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綠茶美人攻:老師,我們可以擁有除了師生關係的另一種關係嘛

洋栗子 2021/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漫星世界上隻有一種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讓love is love!我是小編洋栗子,每天給你帶來好看又有趣的漫畫和微小說。讓我們一起來嗑cp吧!世界上又有什麽事能夠比得上嗑cp的快樂呢?能夠比談戀愛還快樂的,那一定就是看别人談戀愛吧~

葉青揚上完泰拳課,動作麻利地沖了個澡。

拳友孫文從淋浴間出來,看見葉青揚正在對著鏡子化妝。他腿長腰細,一頭栗色的長髮已經吹幹了松鬆綁在腦後,鏡子裡映出一張妖孽似的臉。

「操,」孫文揉著快被他踢出內傷的側腰,忍了忍,還是沒忍住作這個死,「你真他媽比女的還好看。」

葉青揚剛好塗完唇彩,雙唇響亮地「吧唧」了一聲,然後猝然回身,左腳向前半步、手臂往後一揮,右腿朝著孫文的肚子就來了個頂膝。

孫文嚇得連連後退:「大哥!我錯了!」

葉青揚好心腸地收了腿,又把臉往前湊了湊,「看看大哥我剛get的綠茶裸妝,咋樣?」

他眉形狹長、黑睫如羽,生著一雙多情的桃花眼,眼底一顆恰到好處的淚痣,平添一絲楚楚可憐。幾縷碎發落在耳側,襯著銀色的耳釘,再配上高挺的鼻樑、帶笑的薄唇,整個人美得不講道理。

孫文研究了一會兒,終於看出了差別,誠心發問:「哎?你有痣來的嘛?」

「你懂個屁,」葉青揚翻了個白眼,「這是我精心畫上去的。」

孫文懂了,「今天有盧教授的課?你到底有沒有進度啊。」

「靠,遇上情敵了,」葉青揚想起最近老纏著盧容休的小妖精,歎了口氣,收拾好運動包往肩上一搭。孫文抓緊時間嘴賤道:「注意安全啊大美女!千萬別走保研路~」並成功獲得一記正蹬。

保研路是理工大和外院之間的一條狹窄小道,沒有路燈、樹叢繁茂,有不少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語。葉青揚順著這條路進了外院,熟門熟路地摸進一間教室坐下來,慣例引起了一陣騷動。

他四下一看,那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情敵小妖精果然就在不遠處坐著,也正打量他呢。

差五分鐘七點時,盧容休走進了教室。

盧教授三十多歲,面容溫和俊朗,戴一副金邊眼鏡,米白色襯衣搭配駝色休閒褲,渾身散發著屬於成熟男人的從容魅力。他的課點名很嚴,期末也不好過,卻年年躋身最難選的課程之列,說不清靠的到底是課還是人。

盧容休設置好ppt,充滿磁性的嗓音不疾不徐地響起:「這節課我們講歌德晚年的作品《馬林巴德哀歌》。」

他轉過身去寫板書,葉青揚目光灼灼地盯著他看。這人身材瘦削,背挺得很直,兩片胡蝶骨清晰可見,從背後抱起來肯定硌得慌。再往下看,這個腰臀比簡直絕了,尤其是tun部又圓潤又飽滿,趴在床上撅起來,得有多澀啊。還有這雙腿,又長又直,最適合打開來架在肩上。看了一圈還是回到那挺翹的p股,真想把那層礙事的布料撕碎,看一看裡面的溝和…

盧容休寫完回身,葉青揚絕望地雙手捂臉,不敢再看了。他光靠想象,就已經快石更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葉青揚正要上前怒刷存在感,卻被前排的情敵小妖精搶了先。

「老師,」小妖精不經意地撩了撩頭髮,語調輕柔,「您今天的《德馬林巴哀歌》講得真好。」

葉青揚:?什麼鬼,我一蹭課還走神的都聽不下去了。

盧容休也皺起了眉頭。他略一思索,拾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Marienbad」一詞,字體飄逸漂亮。他接著耐心講解道:「這是個地名,中文會有不同的翻譯,但只要知道外文原名,便不會弄錯。人名也一樣,有時看一下外文更方便。」

葉青揚趕緊趁機插進一腳:「老師說得對。這位同學應該是口誤吧,老師您千萬不要怪她。大家都是外院的,哪裡會有人不知道歌德的名作《馬林巴德哀歌》呢?雖然老師已經講了一節課,但有時是會記不太清呢。」

小妖精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詩名,又被不陰不陽地針對了一通,慪得直瞪他,還得克制著用輕柔的語氣問:「你是誰啊!你不是外院的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