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養成系,年下:那個多年前收養的孩子現在西裝革履的站在門前,要帶我走

洋栗子 2021/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於清櫟收養了一個孩子

初見他時,他在冬天大半夜躺在路邊,身上僅有一件上衣和單褲,凍的瑟瑟發抖

明明是那麼可憐,那麼無助的孩子,卻硬生生表現出來一副渾身帶刺的模樣

按理說,於清櫟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沒上過大學,高中一半也就輟學了,現在打工養活自己都要發愁,更何況加一個孩子

他本應該視而不見,像平常一樣回到自己家,洗個熱水澡吃完飯就上床睡覺

可於清櫟看到那個孩子,仿佛就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雖然他看起來已經有十一二歲那麼大了

父母雙亡,沒有親戚願意收留他,流落街頭後法院強行讓他一個親戚執行撫養他的義務

年齡越大,就越受不了親戚的冷眼,他知道在這個難以生存的社會上,他們沒什麼錯,可心中還是止不住的怨恨

所以他脫下了自己的大衣套在那孩子的身上,帶著他回了家

從頭到尾,男孩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只是在於清櫟強行脫下他的衣服要讓他去洗個澡的時候,情緒很激烈,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護著身上那兩件衣服

於清櫟把他的手固定在身後,掀起了他的T恤

可映入眼簾的場景,他一輩子怕也不會忘

男孩的右手背到手腕的地方,有著一片刺眼的紋身,面積不大,卻很顯眼

胳膊上是一道一道還未癒合的傷疤,腹部,腰部散佈著深淺不一的淤青,男孩更是瘦的連一根根的肋巴骨都清晰可見

他扳住男孩的肩膀讓他背對著自己,果不其然上面也是各式各樣的傷痕,目光上移,於清櫟在這個十三歲的男孩身上,竟然看到了另一片更大的刺青

刺青下麵掩蓋的,是一條盤旋在男孩肩膀處的,醜陋猙獰的傷疤

男孩的身體有些不穩,微微顫抖了起來,於清櫟心中蔓延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痛楚

他沒辦法想象在這個男孩身上發生過什麼樣的經歷,只能默默放下他的衣服,去客廳拿了濕毛巾和醫藥箱,仔細的幫男孩擦乾淨身體,處理傷口

弄好之後於清櫟的精力也消耗了個乾淨,他躺在床上思考著這個男孩接下來要怎麼辦

去上學,買新衣服和鞋子,還有看他身上的傷口,都是需要開支的地方

於清櫟知道自己這樣做特別傻,但他從看到這個男孩那一刻起,就無法控制的想到小時候的自己,他沒辦法袖手旁觀

在看見他身上那些東西之後,就更忍不下心

這樣想著,在於清櫟快要睡過去的時候,他感覺到那個男孩進到他的臥房,把什麼東西放在了床頭櫃上

等他出去,於清櫟一看,是一杯水,摸了摸還能感受到餘溫,底下還放著一張紙條

上面寫了兩個字---宮曜

想必這就是他的名字了

於清櫟嘴角止不住的上揚,他知道,這是那個孩子在向他道謝

但於清櫟很快的便發愁了起來,這孩子上學的事情要怎麼辦?

錢的事情他可以解決,無非是累一點,一天多打幾份工,而上學卻是需要戶口身份證等等一系列相關證件的,他拿的出來嗎?

不過這個問題很快就解決了,因為宮曜在自己的褲子兜裡掏出來了所有需要的證件,把於清櫟驚的目瞪口呆

看來這個孩子的家人,有心拋棄他

上學的事情解決了,還有更多的麻煩在等著於清櫟,剛在一起生活了半年左右,事情就接二連三的來了

先是在他上班的時候接到宮曜班主任的電話,說他在學校裡打架鬥毆,尋釁滋事

等他慌忙趕到學校的時候,宮曜被那個胖男人和他妻子一起說教,小孩鼻青臉腫低著頭的樣子看起來可憐極了

於清櫟歎了口氣強打起精神告訴宮曜不用擔心,然後客客氣氣的一邊道歉一邊請倆人出去聊

他的背影是那麼的疲憊,卻又透露著震驚天地的堅定,他用自己的身軀,只是為宮曜撐起一片天,鋪一條最安穩的道路

多年之後,宮曜發誓他依然清晰的記住這個背影,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回去之後,於清櫟就病倒了,多養個孩子的辛苦壓到了他本就不怎麼強壯的身體

躺在床上病的迷迷糊糊,他只記得宮曜悲傷的神情,眼角的淚水,和放在頭上的濕毛巾

等於清櫟大病初愈醒來,宮曜就不見了

只有餐桌上的一桌飯菜和標好了日期的藥,除此之外什麼都沒了

他一個十幾歲的小孩,他能去哪?

於清櫟不知道自己在外面找了多久,到最後在大街上跑的他的手和大腦都麻了,腳上磨出好幾個血泡,眼淚止不住的流,那是他過的最漫長的一個夜晚

直到現在也.......

「小櫟,小櫟!」女人的叫喊聲在耳邊響起,拉回了於清櫟的思緒

女強人經理扯著他的耳朵問他這個月的營業額為什麼下降了,還脅迫他說再下降就要把他開除

於清櫟漫不經心的點頭嗯嗯,敷衍了好一會兒才得以釋放,拖著自己沉重的身體回了家

剛要走到家門口,樓道裡的感應燈就滅了,於清櫟有些不耐煩的跺腳,燈才閃閃爍爍的又亮了起來

然而映入眼簾的不是門,卻是一個高大的身影

裁剪合身的西裝一絲不苟的穿在身上,脖頸處的領帶被隨意的解開,有著幾分誘人的慵懶

高挺的鼻樑,漂亮的五官,是那麼的熟悉

宮曜倚在門上,夾著煙的右手上的刺青讓於清櫟更加確認他的身份

只不過看著宮曜如狼似虎一般的奇怪眼神,於清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宮曜察覺到他的動作,眯了眯眼睛,看起來頗有些不滿

突然,他垂著頭低低的笑了,那笑聲中意味不明的感覺讓於清櫟背後發涼

宮曜滅掉手中的煙蒂,一步一步逼近於清櫟,用他已經不再清脆的低沉聲音說到:

「你自己主動跟我走,還是我把你綁回去?」

還有更多你想要的就在@漫星 ,快點來追蹤我吧,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