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雙A#裝可憐討老婆喜歡的大總裁狗狗,為了老婆心甘情願做0的Alpha~

delightW11 2021/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愛動漫,永不停歇】@一隻漫迷呀  ,這裏有最新的動漫資訊、最敢講的動漫吐槽,最實用的新番指南。我是妳們的小編小白~ 帶妳暢遊二次元的天堂!

     陸嘉禾看著眼前這個乖巧可憐的男孩,重重的歎了口氣,縱使他再怎麼心軟,也沒辦法了。

  「你現在是大明星,想要什麼沒有,何必這樣呢。」

  林然擦著臉上控制不住的眼淚,回答道:「可是,可是我只想要你啊!」

  陸嘉禾撇開了眼神不去看他,「不可能了。」

  「我知道你是在氣我當初為了事業離開你,可我一直都是愛你的啊,我現在不是也回來找你了嗎?嘉禾哥哥,你別這樣好不好……」林然楚楚可憐地乞求著。

  「那些都是過去了,向前看吧,我們不可能回去了。」陸嘉禾依舊狠心的回答著,心裡越來越不是滋味。

  林然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離開,「當初明明就是你說我要以事業為重的,我現在事業有成,回來找你你為什麼不要我了啊?」

  最開始陸嘉禾還是有些不忍心的,可林然這副胡攪蠻纏的樣子卻只讓他越來越煩躁,尤其是對方故意釋放著屬于Omega的香甜的資訊素,擾亂他的心,力氣大了些的甩開了林然的手。

  「我從來沒有說過要等你,是你自己自作多情了!」

  當時林然面對男朋友和去國外發展的兩難抉擇,陸嘉禾表示非常理解的支持他以事業為主。但從那一刻起,他就已經知道,他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

  擺脫掉林然,剛一回到公司就接到消息,自己商業上那個死對頭又搶了自己好幾個合作。

  想不明白祁繁又是在搞什麼名堂,本來就有一股氣壓在心裡,被祁繁這麼一激,火氣頓時上來了。

  沖到了祁繁的公司,那些員工見怪不怪,這兩個人,明面上說是死對頭,可私底下好著呢。

  祁繁正坐在辦公室翻閱資料,無視了怒氣衝衝的陸嘉禾。

  「別跟我裝啞巴,你又抽什麼風啊你?!」

  祁繁不回答,仿佛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一樣。

  陸嘉禾深吸了一口氣,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猛地摔到地上。

  祁繁還是什麼表情都沒有。

  「離婚!平常有什麼事你從來都不和我說,只會自己在那悶著,把我當什麼了啊你?!」

  陸嘉禾生氣的大喊著。明明之前他生氣了祁繁都會耐心的哄著他開心。上次他氣憤的二話不說摔東西時,祁繁會怕的立馬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說「老婆我錯了」。

  可現在什麼反應也沒有,這副冷淡的態度不就是想冷暴力嘛。

  祁繁聽到「離婚」兩個字的時候,翻閱資料的手頓了一下,低聲有些委屈的說了句,「我早就該知道的。」

  還好陸嘉禾敏銳的聽到了,皺著眉頭湊了過去,「說什麼呢?魔障了?」

  祁繁合上資料,對上他的眼神,「聽你的,離婚。」

  儘管是自己先提出來的,可這兩個字一旦是從祁繁口裡說出來,陸嘉禾就覺得難以接受。

  緊攥著拳頭,眼神緊緊盯著祁繁的臉,一拳招呼了上去。

  這種場面並不少見,但祁繁也沒想到他會突然動手,躲了過去也擦了個邊,動作快速的從後面把陸嘉禾鎖喉住。

  「你能不能別一生氣就動手?」

  「老子樂意!」陸嘉禾說著就用胳膊肘重重的向後懟在祁繁的腰上。

  祁繁一聲悶哼,鬆開了手滿臉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陸嘉禾踢了他一腳,「起來!碰瓷啊你?!」

  祁繁沒應聲,捂著腰部的地方在白色襯衫上滲出了一絲血跡。

  陸嘉禾心猛地揪起,趕緊蹲在地上想查看他的情況,「你怎麼了?我錯了我不該和你吵架,你鬆手讓我看看怎麼了?」

  祁繁的手捂的更緊了些,「不用你看,你身上有Omega的信息素……我難受。」

  陸嘉禾根本來不及想那麼多,也知道自己身上肯定是停留了林然的資訊素,只能釋放自己的資訊素覆蓋住。

  「這,這回好了嗎?祁繁你別讓我擔心啊,快鬆手!」陸嘉禾著急的喊。

  祁繁鬆開手,露出了衣服上的一大片血跡。輕輕地掀開衣服,看到腰部有一條長長的傷疤。

  陸嘉禾被這幅畫面嚇得差點沒直接哭出來,抓起手機就要打120,卻被祁繁攔了下來,「我沒事的,你幫我包紮好不好。」

  「好好好,你快坐下,別抻著。」陸嘉禾想都沒想的答應著。

  祁繁坐在沙發上,看著身下在幫自己上藥的人,聲音可憐的說,「他回來了,你還去見他了。」

  陸嘉禾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也沒想狡辯,「嗯。」

  祁繁撇過頭不去看他,說道:「你其實心裡一直都沒放下他吧,比起我這個Alpha,你肯定是更喜歡Omega的,我是用不正當手段得到你的,怎麼敢奢望你不會走呢……」

  兩人在商業上一直是死對頭的關係,一次為了生意而在飯局上喝酒,誰都不服誰,喝的昏天黑地,最後竟然上了船。

  那晚陸嘉禾醒來後身子酸痛,也發現了祁繁的屏保壁紙都是自己……

  那時他剛走出和林然分手的陰影,也確實是想有新的生活,睡都睡了,在一起好像也沒什麼。

  可祁繁心裡一直都很愧疚,認為自己無恥,用這種方式讓陸嘉禾和他在一起,總是沒有安全感,無時無刻不在擔心陸嘉禾會離開。

  所以在很多時候其實都是陸嘉禾在讓著他,明明自己也是Alpha卻心甘情願的做0,也很少會去參加舞會,更多的時候都在家裡學學做菜什麼,等著祁繁回來。

  祁繁的話一出口,陸嘉禾就覺得心疼,服軟道:「我都和你說過的,我早就不喜歡他了,還狠狠地拒絕他了!」

  祁繁眼睛一亮,「真的嗎?」

  陸嘉禾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了,誰說Alpha一定要喜歡Omega的,我偏偏就要喜歡你這個Alpha,我不會走的,你別多想。」

  祁繁儘量控制住自己得意的笑容,彎下腰在陸嘉禾額頭上親了一口,「老婆真好。」

  陸嘉禾耳根子紅了起來,繼續手上的動作,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你這傷怎麼回事?誰弄得?」

  祁繁頓時緊張起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陸嘉禾的表情越來越嚴肅,「說實話!」

  「自己弄的……」

  祁繁只想被他關心被他注意,只是道行太淺,理由都沒準備。

  陸嘉禾瞪了他一眼,可也生不起氣來,「下次有什麼事就直接和我說,別悶著,更別做這種傻事!」

  「我知道了,那老婆今晚……」

  祁繁話還沒說完就被陸嘉禾打斷道:「不行!什麼時候你傷好了什麼時候再說!」

想了解更多第一手動漫資訊,追蹤粉專@一隻漫迷呀  (點擊藍色字體就能進入主頁),堅持為妳創造快樂漫生活,呈現豐富多彩的二次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