣,又笑道:「瞧瞧我還給你帶了什麼……」

說著從背後拿出一套茶室四寶,塞進少年懷裡。

他原以為少年縱使不喜笑顏開,也會滿心歡喜,運氣好的話沒準兒還會羞澀地主動一回。卻不料少年接過去,許久都沒有作聲。

「不合心意?」

忐忑地問了一句,他輕輕扳過少年的臉龐。少年卻慌忙垂下眼睛,微微抿起嘴唇,「多謝公子。」

雖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卻也看不出什麼不妥。他笑著撫摸少年的長髮,少年卻緩緩伏在他腿上,乖巧又惹人憐愛。

他時常在想少年心中到底在想什麼,卻始終猜度不透。但對自己,總是有了些不同的。

打理生意疲累至極,但每逢去少年那裡,卻總是有一壺清茶備著,讓他得以舒緩。有時是雨花,有時是玉露。

他時而也會歉疚,這個家中少年只識得自己,可若是生意忙起來,竟是數日不能相見。那些日子,他都在做什麼呢?

自己像是將他幽禁在那方小小的天地裡,與世隔絕。

於是他便告訴少年,倘若閑著無聊,出門逛逛也未嘗不可。他不擔心他會逃走,卻想不透其中的原因。

少年輕聲應承著,卻並沒有出門幾次,仿似外面的一切,並不怎麼吸引。

好在少年也並未消沈,有幾次他悄悄去探,卻被發現。少年驚惶著將什麼藏了起來,紅著臉任他怎樣追問也不肯拿出。

他沒有深究,反正什麼也比不上他的茗兒明豔動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